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第853章 星际纪年(31)

    失踪这两个字像一个,开启纪年身上最近收敛起来的尖刺开关。

    被纪年抓着的那人,有些震惊的看着四周不断闪烁的灯光。

    这……

    这怎么了?

    “纪少爷,冷静啊!”

    卷毛和小逐发现异常从不远处跑来。

    纪年却像是听不见他们说话,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不受控制的杀气。

    精神力外溢,导致他们都受到影响。

    头疼欲裂。

    “怎么回事?”小逐捂着头,问被纪年抓着的那个人。

    “刚才……刚才纪少爷问我……域主……我也不知道……”那人弯着腰,显然因为纪年抓着他,他忍不住那样的疼。

    【警报,异常精神力入侵……】

    小逐冲纪年喊,“纪少爷,你冷静一点。”

    “啊,域主又干什么去了。”卷毛直挠头,愁人,把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扔在这里。

    【警报……】

    战舰的警报声戛然而止。

    纪年身体倒下去,小逐一个健步冲上去接住人。

    但脑袋一阵阵发晕,天旋地转,他也跟着往地上倒。

    纪年砸在他身上,他更晕了。

    模糊的视线中,他似乎看到矢行举着一根铁棍,铁棍泛着森冷的光,另一只手抱着猫,在小逐看过来的时候,镇定的扔掉铁棍。

    哐当一声清响。

    小逐:“……”

    卷毛上前将纪年扶起来塞给矢行,然后扶着小逐,“没事吧?”

    “晕。”小逐眼前还是有小星星,看卷毛都是两个头。

    卷毛将小逐抱起来,扭头对着矢行道:“带他去找域主,我带小逐去检查。”

    矢行想扔掉纪年,但是想想这是域主的宝贝,为了研究,为了资金,他只能勉强将人夹起来离开。

    他要带着宝贝去哪里找域主?

    矢行走了一段距离才想起来,又带着纪年去找卷毛。

    医疗室。

    矢行没敲门就进去了,然而卷毛却跟受惊一般弄翻了椅子,小逐躺在医疗舱上,脸色苍白。

    “域主在哪儿?”矢行只扫了一眼就收回视线。

    卷毛将小逐推进医疗舱,关上舱门,按下自动检查。

    “机甲有自动定位,你查一下。”

    矢行调出屏幕,操作两下抬起头,“域主用的哪个机甲?”

    “……”卷毛语塞。

    他往矢行屏幕上看一眼,分布得很散,有的往他们这边移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但有的静止不动。

    这哪个是域主?

    两个人对着屏幕沉默。

    良久,卷毛道:“纪少爷的精神力很奇怪,要不我们趁域主不在,研究一下?”

    矢行将纪年推给他,“走了。”

    卷毛:“……”

    卷毛也就那么一说,哪里敢对纪年下手,他拉住矢行,“别呀,这小祖宗醒了,又开始无差别攻击怎么办?你快联系一下其他人,看看域主到底在哪儿了。”

    矢行想想也是,联系离他们最近的一架机甲。

    “域主?不知道啊,域主说让我们先回来,她带那个……纪景离开了。”

    “域主和纪景离开了。”

    “不知道去哪里了。”

    “域主没事呀。”

    陆陆续续得到这么几个答案,但就是没人知道明殊去了哪里。

    就在此时,山音推开医疗室的门,目光落在纪年身上,话锋一转,“纪少爷怎么了?”

    “晕了。”卷毛道:“刚才他精神力暴动。”

    刚才的战舰的警报山音也听见了。

    “域主去地球了,你们送纪少爷过去吧,我留下解决这里的事。”

    其它星域的解决了,还有一个华夏星域没解决。

    “域主去地球干什么?”

    山音面无表情的脸有点诡异,“别多问,送纪少爷过去。”

    “矢行去吧,我还得等小逐。”卷毛指了指医疗舱。

    小逐的精神力是他们中间最弱的,承受不住纪年那么强大的精神力。

    -

    β345-5823423——地球。

    洛宴站在一堆尸骨上,看着不远处的人,“你有点过分了。”

    “还好。”明殊微笑,“比起你背后算计我,我正面折腾你出气,不觉得哪里过分。”

    “……”

    在那颗荒星上,明殊带的人明显比他多。

    他的超能机甲明明已经很厉害,却还是干不过她。

    所以最后他就被绑到这里来——当诱饵。

    要不是他跑得快,早就被那些星际兽给吃了。

    “你杀了我吧!”

    “那不是脏了我的手。”明殊摇头,“不要。”

    洛宴不再说话,远处有声音传来,他深呼吸一口气,在星际兽出现的时候,拔腿就跑。

    明殊并没阻拦他,反正一会儿他得自己回来。

    明殊从星际兽边缘拖了一只,趁那些星际兽没发现,一溜烟的翻下旁边的山丘。

    洛宴回来的时候,明殊已经烤上肉。

    他撑着膝盖喘气,身上衣服脏乱,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

    他盘腿坐到明殊对面,伸手抠着手腕上的东西,这玩意不知道是什么,怎么都弄不掉。

    只要跑出一定范围,身体就会很难受。

    越往前,身子越重,到最后压根行动不了。

    但是只要退回安全范围,他就能行动自如。

    “你可以把手砍掉。”明殊笑眯眯的建议,“当然还有脚。”

    洛宴:“……”

    这话听着就阴森森的,她竟然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洛宴大概从来没这么憋屈过,就算在祁御面前,他都没这么憋屈。

    不是输了,是憋屈。

    “我可没自残的爱好呢。”洛宴放弃和那东西较劲。

    无法改变的事,就不要费力气,留着精力,从别处寻找出路。

    洛宴看着她吃东西,实在是忍不住,“你是猪吗?”

    “不吃饱点,怎么有力气整你。”明殊说得理所当然。

    “……”虽然很有道理,但是他一点也不想承认。

    洛宴也有点饿,这烤肉卖相看上去略惨,但应该能吃吧……

    他伸手要拿,手背上忽的一痛,整个手背红一大片。

    “干什么?”还敢抢朕的肉,想死啊!!

    “你饿死我了,整谁去?”

    “你自己有营养剂。”护食殊瞪着他。

    洛宴啧一声,“空间纽不是被你拿走了。”

    明殊不为所动,“你还有个空间”

    洛宴:“……”

    说到这个洛宴就来气,“上次你是怎么破开我空间的?”

    明殊嫣然一笑,眸子里仿佛盛着星辰,“你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