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第870章 剑破苍穹(12)

    男子只卖药,不看病。

    无极剑宗的弟子觉得这人是在耍他们。

    苏以秋率先问:“请问公子需要多少钱?”

    “不用钱。”男子道。

    “不用钱?那用什么?灵石吗?我们身上还有一些,你要多少?”普通人的货币和修道者的货币不一样。

    男子摇头,“不用灵石。”

    眼看那名弟子要不行了,众人都有点不耐烦,“那你要什么?”

    “命。”

    男子的温润的声音仿佛染了寒冰,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打了寒颤。

    命?

    “一份药,十年命。”

    唰——

    无极剑宗弟子把剑相对,“你到底是什么人!”

    “大夫。”

    “哪有你这样的大夫,要人的寿命,而且寿命怎么给你?”命这种东西是能随便给的吗?

    男子不语,表情温和又谦卑,让人看着他就生不起气来。

    一份药,十年命。

    这是什么外门邪术?

    “我给你。”

    “苏师妹!”无极剑宗弟子慌忙拉住苏以秋,“这家伙来历不明,他说的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那师兄们有更好的办法救人?”苏以秋目光澄澈。

    “苏师妹这……”

    他们都是男的,就算真的要救,难道真的要一个女孩子去救?

    可是命啊!

    十年……

    “师兄是跟我们一起出来的,我们已经失去……不管如何,我都要救师兄。”苏以秋一脸的坚定,“公子,请。”

    男子从袖中抽出手。

    方晚突然站了出来,“我也愿意给你,师兄是为了保护我,我来。”

    苏以秋觉得这事是自己答应下来的,不能让别人来替自己承担。

    所以她婉拒方晚。

    可方晚却觉得苏以秋是自己想挣表现,两人僵持不下。

    “我和以秋师妹,一人给你五年可行?”方晚突然对着男子道。

    男子略一思索,点头,“行。”

    苏以秋拗不过方晚,只得同意这个方案。

    男子也没对她们做什么,就是将手放在她们眉心上,苏以秋只觉得有些凉意,那股凉意从她身体里带走了什么。

    方晚却有些难受,像是挣扎一样。

    如果不是苏以秋表现得一点事都没有,方晚都觉得这人是来杀自己的。

    男子片刻后收回手,他目光静静的盯着方晚。

    “有……有什么问题吗?”

    男子将手拢回袖子,“姑娘珍重。”

    方晚皱眉,什么意思?

    他刚才可没对苏以秋说什么。

    男子让他们将自己的背篓取回来,从里面拿出一个瓷瓶给他们,“服下去就没事了。”

    众人手忙脚乱的给中毒的弟子服下。

    神奇的是,那名弟子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好。

    男子见此,背上背篓,朝着阵法外面走,一边走一边道:“七七四十九天内,不可杀生,一花一木一物都不可,切记。”

    阵法外的蛇在男子走过去的时候,同样避开了他。

    “姑娘,可要一起下山?”

    路过明殊的时候,男子轻声询问。

    明殊看一眼连镜,又瞅一眼男子的背篓,转身往山下走。

    男子跟上她,两人很快就顺着游走的蛇群,消失在山林中。

    -

    山道上。

    明殊漫不经心的走在前面,四周的树上还挂着不少蛇,吐着蛇信子,嘶嘶的作响。

    男子稳稳的跟在后面。

    明殊回头,“你为什么非得让我买药?”

    刚才见识过这男子的能力,他非得让自己买药,应该不是随口乱说。

    男子轻声回答:“姑娘命不久矣。”

    “哦。”她这身体本来就活不长,命不久矣正常,有什么好奇怪的。

    男子似乎有些奇怪,“姑娘不害怕?”

    “人都有一死,有什么好害怕的。”

    下个位面朕又是一条好汉。

    男子笑了下,“姑娘倒是有意思。”

    “你能卖命也能买命,你更有意思。”明殊挑唇,“就是不知道,我一个快死了的人,能给你什么报酬?”

    她可不认识谁愿意给自己出售寿命来买命。

    男子没有避讳的意思,“魂。”

    “死后的灵魂?”

    “是的。”男子温润的声音在山间传开,“一份药,一缕魂。”

    明殊忽的转身,仰头看向上面的男子。

    男子月白色的衣摆被山风吹得晃动,几条小蛇从他脚边游弋过去。

    明殊眸子半眯,“你不是人吧?”

    男子回答:“我没说过我是人。”

    明殊想想也是,他只说自己是大夫,但没说过自己是人。

    明殊随手摘下山道上的野果,“我什么时候死?”

    男子:“姑娘不是不在意吗?”

    明殊叹气:“我得看看我还有多长时间,不能放过……”

    男子凝神。

    明殊咬一口果子,“这个大陆好吃的。”

    男子表情微微有些凝固,他还以为是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呢。

    男子道:“姑娘何时会死,我可不知道。”

    明殊:“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

    男子:“什么都知道的那是神,我不是神。我只是一个大夫。”

    明殊:“大夫要是都你这样,这个大陆早就乱套了。”

    男子:“世间仅我一人,姑娘大可放心,无缘人也遇不见我。”

    明殊笑了下,“这么说,我们还挺有缘?”

    男子点头,“算是吧,遇见姑娘两次。”

    明殊笑容灿烂,“既然如此,把你背篓里的那几个果子请我吃如何?”

    男子:“……”他怎么觉得她跟自己废话这么多,就是惦记自己背篓里的东西呢?!

    男子很大方的将背篓里的果子递了两个过去。

    明殊发现这人很好说话,路上遇见需要帮助的人,他也会帮忙。

    不过卖命这种事,明殊倒是没再见过。

    “普通人买不起命。”男子主动解释。

    “普通人平均能活个五六十,少活十年也没什么,怎么就买不起了。”

    男子摇头,没再继续解释。

    明殊晃着手里的狗尾巴点评,“你就是歧视。”

    男子:“……”

    “咳……姑娘,前面就是城镇,你不把这把剑收一下吗?”男子提醒明殊。

    明殊看向身后摇摇晃晃喝醉酒一般的冒牌剑,“我可使唤不动它。”

    他们之间的契约似乎是平等的,她可以用它,但不能使唤它,关键是她解不了。

    连·羲邪·高仿·镜:“嗡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