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9.第869章 剑破苍穹(11)

    吱呀——

    在一片争吵声中,房门打开,红衣女子走出来。

    众人:“……”

    这妖女怎么还这里?

    他们以为她走了……

    谁知道她还在原来的房间!

    这是你一个妖女该做的事吗?打他们这么多人,竟然又跑回原来的房间??

    明殊伸个懒腰,手腕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响着。

    “早啊。”

    女子笑颜如花。

    “……”早个屁啊!

    明殊走下台阶。

    她身后有声音响起,众人瞧去,红色的剑剑尖抵地,往前呈四十五度倾斜,恍如迟暮之年的老人。

    方晚看到熟悉的羲邪剑,差点把自己的羲邪剑掏出来看看。

    她是羲邪剑的主人,对羲邪剑的气息更了解。

    这把剑……

    和她的羲邪剑,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

    “我就说你们方晚师妹死不了嘛。”明殊含笑的目光落在方晚身上。

    方晚对上明殊的视线,之前那点陷害她的心虚早就荡然无存,只剩下怒火。

    魔修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方晚师妹,你是不是不舒服?”

    弟子见方晚脸色不好,关心的问一句。

    明殊轻笑,声音浅浅淡淡,“她有什么不舒服的,就算有,肯定也是被我气的。”

    方晚眼底涌动着怒火,指甲掐进手心,因为太过用力,已经见血。

    “妖女你闭嘴!”

    “嘴长我身上,我就不闭嘴,你能把我怎么样?”明殊歪头,“你又打不过我。”

    “……”

    虽然她说的是实话,但还是好想上去打死她。

    凌师兄制止他们继续挑衅明殊,他们已经损失这么多师兄弟,再挑衅她,最后还是他们吃亏。

    明殊去昨天摘果子的地方摘了一兜的果子回来。

    她找个地方坐下,一边吃果子,一边听他们讨论离开这里的事。

    轰隆隆——

    “开始了开始了,哈哈哈哈,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人妖男尖锐的大笑声,伴随着天空奇怪的轰隆隆声响起。

    众人同时看向天空。

    人妖男说灵泉枯竭,这里也会毁掉。

    轰隆隆隆——

    声音不断响起。

    明殊扔掉果核,看对面那群严阵以待的样子幽幽的出声,“打雷而已,紧张什么。”

    “……”

    轰隆隆隆——

    众人仔细一听,还真像是打雷的声音。

    人妖男不信,“不可能,怎么会是打雷?这里从来不会打雷,绝对不是打雷,你们都要死,大家一起死。”

    然而事实证明就是打雷。

    而且还下雨了。

    人妖男懵了。

    -

    明殊坐在悬崖凸出的一块岩石上休息。

    从灵泉被毁,那个地方就已经不是封闭的存在,不过出去的路只有一跳。

    从他们掉下来的地方爬上去。

    明殊瞅着浮在空中的冒牌剑,它正上去浮动,还左右转圈,像是嘲笑明殊。

    明殊抓起旁边碎石砸过去,冒牌剑一晃,轻易避开。

    碎石从空中落下去。

    “妖女你干什么!”

    下面传来怒骂声。

    明殊探出头一看,无极剑宗的弟子们在下面一点的位置。

    方晚可能怕明殊继续整她,落在最后面垫底。

    明殊拍拍身上的土,抓着悬崖璧上的藤蔓,继续往上面爬。

    “啊……”

    明殊听到下面一阵混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面那群人似乎加快了速度。

    明殊已经可以看到崖顶,而此时在她上面不远处挂着一个人。

    有人爬到她前面吗?

    不应该啊!

    上面的人可能是听到声音,抓着绳子朝下面望来。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

    是那个卖药公子。

    “咦。”男子轻咦一声。

    下一秒,手脚利索的靠近旁边那株白色小花。

    小花此时正开得正好。

    已然到了花期。

    明殊速度加快,在男子快要摘下来的时候,直接将那株花踹下悬崖。

    男子:“……”

    明殊冲她微微一笑,然后麻溜的爬上的悬崖。

    男子也跟着上来,他手脚并用,看上去似乎不是修道中人,这也是刚才他来不及阻止明殊的原因。

    “姑娘。”男子喘口气,“你怎么能如此不厚道。”

    明殊:“我记仇啊。”

    男子:“……”

    男子轻拍着身上沾的草屑灰土,说话依然温润礼貌,“好吧,之前是我不厚道,我们也算扯平。但是姑娘,你真的不买药吗?”

    明殊:“……”

    朕到底哪里看上去需要吃药?

    为了卖你的药,你也不能瞎说啊!

    放到现代,这样的医生会被抓起来的!!

    黑剑慢一步飘上来,男子看到黑剑,又咦一声,“这不是连镜吗?”

    明殊瞅黑剑,黑剑此时还是羲邪剑的样子,这男人怎么一眼就认出它了?

    黑剑忽高忽低,像是在打量男人,那态度十分傲慢。

    “羲邪出世了,连镜也出世了……乱了啊。”男子嘀咕着去拿他的背篓,“能卖更多的药,也不错。”

    明殊抿唇瞅着男子。

    这人有毛病吗?

    男子的背篓在悬崖边,他伸手去拿的时候,背篓后面突然冒出一条蛇。

    接着第二条,第三条……

    色泽艳丽,各种各样的蛇从悬崖下爬上来。

    男子也顾不上自己的背篓,连连后退。

    剑光从崖底闪过,悬崖边上的蛇断成几截,几道人影从崖底上来。

    苏以秋上来后,立即在悬崖边上画了一个阵法,挡住那些疯涌上来的蛇。

    这些只是普通的蛇,攻击力不大,苏以秋的阵法足以拦住它们。

    “师弟,师弟,快,解毒丹。”

    “凌师兄,没用……”

    “师弟撑住啊!”

    “多喂几颗试试。”

    被咬的弟子脸色铁青,唇瓣已经成了乌黑色,解毒丹一颗一颗喂下去,却半点作用都没有。

    男子和明殊正好也在阵法中,明殊站在边缘,已经退出阵法的保护圈,从四周游走过去的蛇,似乎不敢近她身,纷纷绕着走。

    男子则拢袖站在他们不远处,“诸位,买药吗?”

    众人这才发现阵中有一个陌生男子,“你什么人?”

    男子轻声答:“大夫。”

    大夫……不是药师,他只是普通人。

    “你能解我师弟的毒?”他们的解毒丹没用,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男人还是那句话,“买药吗?”

    *

    #求雪月羊肉味的票票#

    周末啊宝宝们,投下手中宝贵的票票好不好~

    嘤嘤嘤,明叔需要你们投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