906.第906章 九零年代(16)

    “请问你是简兮同学吗?”

    两个警察突然走到明殊面前,摆出一副问询的架势。

    “她和这件事没什么关系,你们有什么事,问我我就行。”叶西风挡在明殊面前,“今天晚上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叶西风是离开过的,不过他觉得这件事和明殊不可能有关系。

    “叶西风同学,我们只是按例询问,请不要妨碍我们公务。”

    警察态度有些强硬。

    叶西风皱眉,警察这态度有点微妙,他眼前一亮,“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不利的话?”

    “叶西风同学,事实如何,我们调查后会给出一个结论。”

    明殊抬手,示意叶西风别说了。

    “你们想问我什么?”

    警察见明殊配合,态度也缓和一些,“请问简兮同学,案发的时候你在何处?”

    “二楼,吃东西,很多人都看见了。”

    警察看一眼明殊,“那案发之前,你有离开过二楼吗?”

    “上过一次厕所。”

    “有证人吗?”

    “你上厕所和人手牵手啊?”

    明殊突然开怼,警察有点措不及防,“你们……小女生上厕所,不都喜欢结伴而行,没有证人能证明你只是去上厕所吗?”

    明殊双手环胸,“我在厕所就待了几分钟,作案时间完全不够。”

    “可是有人说你在厕所待了将近半个小时,简兮同学如何解释?”

    明殊视线越过警察,落在不远处的韩应身上,韩应遥遥的和她对视一眼。

    明殊微微一笑,“离开厕所后,我跟着佣人下楼去了厨房,佣人可以作证。”

    “简兮同学去厨房做什么?”

    明殊扯了下嘴角,“吃东西啊,不然我去做饭吗?”

    警察:“……”

    佣人证明明殊确实一直在厨房,守着点心师傅现做了几样小点心后才离开。

    她回到二楼后,一直有证人证明,她没离开过,也没上过三楼。

    现在的技术,没有监控,指纹也不是完善。

    女生到底是自杀,还是谋杀,一时间也无法得出结论。

    不过明殊的嫌疑是不成立的。

    这里的客人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已经询问过可以暂时离开。

    叶西风赶紧将明殊给送回去。

    其余的人,家里能来接的陆续都被接走。

    韩应和韩茜也准备离开,韩茜似乎吓到了,整个人被旁边的人搀扶着,浑浑噩噩的上了车。

    黎梦亦步亦趋的跟着韩应。

    “简兮妹妹,要不要我送你?”

    韩应站在车门前,冲明殊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

    “不用。”叶西风生硬的拒绝他。

    “你哥今天好像不在。”韩应道:“真的不要我送吗?今天简兮妹妹应该受了不小的惊吓吧?”

    韩应视线一直停留在明殊脸上,她真的有心脏病?怎么经历这么大的事,正常人都有点喘不过气,她却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你想吓我?”

    明殊歪头,迎上韩应的视线。

    之前她还奇怪,怎么这件事就扯到她身上来了。

    现在韩应这反应……

    他是想吓死朕?然后继承朕的零食?

    韩应将手指竖在唇边,“简兮妹妹,我无缘无故吓你做什么,话可不要乱说。”

    明殊认真的猜测:“也许你是脑子有病?”

    韩应:“……”

    简舒讨厌就算了,连他的妹都这么讨厌。

    真是让人想毁掉这两兄妹。

    “哎……”明殊突然捂着胸口低呼一声。

    叶西风脸色巨变,顺势扶着她。

    而还有一个人更快,一把推开叶西风,将明殊扶住,并大声嚷嚷,“兮兮!兮兮,药,兮兮的药呢?”

    明殊冲扶着她的中年男人眨眨眼,然后一副快喘不过气的样,“爸……他……他欺负我!”

    冲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简父。

    他刚到,就看到自家女儿突然捂着胸口。

    可明殊刚才那个眼神……

    好歹是商场上的人精,简父一瞅对面的韩应,立即开启演技,“兮兮,谁欺负你?你被动怒,爸帮你教训!”

    “他……”

    明殊指着韩应。

    韩应:“……”

    简父一巴掌朝着韩应打过去。

    韩应还在发懵,没反应过来,硬生生的挨了一下。

    那一声特别响亮,四周的人都听见了。

    “兮兮身体不好,你一个大男人竟然欺负小姑娘,你当我家兮兮没人护是不是?韩家小子。我告诉你,我家兮兮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韩家没完。”

    反正简家和韩家明里暗里都不和。

    简父也不怕和韩应撕破脸。

    至于欺负小辈?

    他先欺负兮兮,他护着自己女儿,完全没毛病,韩家的老东西来了,他也站得稳脚。

    韩应:“……”

    叶父见这边情况不对,赶紧过来,让叶西风先将已经吃过药,仿佛缓过来的明殊带进里面去。

    又将发怒的简父劝住。

    然后数落韩应两句,让他先走。

    韩应:“……”

    我草!

    不对啊!

    那死丫头哪里像发病了?

    可四周的人此时看他的眼神,好像他真的欺负一个小姑娘似的。

    韩应膈应得慌,甩上车门离开。

    -

    一到没人的地方,明殊就没事人似的拍拍衣服。

    叶西风瞪大眼,“你……”

    “干嘛?”

    “你没犯病?”

    “你这么希望我犯病?”

    叶西风怒吼一声,“你吓死我了!”

    他是真的以为她犯病了。

    “韩应想吓我,我就如他愿啊。”朕就是这么善解人意,自己不能动手的时候,当然得另外想办法,她又不傻。

    叶西风想着刚才简父的反应,约莫也是知道她是装的。

    “兮兮。”

    正想着,简父和叶父一起过来。

    “爸。”

    明殊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便宜爸爸。

    简父和简舒更相似,不得不说这一家子的颜值都高,即便是步入中年,简父也属于帅大叔行列。

    “你这小丫头片子,刚才可是把爸吓一跳。”

    简父语气虽然有些严厉,但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叶父约莫也是明白过来,“小兮,你没事招惹韩家那小子干什么?”

    “他想吓唬我,我就装给他看看啊。”明殊理所当然的道。

    “……”叶父无言以对。

    “韩家那小子吓唬你干什么?”简父瞬间怒了。

    “脑子有病吧。”从第一次见面,韩应就对她不怀好意。

    简父:“……”

    之前听媳妇说,他们家女儿比以前开朗,话也多了,能和他们交流,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还有点不信。

    此时看到,他才相信。

    女儿真的不一样了。

    有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