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5.第885章 剑破苍穹(27)

    山间鸟儿清鸣,溪水潺潺,奔向远方。

    马车在平坦的官道上行驶,不急不缓,踢踢踏踏,声音清脆悠扬。

    马车上垂落一截红衣,叮叮铃铃的铃音随着马蹄声起起伏伏,传向远方,又被山峰挡回来,形成悦耳的回音。

    靠着马车的女子半闭着眼,手里握着一截绿竹,约莫三尺长,有一下没一下的打在马屁股上。

    女子生得艳丽明媚,山间任何风景,仿佛都不抵不过她唇间的一缕笑意。

    马车绕过颠簸的山道,前面立即开阔起来。

    赫然是一个村落。

    “你们确定在这里?”

    红衣女子跳下马车,看着远处的村落,也不知道在问谁。

    缕缕黑气四面八方的汇聚而来,在女子面前形成一团团黑色的鬼火。

    “叽叽……”当然确定,我们怎么会找错!

    “上次你们找了一个妇人,上上次你们找了一个刚怀孕的小姑娘,上上次你们找了个男的……”

    团团鬼火上下浮动,打断明殊的数落。

    “叽叽……”这次一定没错!

    它们十分肯定。

    他们都被封印那么久,刚出来难免会出一点意外嘛。

    明殊对于这群据说‘化形不方便,主要体现在走路上’的魔族,也是很无语。

    明殊慢吞吞的进了村落。

    村落挺大,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家家户户都在做饭。

    “哎哟!”

    正炒菜的妇人突然看到外面出现一个红衣姑娘,吓得差点把锅铲扔了。

    她拍着胸口,仔细打量明殊两眼,“小姑娘,你这是打哪来的?”

    村子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她可没见过这么一个人。

    明殊眉眼弯弯,递出一枚灵石,“能吃顿饭吗?”

    妇人不认识灵石,瞧那石头晶莹剔透,亮晶晶的特别好看,外头的姑娘又长得好看,便点头答应了。

    妇人家里还有一个老婆婆和一个孩子,日子过得清苦。

    许是明殊长得好看,笑起来温温柔柔,人畜无害的模样,妇人心生喜欢,想着多炒一个菜。

    谁知道她还没炒完,那个红衣女子不知道从哪儿拎来好几只野兔。

    等菜上桌,那瘦瘦小小的孩子,盯着肉直咽口水。

    他们家半年都不一定能吃一次肉。

    吃完饭,明殊问妇人:“村子里最近有来陌生人吗?”

    “陌生人?”妇人摇头,“没见过。”

    明殊又问:“那村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妇人洗碗的手一顿,表情有点忌讳,“姑娘,你打听这干啥啊?”

    “有吗?”

    妇人对上明殊笑盈盈的眸子,在身上擦了擦手,“哎,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村头有个瘸子老头,前几天,他不知道从哪儿捡回来一个婴儿,那婴儿生得可漂亮了。不过那老头以前最讨厌孩子,也不知道这次怎么就捡个婴儿回来养着,还谁都不许抱。”

    距离妖王逃跑已经过去好几个月,大陆上闹得沸沸扬扬,三宗六派联合其余门派,四处搜捕妖王。

    妖王以人为媒介,逃过降生时的雷劫,找不到方位,三宗六派找起来可谓是费劲。

    明殊按照妇人指的,慢悠悠的走到村头。

    那里只有一个茅草屋,破破烂烂的栅栏围城简单的院子。

    院子里坐着一个勾腰驼背的老头,整低头搅着桶里的东西。

    铃音从院外响起,老头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来人。

    老头目光浑浊,面色蜡黄,眼窝深陷,犹如命不久矣的垂危之人。

    两人隔着破败的栅栏对视。

    空气在这一刻仿佛静止。

    老头垂下头继续搅弄桶里的东西。

    明殊问:“你那个孩子呢?”

    老头突然加快了搅弄的动作,嘴里喃喃,“孩子饿了,他要吃东西,他饿了,他饿了……”

    明殊看向他后面的茅草屋。

    里面没什么特别的气息,妖王应该不在里面。

    那么问题来了。

    妖王呢?

    长翅膀飞了?!

    “砰!”

    老头手下搅动的桶突然碎开,红色的液体从里面飞溅而出。

    “他饿了!”

    老头阴沉沉的声音随之响起。

    明殊伸手挡了一下,面前一暗,玄色的身影挡在她身边。

    飞溅而来的红色液体,化作无数张牙舞爪的妖怪,瞬间将他们淹没。

    明殊看到连镜紧绷的脸,他以手为剑,劈开面前的妖,抱着明殊腾空而起。

    这些妖铺天盖地,一层一层完全看不到头。

    劈开一层还有第二层。

    他们狰狞着、咆哮着,那是想要撕碎他们的凶狠。

    连镜并不能随便化形,就算化形似乎也支撑不了多久。

    明殊捏着他手腕,“变回来吧,我来。”

    “连你都保护不了,我丢不起那个脸。”连镜冷哼。

    连镜挥出的剑势发生变化,最初是红色的羲邪,之后似乎是蓝色的断虚,此时却是黑色的……连镜?

    黑色的剑势乍看上去并不起眼,但是当群妖接触到剑势的时候,却犹如碰上什么可怕的东西,惊恐的嘶吼,来不及的转身就被剑势搅碎,灰飞烟灭。

    上方出现一道豁口,连镜抱着她一跃而起,踩着群妖腾挪上升。

    党他们离开群妖的包围圈,连镜一挥手,几道剑势落下,下方的群妖顷刻间灰飞烟灭。

    明殊身上的束缚一松,她整个人往下面掉去。

    连镜和她同时掉在地上,完成高难度‘剑瘫’的标准动作。

    明殊:“……”

    傻缺是会传染的。

    别人的落地姿势都是插在地上,霸气侧漏。

    他可倒好,直接往地上摔。

    仗着你摔不坏是吧?

    还是觉得你摔下来特别好看?!

    明殊面带微笑的吐槽完,才将他捡起来拎着。

    连镜嗡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嫌明殊这么拎着不爽。

    要抱着!

    要抱着!!

    当然明殊是听不见他的呐喊,拎着他进了也院子。

    那些妖已经全部消失,院子里的老头还在,他坐在那里,保持着搅动的姿势,嘴里依然喃喃着:“他饿了,他饿了,他饿了……”

    明殊越过他进了茅草屋。

    屋子简陋、破败,散发着不太好闻的味道。

    *

    带你们解锁九少不一样的落地姿势~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