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5.第895章 九零年代(5)

    “哥,妈,以后看到她,不用理她,她不是我朋友。”

    明殊一个人回来,上车就对着简舒和简母道。

    简舒和黎梦现在接触不多,对她的好感度完全是因为自家妹妹加上去的。

    所以现在将这好感度扼杀在摇篮里,一点问题都没有。

    “把她扔在这里,不太好吧?”简母有点担心,荒郊野外,人家一姑娘。

    “妈,前面就是县城,走一段路就到了。”简舒道。

    “哦。”

    简母对这里不熟悉,既然宝贝儿子这么说,她也没意见。

    天大地大,女儿最大。

    简舒先带明殊去检查,医生说感冒已经好得差不多,不过还是得好好调养,不能吹风,不能再受凉。

    那架势,好像她再生次病,就要挂了似的。

    弄好这些,简舒才带明殊去花市。

    花市繁花开得艳丽,人来人往。

    简母带着个大墨镜,拉着明殊这里看看,那里看看。

    一天逛下来,简母已经累得不行。

    因为时间晚了,简舒也不打算回去,在县城里找了住的地方。

    “宝贝,要妈妈跟你睡吗?”简母扒拉着门,一脸的期待,“妈妈可以给唱摇篮曲哦。”

    “不要,晚安妈。”

    明殊将满脸期待的简母关在门外。

    明殊洗漱一番,擦着头发出来,走到床边的时候,心脏突然一阵绞痛,手脚像是突然失去力量,整个人都趴在床上。

    药……

    有人敲门,可明殊已经没力气去开门。

    “兮兮,我给你拿了一杯牛奶,你喝……兮兮!”

    这是明殊最后听见的声音。

    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简母像做错事的小孩,贴着墙壁站着,简舒低头看着地面,看不清神色。

    “哥……”

    “兮兮。”

    简舒努力掩饰自己脸上的担心。

    幸好发现及时,没出什么大问题。

    简母也挪了过来,哭得眼眶红肿。

    “都是哥哥不好,不应该让你在外面待那么久。”简舒很自责。

    “对不起,妈妈也有错。”

    “我没事。”她今天犯病,应该跟之前动手打黎梦有关系。

    这身体……

    病娇啊。

    字面意思的病娇。

    明殊在医院躺了好几天,期间还因为医院设施不好,简舒想将明殊送回市里去,最后因为路途有些远放弃。

    “我真没事,我能吃完十个鸡腿!”

    明殊看着寸步不离守在自己病房的人,有点无奈。

    简舒嗔她一眼,“吃什么鸡腿,医生说你不能吃太多那些东西。”

    “庸医。”

    简舒:“……”

    简母自觉自己犯了错,不敢跟简舒较劲,等他出去了,才摸到明殊床边,悄悄的道:“宝贝,等会儿妈妈给你买好吃的,都是不能吃太多,我问过那个庸医,吃一个没问题。”

    明殊眸子闪闪发光。

    简母瞬间觉得自己肩负重任,偷偷摸摸的离开病房。

    简母刚出去,病房门又开了,明殊以为是简舒,“哥……”

    一道人影迅速窜过来,一把捂住她的嘴,“不许出声。”

    明殊睁着一双眼,看着面前的人。

    同样穿着病服,看模样和原主应当差不多大,不过他病服里面套着运动服,病服扣得歪歪扭扭,应该不是医院的病人。

    少年容貌精致,脸上带着一道血痕,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容貌,反而添了几分桀骜不驯。

    外面走廊响起一阵声音,像是很多人跑了过去。

    少年仔细听着走廊上的声音,确定没人才看向明殊,“我松开你,但是你不许叫知道吗?”

    明殊没应声,少年只当她答应。

    “咔嚓……”

    病房突然被人拧动,少年一惊,撑着病床,跳到另一边趴下。

    明殊呸呸两声。

    “兮兮怎么了?”简舒立即走过来,“妈呢?”

    明殊擦了擦嘴,不顾床下那人给自己使眼色,指着他告状,“这儿有个人。”

    朕现在打不了架,但朕可以告状呀!

    “靠!”

    少年怒骂一声,跳起来往窗户跑。

    简舒大长腿一迈,拦住少年的去路,三两下就将少年给擒住,摁在墙上,阴沉着脸,“你到我妹妹房间来干什么?”

    少年回头,眸子瞪得老大,“简舒,你大爷,是我!”

    简舒看清少年的容貌,表情有些龟裂,却没松开他,反而往下压了压,“你来这里干什么?”

    “疼疼疼疼!”

    少年惨叫。

    -

    少年大名叫叶西,小名叫叶西风。

    喝西北风的那个西风。

    他爹当初取这么个小名,大概就是想他以后喝西北风也能养活。

    不过没多少人叫他大名。

    叶西风坐在一旁,一边揉胳膊一边瞄明殊,“这就是你妹妹?怎么跟你一样不讲情面。”

    “你对一个莫名其妙跑到你病房里,捂着你嘴的人讲情面?”明殊怼回去,“你可真伟大。”

    叶西风:“……”

    简舒对叶西风也没多少好脸色,他突然跑进来,把他妹妹给吓到怎么办?

    这是没出什么事,要是出了事,他非得打得他掉一层皮。

    “没事就赶紧滚。”

    “简舒哥。”叶西风突然挤出一个笑,双手将兜翻个底朝天,“收留我几天呗,我身无分文。”

    “不行。”

    简舒知道这臭小子闯祸有多厉害,哪里敢收留这么一个祸害。

    “简舒哥,我命苦啊!”叶西风突然开始嚎,“你不知道我那个后妈,他就是想害死我,我怎么那么命苦,你不收留我,我就只能流落街头,以后说不定你再也见不到我,我们没有缘分也有情分,简舒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简舒:“……”

    明殊看向简舒,没有缘分有情分是什么鬼。

    “你给我出来。”

    简舒揪着叶西风离开病房。

    半个小时后,叶西风狗腿的跑回来,对着明殊嘘寒问暖。

    “妹妹喝水。”

    “妹妹吃水果。”

    “妹妹无聊不,我给你讲笑话。小明接到小弟的电话:大哥,刚才我跟人打起来了,你叫20个兄弟过来。小明问:带什么家伙?小弟说:买点水果篮吧,道歉要有诚意。”

    简舒瞪叶西风,“你别烦兮兮。”

    简母回来的时候,看到叶西风也没多少惊讶,叶西风熟练的给简母打招呼。

    叶西风也不知道给简舒说了什么,总之简舒最终没有赶走叶西风。

    *

    笑话出自网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