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5.第875章 剑破苍穹(17)

    长生跟他们解释,这群人压根不听,场面越来越混乱,甚至有人开始骂长生。

    明殊嘴角带着三分笑意,可给人的感觉却有点淡漠凉薄。

    长生没收他们分文,帮忙救人。

    他们却仗着自己有亲属遇难,恍如拿到免死金牌,随意的质疑、辱骂。

    这件事不知怎么又绕到明殊身上。

    有人说看到她给那小孩喝了东西,然而那孩子就好了。

    那孩子穿得这么精致,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一定是长生让她这么做的。

    明殊真是佩服这些人的脑洞。

    “你们不去说书真是可惜了。”明殊将连镜扔开,连镜啪的一下掉到地上,开始剑瘫,“东西是我给他喝的,跟你们的长生大夫没关系。”

    明殊接话,院子里安静一下,片刻后有人质问:“你为什么只给他喝?”

    明殊扯了下嘴角,“我给谁喝,是我的事,关你什么事?”

    那人:“你能救人,为什么不救?”

    明殊拂了下衣摆,“因为我魔修呀。”

    “……”

    即便是普通人也知道魔修不是好东西。

    他们齐刷刷的后退。

    长生心底直叹气。

    她可真是不怕呢。

    “东西我还有,不过我得提醒你们一句,这东西只有修道之人能服用,从未修习过的人,喝了也承受不住,你们要是不怕他们死得快,尽管拿去用。”

    明殊手腕一翻,几样东西落在地上。

    这些都是小兽不知道从哪儿弄来干果,小兽不喜欢这些东西,但它也知道囤东西,没吃的时候,就靠这些磨牙。

    其实这些果子熬一熬,味道还是可以的。

    其实哪样有用明殊也不清楚,她是正好看到炉子,又想起来小兽不在,可以偷吃它的存粮。

    反正总有一样有用。

    然而好东西多了,混合在一起,普通人会补过头,暴体而亡。

    这熊孩子也不知道谁家的,竟然已经开始修炼,她才敢给他喝一小口,绝对不是因为她舍不得!

    那群人一听要吃死人,顿时不敢吵了。

    当然主要是她是魔修的身份。

    甚至有人带着亲属离开这里,看长生的眼神也很奇怪。

    大概就是因为他和魔修勾搭在一块。

    长生也没阻拦。

    院子里最后没剩下多少人,场地顿时宽敞起来,明殊将自己的椅子搬出来,往上面一趟。

    “姐姐,我爹会感谢你的。”小孩坐在一边,一脸的乖巧。

    “哦。换成吃的就行。”

    “好的姐姐。”小孩一脸认真的点头。

    长生倒是有点意外,他之前也没仔细看,这小孩竟然有修为。

    “小朋友,你爹爹在哪里?”

    “不知道。”小孩道:“我和爹爹走散了,不过爹爹说,走丢了不要紧,找个大腿抱着,不饿死就好。”

    长生:“……”

    明殊:“……”

    这佛系爹可以的!!

    -

    云城距离最近的宗门便是无极剑宗。

    发生这样大的事,无极剑宗当天晚上就赶了过来。

    不过他们没想到这么严重,带来的丹药并不多,而无极剑宗不擅长炼丹。

    凡人被妖气入体,普通的丹药也没办法医治他们。

    好在赤阳宗的弟子在城里,他们擅长炼丹。

    大家齐心找到丹药需要的药材,让赤阳宗的弟子连夜炼制丹药,分发给受伤的。

    其余弟子则在城内寻找凶手。

    可惜一夜过去,受伤的人增加不少,凶手愣是没找到。

    城内的所有妖气来源都是这些受伤的人,没有其它的妖气源头。

    这可让一群人犯难了。

    抓不到凶手,受伤的人就越来越多。

    咯吱咯吱——

    因为赤阳宗发放丹药,长生院子里的人都走了,只剩下那个被爹怂恿抱大腿的小孩留在这里。

    明殊和小孩同时被这声音吵醒。

    连镜不知道发什么疯,从她面前晃过去,直接翻过墙出去了。

    吱——

    刺耳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像某种利器刮在瓷器上。

    小孩年纪小,有些害怕。

    明殊听那声音半天不停,起身走向院门。

    院门打开,黑黝黝的巷子什么都看不见,那酸掉牙的嘎吱声也停了。

    嗖——

    有东西从她对面的墙上窜了过去,接着就是幽蓝幽蓝的连镜,慢悠悠的飘过来。

    它停在明殊面前,剑身微微上扬,明殊把这理解为傲慢。

    “就是这里!”

    “师叔,那是宗主的断虚剑,宗主到这里来了?”

    一行人从巷子外跑进来,和连镜打个照面。

    赤阳宗的弟子肯定不会认错他们宗主的剑。

    但是宗主的剑,怎么会在这里?

    “妖女!”

    “你怎么会在这里?”

    “城里的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赤阳宗的弟子一见明殊就炸了。

    明殊倚着院门,“你巴不得全大陆的坏事都是我做的?好吧,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无所谓,你们生气就好。”

    背锅,朕是专业!

    赤阳宗:“……”什么叫他们生气就好?

    “七月姑娘可有看到一个女子?”师叔作为赤阳宗的领头人,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和客观。

    现在不是和她打架的时候。

    “没看到。”

    “师叔,我看就是她。”赤阳宗的弟子躲在师叔后面指控。

    “是是是,就是我,你们来杀我啊。”

    “……”

    明殊否认,他们还能骂上倚一阵,她就这么爽快的承认,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嗖——

    众人警惕的看向围墙上方,就在他们几步之遥的地方立着一个黑影,看轮廓是个人,还是个女人。

    她佝偻着腰,月光下像极了黑夜里的……老巫婆。

    滴答滴答……

    粘稠的液体顺着墙根滴落。

    空气里弥漫着一个浓郁的血腥味。

    连·断虚·伪·镜唰的一下朝着那个黑影飞过去。

    赤阳宗的人显然也是在追她,同时攻向她。

    然而女人很是狡猾,打伤好几个赤阳宗弟子准备逃跑。

    “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女人朝着巷子外面跑,就在此时,巷子外响起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火光由远及近,将整个巷子照得通明。

    领头的是无极剑宗的人。

    凌冽和方晚领头。

    女人的退路被拦,她突然扭头看向明殊,朝着她奔过来,一把将她挟持住,“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众人冷漠脸。

    你杀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