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第887章 剑破苍穹(29)

    轰隆——

    扑棱棱——

    山林间的飞鸟被前面的声音惊飞,明殊往远处看去,即便是丛林遮挡,也能看见远处的光芒以及妖气。

    “快点。”

    明殊拍了拍连镜。

    连镜嘴角一抽,忍了又忍,才没将背上的人扔下去。

    使唤老子使唤得很顺溜嘛!

    连镜加快速度,风声从他们耳畔掠过,转眼前面的光芒便越发明亮。

    接近目的地,明殊从连镜身上下来,仰头看着丛林上空交手的三人。

    无极剑宗和乾元宗,两宗宗主。

    对付的是一个明殊之前,在客栈撞见的那个其貌不扬的魁梧男人。

    他左手抱着一个婴儿,妖气就是从婴儿手上散发出来的。

    两个宗的宗主,对付一个人都没将男人如何。

    明殊也看不出这人的深浅。

    连镜道:“魔修,大乘期。”

    大乘期?只差一步就飞升了,这么牛逼,原主离大乘期还远着呢……

    明殊右手横在胸前,左手抵着下巴,思索她现在应该怎么把妖王抢过来弄死。

    硬抗肯定要死一次的。

    她看一眼连镜,算了,还是不硬抗了。

    明殊把小兽摸出来。

    你上吧!

    小兽:???

    凭什么!

    明殊揉揉小兽的‘狗头’,你不就是要在此时体现价值,一桌满汉全席!

    小兽:呸!一桌就想打发我!

    明殊:两桌,不能再多。

    小兽:“……”又骗我。

    小兽有点不愿意。

    但是明殊压根不给它反驳的机会,抡起就将它往空中扔。

    小兽愤怒的吼声持续传来。

    “你们飘这儿干什么,上啊,把妖王抢过来!”明殊扭头看飘在她身侧的缕缕黑气。

    魔族绕着明殊飞舞,大概是不想去,他们抢妖王来干什么呀。

    明殊扬了扬拳头,那些黑气立即往前面飞去,好凶。

    男人面前突然出现魔族,他的攻击打偏,人也往下落,踩着树梢才没掉下来。

    魔族的攻击很简单,仗着数量多,一起上。

    群架就是要魔多欺负人少!

    男人锐利的视线扫向下方。

    明殊扬手冲他挥了挥,仿佛隔着夜色都能感觉,女子盈盈浅浅的笑意。

    男人:“……”

    他看向对面还没弄清楚情况的两宗宗主,神情一阵阴沉,甩袖挥开面前的魔族,转身就跑。

    “追!”

    无极剑宗厉喝一声,空气里只剩下他的残影。

    几乎同时,无数的妖从前面扑来,像是不要钱一般,形成一道防御线,给男人增加逃跑的时间。

    “他不是魔修吗?为什么可以操控这么多妖?”这有点违反常理啊!

    看看魔族对妖的态度,那群傻缺……证明这两个种族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

    “妖族和魔族不同,魔族以实力为尊,妖族以妖令为尊,那个男人手上应该有妖令。”连镜解释一句。

    原主出生的时代,魔族被封印,妖族处于不活跃状态,这些事,原主不清楚,自然明殊也就不知道。

    明殊啧啧两声,社会真复杂。

    还是先干掉妖王吧。

    -

    男人掠过山林,频频回头往后面看,险些吐血,魔族正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他们化作黑气,群妖攻击他们就散开,绕过群妖,又汇聚成一团鬼火,晃晃悠悠的跟着他。

    “叽叽……”

    其中几只魔族飘得比较快,径直朝着他撞过来。

    男人的攻击落了空,魔族也穿过他的身体。

    “呸!”

    “呸!”

    “呸!”

    男人听见整齐的‘呸’声。

    他眉心猛跳。

    魔族和魔修同根同源,不能自相残杀,攻击会全部无视。

    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但就是这么神奇。

    既然无法攻击,男人也不再耽搁,赶紧跑,放出群妖干扰魔族,试图甩掉他们。

    然而魔族如狗皮膏药一般,怎么都甩不掉。

    “妈的。”

    男人怒骂一声,在袖子里摸着什么。

    东西还没拿出来,后背就是一麻,整个人被震了出去,从空中掉到树冠中,又从树杈上掉到地上。

    “咳咳咳……”男人捂着胸口咳嗽,那一撞,他感觉自己灵魂差点都被撞出去了。

    他警惕的环顾四周。

    刚才撞他的是什么东西?

    砰!

    男人再次被撞飞,砸在粗壮的树干上,滑落到地面。

    砰!

    砰砰!

    砰砰砰!

    男人不断的被撞飞、砸下、再被撞飞、再砸下……

    树叶乱飞间,叮叮铃铃的声音由远及近。

    天边晨曦初露,红色的身影在树林间若隐若现。

    女子弯腰将地上的妖王拎起来,妖王睁着一双血红的眼,完全没有婴儿该有的懵懂无知。

    “放下他!”

    男人狼狈的趴在地上,他伸出手,似乎想要将妖王抢回来。

    明殊拎着妖王往男人那边走,连镜拉了她一把。

    明殊回头看他,无声的询问他干什么。

    连镜嗫喏一下,慢慢的松开手,“小心。”

    明殊愣了下,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男人咬着牙,“你也是魔修,为何要帮着那群人对付我?”

    “你别误会大兄弟。”明殊笑,“我对你不感兴趣,我要的是这个。”

    她指了指妖王。

    男人瞳孔微微一缩。

    他手指微动,他面前突兀的出现一张笑脸。

    男人下意识的加快速度,掏出东西,往明殊面前一身,“众妖……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无比,手里的东西掉到地上。

    “不好意思,下手重了点。”明殊毫无诚意的道歉。

    因为疼,男人神情扭曲,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明殊垂眸看着地上的东西,就是一截骨头,不过是血红色的,像染了血。

    “这就是妖令?一块破骨头?”

    男人:“……”

    你懂什么!那是妖骨!妖骨知道不!!

    第一任妖王的妖骨!

    明殊踩着妖骨,蹲到男人面前,“诶,你说你一个魔修,把人家妖王抢去干什么?”

    男人眼底满是怒火,不答反问:“你要妖王做什么?”

    明殊理所当然的回答:“弄死他啊。”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妖王看自己的眼神更凶狠、恶毒。

    也不知道男人对他做了什么,妖王此时除了用眼神瞪她,连手都不能动一下。

    男人愤怒中掺杂着诡异,“你就为了弄死他?”

    “不然呢?”明殊一本正经,“妖族挡我魔族风头了,振兴魔族,魔魔有责!”

    “噗……”男人吐好几口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