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3.第873章 剑破苍穹(15)

    明殊伸手在后面一抹,几把剑出现在她手中,然后朝着他们扔过去,“给。”

    下意识接剑的众人:“……”

    这就是普通的剑!!

    “人手一把,怎么样,我很大方的。”明殊微笑。

    “妖女你耍我们!”赤阳宗弟子怒急。

    明殊似乎想到什么,手掌向上一抬。

    他们手中的剑同时飞出,回到她那边。

    师叔眼底闪过一缕暗芒。

    明殊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支笔,开始在剑柄上写字。

    片刻后收笔,挥手。

    剑再次回到他们手中。

    羲邪二字在剑柄出格外醒目。

    众人:“……”你他娘的写个羲邪上去,它就是羲邪了?!

    赤阳宗全体弟子气得发抖。

    “你们咋还生气,这不都给你们了吗?”明殊一脸的真诚。

    某弟子将手中的假剑往地上一扔,“这是羲邪剑吗?这就是普通的剑,师叔,她如此戏耍我们,必须让她知道厉害。”

    明殊无辜脸,“我本来就没有羲邪剑,你们非得让我给你们,我除了给你们造一把,我能怎么办?”

    “云城很多人都见过羲邪剑在你身边,你当大家都眼瞎?”

    “可不是眼瞎么。”那把破剑哪里是什么羲邪剑啊。

    “……”

    师叔很沉得住气,“你是当真不将羲邪剑交出来?”

    “我给你们,你们不要,怪不得我。”

    师叔的表情一凝,四周无风自动,师叔往前踏了一步,磅礴的威压倾轧过来。

    奶奶滴熊,这么牛逼。

    想害死朕,好继承朕的零食吗?

    护食殊赶紧抱好自己的零食。

    站在师叔身后的本宗弟子都有点退发软,那边的女子红衣猎猎,发丝飞扬,可神情却没半点变化,抿唇轻笑,站得稳稳当当。

    师叔心底满是惊疑。

    听闻七月的修为并不是很高,当初被人围攻,还落伤逃跑。

    可是她面对自己的威压,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完了?”

    师叔皱眉,释放全部威压,四周建筑上挂的东西都被碾碎,纷纷扬扬的从空中落下。

    对面的红衣的女子站在风暴圈中,依然屁事没有。

    叮铃铃……

    清脆的铃铛音从风暴圈中传来,师叔瞳孔微微睁大,他释放出去的威压以漩涡的方向往回扫。

    砰!

    风停,人落。

    静——

    师叔栽倒在小摊贩的棚子里,半个身子都被盖住。

    “噗——”

    “师叔!”

    “师叔你没事吧!”

    回过神的弟子们手忙脚乱的将师叔从棚子里拽起来。

    师叔捂着胸口,嘴角还着血,他脸色阴沉又忌惮的盯着明殊。

    明殊甩了甩不存在的刘海,帅气一笑,“真不是我吹,灵力这玩意我玩儿得比你们溜,你找个剑修跟我打,说不定不会输得这么难看。”

    这话的意思,不管来什么,都是输。

    赤阳宗的弟子被明殊大言不谗的话气得恨不得掏剑过去砍死她。

    “你……”师叔一开口就觉得血气上涌,他稳了好一会儿,“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见过别人硬抗,也见有人可以将别人的威压反弹回来,但那是利用他本身的比别人更强悍的威压。

    可是刚才……

    只有他自己的,他没感觉她的任何威压。

    “我干什么要告诉你,你顿悟了咋办?”明殊笑。

    师叔有点崩溃,“你不是魔修吗?”

    明殊:“魔修怎么了?我又没用灵力。”

    师叔:“……”

    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他无言反驳。

    从刚才到现在,他确实没感觉到属于她的灵力。

    明殊看看天色,“该吃午饭了,不跟你们玩儿,下次想挨揍欢迎来找我。”

    “……”

    -

    明殊回到长生的院子,长生已经回来了,被她卖掉的连镜不见踪迹,不知道是没跑掉,还是自己跑出去招摇撞骗了。

    长生坐在院子里洗衣服。

    “这么多血,你杀人去了?”

    木盆里的水血红血红的,月白色的衣服已经被染成淡淡红色。

    “没有。”长生将水倒掉,清水在洗一遍,然后挂起来。

    长生似乎心里有事,明殊见他怪怪的,懒得理她,自己去檐下坐着吃零食。

    半夜的时候,明殊正睡得香,院门被拍得梆梆的响。

    明殊就住在院子里,因为长生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

    她从椅子上坐起来,摸出一块蜜饯塞进嘴里,甜腻的味道驱散困意。

    正巧长生提着灯出来,缓步过去开门。

    “长生大夫,救救,救救我家小姐。”

    还是白天那个叫春华的姑娘,声音发着抖,几乎语不成调。

    “春华姑娘,我无能为力。”

    “长生大夫,求求您了,您要是不救小姐……小姐就完了,长生大夫,他们都说您医术无双,求求您了!!”

    昏暗的光照着长生的身影,朦胧中添了几分萧寂,“春华姑娘,此事我真的无能为力,你们最好请仙门中人来解决,我听闻赤阳宗的人在城内,你们去请他们吧。”

    春华声泪俱下,“他们一定会杀了小姐的,长生大夫,小姐是无辜的啊!!”

    “如果能保住你们小姐,他们自会想办法。”

    “长生大夫,我知道一份药十年命,只要您救小姐,就算我以后所有的寿命都给你,我都愿意。长生大夫,求你救救小姐。”

    长生似乎有些意外,但随后还是摇头,“这药,你们买不起。”

    “为什么?”春华急了,“我愿意给你我所有的寿命,我还这么年轻,我能活很久的。”

    不管春华怎么求,一直以为很好说话的长生,都拒绝了,并将人关在院外。

    长生提灯站在门后,他的身影笼罩在一层淡薄的光晕中。

    明殊事不关己的躺回去。

    头顶月亮高悬,清辉洒在小院中,镀上一层朦胧的光。

    身边多出一抹阴影。

    明殊侧目。

    长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明殊抓着蜜饯往另一侧缩了缩,“有事?”

    长生放下灯,盘腿坐到地上,就着月色清辉,他问:“你听过……妖胎吗?”

    “妖怀孕不就是妖胎,有什么奇怪的。”明殊随口应一声。

    长生又问:“那你听过,妖骨吗?”

    明殊倒是一愣。

    妖骨不是指妖怪的普通骨头,只有妖王才有妖骨。

    半晌道一声,“妖王出世啊,那可热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