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第810章 黎明猎杀(26)

    明殊抽身离开,走到门边,她突然回头,“那只丧尸的感知能力似乎很弱。”

    就像他没有立即分辨出她是丧尸。

    这种情况是他对同类间的感应弱。

    原野还没反应过来,明殊已经离开房间。

    原野叹口气。

    路漫漫其修远……兮。

    他目光定格在明殊刚才坐的地方,那里放着一株用泥土包裹的绿色植物。

    正是之前他在医药公司找到的那株。

    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说已经吃掉了吗?

    她掉在这里,还是有什么阴谋……

    原野完全不觉得她会这么好心,将东西还给自己。

    肯定是她掉在这里了。

    原野拿着东西出去,她要是发现不见了,还不得以为他偷的?

    MMP这个锅他可背不起。

    客厅里黄征和耗子已经睡了,估计这些人在外面也累得够呛。

    原野放缓脚步,从客厅过去,走到明殊的房间敲了敲。

    书房咔嚓一声开了。

    小丧尸探出苍白的脸,黑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原野手中的变异植物。

    原野瞪他一眼。

    小丧尸瞪回来。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直到明殊开门。

    “你们两个,干什么?大晚上吓唬谁呢?”

    小丧尸脑袋一缩,关上书房的门。

    门后李剑仁疑惑的看着小丧尸。

    小丧尸愤愤的骂:“吼!”

    “吼吼。”李剑仁回。

    “吼吼吼吼!!”小丧尸更愤怒。

    “吼吼?”

    小丧尸一巴掌拍过去,“笨蛋!”

    吐字略不清,犹如孩童牙牙学语。

    “吼吼吼……”

    两只丧尸在书房里吼来吼去,耗子被吵得不行,犹如贞子一般爬过去挠门,“你们两个安静一点,你们不睡,我们还要睡呢。”

    原野在耗子动的时候,已经挤进了明殊房间,并关上门。

    明殊房间没有灯,床上有一个发光体,正滚来滚去。

    他进来那个发光体骨碌碌的滚下床,光线暗了几分。

    明殊本来清晰的身影,忽的模糊下来。

    “你想干什么?”大半夜闯朕房间,抢零食吗?

    原野将东西递给她,“你掉的。”

    明殊:“……”

    小兽在旁边挠地,她不让自己吃,原来就是为了给这个两脚兽。

    那还是它拿回来的呢!

    见色忘义!

    换铲屎官!!

    “我不要了。”明殊摆摆手,“味道不好。”

    原野嘴角一抽,“变异植物不都一个味。”

    又苦又涩。

    你还想吃出甜味不成?

    你一个丧尸能分辨出来酸甜苦辣吗?

    “不要不要,拿走。”明殊嫌弃。

    明殊不要,原野又不能扔掉,只能先收着,“那你休息,我出去了。”

    原野打开房门又关上,“……耗子睡在外面。”

    书房和明殊的房间紧挨着,刚才耗子敲了书房的门,估计是懒得挪,也或许是那儿的地板凉快,耗子直接横在明殊房门和书房之间睡了。

    “哦,然后呢?”明殊靠着衣柜。

    “我出去耗子可能会醒。”所以就不出去了。

    神助攻这么帮他,他要是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人家耗子。

    “你先把他打晕,然后再出去。”

    “……”

    虽然这办法有毒,但是他无言反驳。

    “客厅还有黄征和苏台,听见声音会起来的。”原野垂死挣扎。

    “那就一起打晕。”

    “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干翻三个。”原野继续挣扎。

    “我可以帮你弄晕一个。”

    原野放弃,他还是出去吧。

    可是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外面有声音,苏台在和黄征说话。

    原野在心底叉腰狂笑。

    看到没!这就是天意!

    他回身看明殊。

    苏台不知道在和黄征说什么,压低的声音一直断断续续的传进来。

    明殊看原野一眼,转身回了床上,她敲敲床边,光芒暗淡下去。

    原野就算进来了也不敢做什么,找个地方坐下。

    房间很安静,安静得原野有些不自在。

    他找个话题,“末世开始前你就是这样?”

    “嗯。”

    “为什么?”

    “天意。”

    “……”你这样聊天,会把天聊死的。

    原野看向床上的轮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命中注定。”

    “……”

    聊不下去了。

    “你不想找到真相?”

    “真相有时候很残忍。”黑暗里,少女的声音很轻,“不知道真相只是以前痛苦,知道真相却是余生痛苦。两者相比,我选前者。”

    原野低声道:“你这是逃避。”

    “逃避?”明殊轻笑,“我只是不想知道罢了。”

    反正也活不了多久,给自己添那么多麻烦做什么。

    明殊盯着黑暗,声音轻而缥缈,“不重要。”

    原野心脏蓦地有些难受。

    良久他张了张唇,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身体却是一阵发麻。

    靠!

    这破规定。

    不能说。

    不能写。

    而且他的权限似乎被收回不少。

    连简单的词汇都已经不能说了。

    算了……就算告诉她,下次,她也许就记得了。

    原野身子的麻木过去,正渐渐恢复知觉。

    这惩罚只有几分钟,原野试着活动下手脚,总有一天,老子要让那破系统跪着叫霸霸!

    明殊似乎翻了身,虽然原野看不见,但他觉得她在看着自己。

    她看着自己干什么?

    原野脑中正演练着他要不要过去来一个霸道总裁的深吻,顺便告个白,然后再迎接被打一顿的事实。

    忽的听见她问:“你好吃不?”

    你好吃不?

    从字面理解……

    “人肉不好吃。”MMP老子把她当媳妇,她竟然想吃了老子。

    有没有人性!

    “我好饿呀。”明殊的声音犹如加了特效的恐怖片里的女鬼,颤悠悠,阴森森。

    原野浑身冒出一层鸡皮疙瘩,“你刚才不是吃了?”

    “恶心。”

    衣服摩擦的声音,明殊感觉床边陷了下去,压迫感笼罩下来,“很恶心吗?”

    原野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嗯。”

    原野有些心疼她,他不知道丧尸吃人类的食物是什么感觉,但是听见她说恶心,他就心疼。

    他撩起袖子,将胳膊放到明殊嘴边,“那你咬一口,就许咬一口。”

    血肉的味道,格外好闻。

    原野身上很干净,没有异味,明殊舌尖忍不住舔了舔。

    冰冷柔软的舌尖扫过肌肤,原野身体忍不住一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