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第890章 剑破苍穹(完)

    “连镜,你当初为什么要封印魔族?”

    明殊闲来无事,问了这个比较有深度的问题。

    大陆上版本,都说他是大公无私,为了全大陆才放弃前程。

    连镜顿了下,将手里的东西喂给明殊,随意道:“打赌输了。”

    这不是他的黑历史,说起来一点压力也没有。

    魔族没有世人看到的那么可怕,当然,这是后期的魔。

    前期的魔其实也挺凶残。

    人类一茬一茬的死,可魔族只要不死,就可以一直活下去。

    跟人类的爷爷打完,和儿子打,儿子打完还有孙子,没玩没了。

    所以后期的魔族就有点不来劲,看人类就像看一群即将死亡的傻子。

    但是人类不这么想,他们觉得魔族虎视眈眈,那眼神就想挑衅。

    魔族烦透人类,就和当时脑子有点不正常,并不想飞升,一心求死的龙族殿下打了个赌。

    赌的什么已经不重要。

    最后的结果就是龙族殿下输了,封印了魔族,并把自己也给封印了。

    “那你为什么想死?”

    什么他想死,他才不想死的好不好。

    连镜抿了下唇,“没什么意思。族中所有的希望都压在我身上,我除了没日没夜的修炼,似乎已经失去自我,我只是他们的提线木偶罢了。”

    连镜将最后一瓣果子喂给明殊,他目光直直的闯进她眸底,“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可现在我愿意再活一次,为你。”

    他愿意做她的提线木偶。

    明殊没有说话,静静的凝视他。

    连镜身上那股纯净的气息此时格外清晰。

    连镜指尖擦了擦明殊嘴角上沾上的果汁,毫不嫌弃的放在嘴里抿了一下,身子倾斜压过去,“好吗?”

    男子眸底带笑,轻柔温软得让人陷在其中,成为他的唯一。

    明殊缓慢的伸手。

    指尖落在他眉间。

    细滑的触感,犹如丝绸,连镜身子微微绷紧,视线紧紧的凝视着她。

    微凉的手指慢慢下滑到鼻梁。

    女子眉眼弯弯的浅笑,手指轻轻的点了他鼻尖一下,错过他脸颊,拿起旁边的东西,施施然的起身离开。

    连镜摸了摸鼻尖,那里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温度和气息。

    什么意思?

    好还是不好?

    给个痛快啊!!

    连镜起身追上去。

    “媳妇,我帮你拿。”

    “不要。”

    “累着你不好,我帮你拿,我保证不偷吃,都是你的。”

    “不要。”

    “媳妇……”

    还被关在外面的少宗主扒拉着门,可怜巴巴的蹲在外面,有一下没一下敲着门。

    让我进去啊!!

    “少宗主,别来无恙。”

    少宗主抬头看向来人,此时晚霞满天,男子笑容温良恭谦,不带任何棱角,让人无法心生戒备。

    “长生哥哥。”少宗主拍拍衣服坐起来,“你怎么来了?你来看姐姐吗?”

    “嘘!”长生竖起手指,示意少宗主别嚷嚷,“我只是路过,七月姑娘可还好?”

    “姐姐不好,被一个坏蛋欺负。”少宗主噘着嘴。

    “坏蛋?”

    “嗯,就是那把剑,哼,等我长大,我一定能打赢他!”少宗主双手握拳,他要把姐姐抢回来。

    长生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你可打不赢他。”

    少宗主固执的道:“我长大了一定可以。”

    长生笑了下,“那你可得努力,他可是龙族的殿下。”

    少宗主歪头,“龙族很厉害吗?”

    长生道:“当然厉害。”

    “那……长生哥哥能打赢他吗?”少宗主唔一声,“长生哥哥那么厉害,一定可以打赢他的,长生哥哥你帮我将姐姐抢回来好不好?”

    长生失笑,“我可打不赢他。”

    “啊……”

    少宗主满脸的失望。

    长生往院子里看去。

    院子简单,摆设却精致,四周种着花草,清新怡人,明显被人精心布置过。

    “可惜了。”

    长生叹口气,他揉揉少宗主的脑袋,“那你加油,我要走了。”

    “长生哥哥去哪里?”

    长生看向天际,“哪里都好。”

    他的归处,谁知道在哪儿呢。

    正义羲邪。

    万邪连镜。

    裁决灵霄。

    不灭长生。

    他只是剑灵罢了。

    -

    明殊这次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不算短,毕竟是修道中人,就算长生说过她活不长,也比在其他世界要久一些。

    经历过那么多是世界,明殊已经能感觉到,那个时间要来的时候,那几天她多少有点感应,只是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罢了。

    “媳妇,累了?”

    明殊觉得自己这次应该能死得很正常,毕竟她现在只是觉得身体的力量衰竭。

    “连镜。”

    “嗯?”连镜低下头,“饿了吗?我给你拿吃的……”

    明殊握住他手腕,“抱我睡会吧。”

    连镜沉默一会儿,在她旁边躺下,拥着明殊,吻了吻她额头,“别怕,我会一直在。”

    死亡不可怕,他最怕再也找不到她。

    他的世界好大,大到他恍惚觉得自己转身,就会失去她。

    “媳妇……”

    连镜寻着明殊唇,辗转反侧的吻着。

    明殊抬手摸了摸脸上的湿润,“你哭什么?”

    “谁哭了。”连镜恼怒的回一声,又狠狠的压住明殊的唇,迫使她没机会去看他。

    等连镜松开她,他神情正常,甚至带着一点笑意。

    明殊指尖碰了碰他眼角,眼底似有柔软的光铺陈,连镜恍然间觉得从她眼底看出了欢喜。

    明殊眉眼一垂,伸手搂住他,脸贴着他胸口。

    连镜不知道等了多久,直到他怀里的人慢慢变凉,他才稍稍抬头。

    男人脸上没什么情绪。

    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

    -

    姓名:明殊

    仇恨值:710000

    ***:*****

    支线任务:未完成

    限时任务:完成

    隐藏任务:获得仇恨值160000

    备注:主线任务失败,扣除仇恨值五万,如有问题概不接受投诉。

    【宿主,恭喜仇恨值突破七十万,接下来的任务将有所变化,请宿主仔细阅读规则。】

    和谐号的声音惊起躺在白云上的女子。

    她抬头扫过白云屏上的资料。

    最下方的位置,正逐字显示新规则。

    规则:宿主需在原任务基础上,完成原主遗留下的愿望,如无法完成,将扣除所得仇恨值二分之一。

    明殊:“……”

    所有这规则是你想加就加咯?

    【七十万仇恨值自动触发,宿主放心,我不会乱加规则,请宿主继续看规则。】

    规则:……若完成,所得仇恨值×1.5倍。

    明殊:“……”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

    得!

    这是和谐号的地盘,它说了算。

    *

    第二十五个位面完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