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8.第878章 剑破苍穹(20)

    明殊被赤阳宗的人围了起来。

    断虚剑就浮在她身后,这就是最有利的证据。

    如果不是她杀掉宗主,断虚剑怎么会在这里!

    “妖女,你为何要杀宗主!”

    赤阳宗弟子越想越合理。

    弩拔剑张的瞪着明殊质问。

    “我想想。”明殊都不认识他们宗主,是高是矮、是胖是瘦,这让她怎么编理由?

    众人:“……”

    你想想是什么鬼?!

    这种事还需要想的吗?

    赤阳宗弟子都快气炸了,她这是藐视、羞辱他们。

    “诸位。”

    明殊的理由还未想好,长生带着另外宗门大佬出来。

    他礼貌的点了点头,“刚才我也听见了,请问这位报信的小兄弟,赤阳宗宗主死于何时?”

    那弟子没回答,而是看向长老。

    “别呀。”明殊伸手打断他们,“我马上就想好了……”

    朕愿意背这个黑锅的!!

    真的!

    你不要捣乱!

    长生似乎看懂明殊表达的意思,他嘴角抽搐一下,“请问赤阳宗宗主死于何时?”

    那弟子对上长生的视线,莫名的一颤,开了口。

    “前天子时。”

    长生缓缓道:“前天七月姑娘一直在这里,乾元宗的少宗主也可以作证。”

    被乾元宗牵着的小孩配合的点点头,“姐姐一直在这里。”

    明殊反省了一下,下次想理由不能想这么久!

    赤阳宗长老眼底的怒火还在熊熊燃烧,但话是长生说的,又有乾元宗的少宗主作证,他只能问:“当真?”

    明殊举手,“其实你也可以当成是我杀的。”

    众人:“……”你他娘的是有毛病吗?

    这种事往身上揽,嫌你命大还是嫌你名声不够大。

    赤阳宗长老:“那为何断虚剑在她这里?”

    长生道:“那并不是断虚剑。”

    不是断虚剑?

    可这明明就是宗主的断虚剑,自家宗主的剑,他们怎么会认错?

    长生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多言。

    明殊觉得长生就是坏她生意的。

    好好的一波仇恨值被他毁得干干净净。

    断人财路是要被天打雷劈啊!!

    长生却犹不知,他是出于好心帮忙澄清,哪里知道明殊要的不是澄清。

    赤阳宗的弟子虽然不信,但赤阳宗长老,和那位师叔都没讲话,他们也不好叫嚣让明殊偿命,只能拿眼神攻击她。

    赤阳宗长老让人细问他们宗主的死因,一阵折腾后,终于确认,这事跟明殊可能真的没关系。

    宗主死亡这么大的事,他们也待不下去。

    但妖王又不能放任不管,长老带着一部分弟子返回,一部分留下。

    至于断虚剑……

    他们看过连镜在地上打滚后,也觉得这不可能是他们宗主高冷霸气的断虚剑。

    可那到底是什么剑?

    赤阳宗长老倒是有几分猜测,不过他此时没心情去琢磨。

    -

    “你们说是不是赤阳宗得罪了什么人?”

    “真的不是妖女干的吗?我怎么觉得就是她呢?”

    “我也觉得是她,你看她都没否认。还有那把剑,不就是赤阳宗宗主的剑?这就是证据,怎么那个叫长生的说几句,他们就信了呢?”

    长生是谁他们不知道。

    但是他们宗门的长辈,对他很是客气,颇有点不想得罪的意思。

    明明就是个凡人,却有这样的待遇,他们怎么不好奇。

    “不对呀,她之前拿的不是羲邪剑吗?”

    这话一出,套路的弟子们纷纷一愣。

    是啊。

    之前这妖女身上不是羲邪剑吗?

    “在这里说什么,大师兄交代你们的事做完了吗?”

    “方晚师姐。”

    围在一起的弟子们纷纷起身,站成一排。

    方晚柔声道:“你们都警醒点,出什么事,我们担待不起。”

    弟子们垂头,“是。”

    有弟子突然问:“方晚师姐,苏师姐为什么这次没来?”

    方晚眼底闪过一缕狠色,神情却是柔柔的,“苏师姐闭关呢。”

    不知道发生事,宗主突然就收她为关门弟子。

    在宗门的地位,突然就比她高处一截。

    方晚叮嘱他们两句,走出小院。

    她心底满是郁闷,不知不觉就走偏了,附近看不到三宗的弟子,幽深的巷子不知道延伸向何处。

    方晚想自己静静,便没急着回去。

    “方晚,有空吗?约个会呗。”

    清脆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刚才她离开还在院子里的女人,不知道何时蹲在旁边的墙上,正垂眸看着她。

    方晚浑身汗毛竖立。

    她完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这个女人像一个幽灵……

    叮叮当当……

    铃铛声在黑夜中响起。

    红衣翩跹而落。

    方晚身子突然离地,整个人撞到后面的墙才停下,她勉强撑住墙,没让自己摔下去。

    “七月……你……”

    “嗯,刚才人多,都不好意思打你,怕被围殴,那么多人,我打起来可很费劲的。”

    女子的声音轻轻浅浅,仔细听,仿佛还能听见隐约的笑意。

    可那话听着着实让人火大。

    方晚本就积压的怒火彻底爆发,“七月,不远处就是三宗的弟子,你敢动手,我立刻就叫人!!”

    “叫呗,让他们来看看你被打的样子,反正丢人的又不是我,我怕什么。”

    明殊逼近方晚。

    今天晚上已经失去一波仇恨值,怎么也得拿点利息回来。

    方晚咬着牙,目露狠光,“你就不怕……”

    明殊轻笑,“我怕什么?我连杀人家宗主这样的事都敢认,还怕让他们知道我打你?”

    方晚顿时噎住。

    这个疯子!

    方晚立即唤出羲邪剑,反正她知道羲邪剑在她这里,此时也不怕让她看见。

    唰!

    连镜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幽蓝的剑身正缓慢的转变成红色,最后和她手中的羲邪剑如出一辙。

    方晚:“……”

    这到底是什么剑?

    连镜把自己往明殊手里放——砍它砍它砍它砍它。

    看看是我厉害,还是它厉害。

    明殊:“……”你一个小妾要跟人家正室比,很牛逼呀!

    方晚见明殊侧目看着手中的剑,眼神一厉,握紧羲邪剑,朝着明殊砍过去。

    这个疯子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她今天她不动手,说不定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好不容易重生回来,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绝!对!不!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