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1.第871章 剑破苍穹(13)

    “嗡什么嗡。”明殊一巴掌打在连镜身上,连镜歪了一下,啪叽一下掉在地上。

    男子摇头,“还是这性子。”

    “你认识它?”

    “有幸见过一次。”男子将连镜捡起来,怕进城引起麻烦,脱下外套将它裹起。

    连镜显然不乐意,直接将男子的外套震碎了。

    它一溜烟的冲向前面,眨眼就消失不见。

    “那什么破剑,怎么能弄断它?”明殊虚心请教。

    男子奇怪,“姑娘为何要弄断它?”

    “不服我的剑,拿来干什么,给我添堵?”朕又不是受虐狂。

    男子道:“那你们两个相处可有点麻烦了,连镜心高气傲,它以前的主人……”

    男子打住,没有说下去。

    明殊也不感兴趣,进城后直奔酒楼。

    但是她还没到酒楼,就见连镜引起一群人朝着她这边奔来。

    “羲邪剑!”

    “是我的!”

    “别让它跑了!!”

    明殊:“……”

    什么羲邪剑,你们这群人到底是有多眼瞎。

    眼看那边的人要冲过来,明殊还站在酒楼门口,好整以暇和男子讨论学术问题,“你为什么能看出它不是羲邪剑。”

    男子答:“灵不同。”

    男子又道:“万物皆有灵。姑娘,他们要过来了。”

    连镜引着众人将明殊围了起来,它往明殊后面一缩,就差写上——这是我主人,来打她!

    “七月?”

    “就说羲邪剑在她手上,果然是这样!”

    “妖女,把羲邪交出来!”

    明殊摸到连镜,将它拽到前面,递给那个人,“给。”

    喊话的人:“……”

    场面一度尴尬。

    这就像他们集结千军万马,气势汹汹来攻城。对方却直接宣布投降,你们随意一样。

    那人好一会儿才试着去接。

    拿、拿到了?

    就这么容易就拿到了?

    “不要让我再看到它。”明殊转身进酒楼,打扰朕吃东西的都是反动派!

    酒楼外的打斗十分精彩,明殊坐在酒楼一边吃一边看戏。

    男子请明殊吃一顿饭,又请她去做客,还说她也许会改变主意,他对做成这单生意很感兴趣。

    男子知道连镜,说不定还有很多好吃的,明殊屁颠屁颠的去了。

    事实证明男子真的有很多好吃的,好多都是现在大陆上找都找不到的东西。

    即便男子不在乎这些东西,但他还是有点后悔,她怎么那么能吃?

    -

    无极剑宗剑阁。

    无极剑宗的宗主盘腿而坐,凌师兄正不紧不慢的汇报此次的事。

    宗主在凌师兄说到以命换药的时候,慢慢的睁开了眼。

    “师父,您可认识那人?”

    那位中毒的师弟在那人离开后,幽幽转醒,到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可是拿人寿命这种事,他们也看不见,所以他才有这么一问。

    宗主许久才问:“那人可有叮嘱什么?”

    凌师兄微微皱眉,想到他离开时说的那句话,将男子的话复述一遍,“七七四十九天内,不可杀生,一花一木一物都不可,切记。”

    宗主道:“让那名弟子守两个月静心阁,下去吧。”

    凌师兄不解,“师父?”

    宗主叹气,忍不住叮嘱,“凌冽啊,你天赋极好,是我们剑宗的希望。以后遇见此人,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不要和他交易,明白吗?”

    凌冽更不解,“师父,他是何人?”

    宗主摆摆手,“别问那么多,下去吧。顺便把方晚和苏以秋叫来。”

    凌冽虽然想知道那人的身份,但宗主都这么说了,他只能退下。

    找人唤来苏以秋和方晚。

    方晚先出来,和他说了两句,方晚便因为有人叫她先走了。

    苏以秋直到傍晚才出来,出来的时候神情有点恍惚,像是经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凌冽唤了一声,“苏师妹?”

    苏以秋回过神,忙行礼,“凌师、师兄。”

    “出了何事?”

    苏以秋搅着手指,说话突然磕磕绊绊起来,“宗主说……要收我为关门弟子。”

    凌冽微微诧异,关门弟子……也就是说,以后师父不会再收徒了。

    凌冽道:“那是好事,师父只有我一个弟子,以后有你,我不在,你也好照顾师父。”

    “凌师兄,宗主是不是找错人了?”她在剑道上着实不怎么样,到无极剑宗来,完全是意外。

    “师父怎么会有错。”

    “可是……”

    凌冽不是善言辞的人,简单的安抚两句,作为以后关系更进一步的师妹,凌冽送她回去。

    “谢谢师兄送我回来。”

    “应该的。”

    气氛有些尴尬,苏以秋视线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对了师兄,你知道我们遇见的那个人是谁吗?”

    凌冽摇头。

    苏以秋伸手摸了摸额头,当时那感觉着实有点奇怪,好像他真的拿走了什么东西……

    “我倒是觉得他一个人有点像。”苏以秋嘀咕一声。

    “嗯?”凌冽明显听见了,“像谁?”

    苏以秋挠挠头,“上次我不是被罚扫藏书阁吗?我……凌师兄,我告诉你,你千万别告诉宗主。”

    凌冽看着面前的少女突然一脸祈求的模样,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苏以秋这才放心,“顶层不允许弟子上去,我不小心就上去了……然后我在顶层那里看到一副画像,上面画了一个人,和那个男子很像。”

    “顶层有阵法。”

    苏以秋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凌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剑法不好,但简单的阵法难不到我。”

    凌冽想想也是。

    他问:“画上还有什么?”

    “有题字,不过写太潦草,我没认出来。”苏以秋道:“但是落款是鬼医。”

    苏以秋扭头问他,“凌师兄,你听过鬼医吗?”

    凌冽神情漠然的摇头。

    “我听过,传闻鬼医医术举世无双,能医死人肉白骨,从阎王手中抢人。不过鬼医行踪不定,能遇见他的人,少之又少。”

    “都是些传闻,不要乱说。到了,早点休息。”

    凌冽指着前面的建筑。

    苏以秋还想说什么,但凌冽明显不想说了,她只能摆摆手,“凌师兄再见。”

    等凌冽走了,苏以秋才重重的叹口气,往自己房间走。

    她没看到,方晚脸色阴沉的站在不远处,死死的盯着她背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