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第775章 世子且好(24)

    夜半时分。

    破庙前,鬼鬼祟祟的身影钻进破庙,坡面已经有人等着,对方见人进来,立即迎上去。

    对方还没说话,来人先发火,“我让你们刺杀六皇子,没让你们下毒,你们是想害死我?”

    宋芸娇是离开后才听说刺客剑上有毒。

    来接头的刺客皱眉,“我们是按照你说的做的,没有下毒。”

    “没有下毒,那为什么那个女人会中毒?”宋芸娇带着面纱,她压低了声音,听上去有些低沉。

    刺客道:“你不会是想赖账吧?”

    宋芸娇冷笑,“我赖账?你去打听一下,是我乱说,还是真的!”

    她突然得庆幸,自己没有去挡那一下。

    不然现在要死就是她自己。

    刺客见宋芸娇说得这么笃定,有些不确定。

    今天这场刺杀其实是亏本的,他好些人都没回来。

    刺客传信让人去打听一下,这件事刚发生,到处都在传。

    刺客很快就得到消息。

    当时的刺客已经死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刺客也不清楚。

    “不管如何,小姐都需要将尾款付给我们,毕竟我也死了那么多兄弟。”

    宋芸娇:“你还好意思问我要钱。”

    刺客冷声道:“你给的情报也有误,你没告诉我们,会有那么多暗卫。”

    宋芸娇噎了下。

    她对六皇子的了解还太少。

    六皇子在外面表露出来的只是身体残疾,并不是智商不好,他带暗卫,都属于正常。

    刺客又道:“小姐,这一单我们有错,所以尾款你付一半就成。”

    宋芸娇心底憋屈,“你们差点害死我,现在还好意思问我要钱!”

    刺客有些阴沉的盯着他。

    宋芸娇看到他手中的剑,心底顿时一慌。

    这些人可都是亡命之徒。

    -

    宋芸娇本来不想付钱,可是刺客那架势,不付款可能自己都得交代在那里,所以她只能付款。

    可是……

    是谁要害她?

    或者说要害六皇子?

    当时那一剑,如果没人给他挡剑,那出事的就是他。

    秦芜……

    秦芜吗?

    她拽住自己不让她过去的。

    一定是她!!

    “二小姐在那边。”

    宋芸娇听见声音,心底猛跳,她左右环顾,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然而此时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她还没找到地上躲,宋府的人便到了跟前。

    不由分说的架着她往回走。

    宋芸娇挣扎不过,被人拖回宋府。

    “啪!”

    宋母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拉长着脸呵斥,“小贱蹄子还敢跑,也不看自己现在什么货色。”

    宋芸娇脸上火辣辣的疼,嘴里有铁锈味蔓延。

    她眼神凶狠的瞪着宋母。

    “还敢瞪我,给我把她关到柴房去,她要是再跑了,你们都得受罚。”宋母指着下人,“给我饿着她,我看她还有什么力气跑。”

    下人们不敢违背宋母的命令,赶紧拖着宋芸娇往柴房去。

    “气死我了。”宋母满脸的刻薄,“真是一个个都不省心,大小姐找到了吗?”

    “还……没。”

    “姑娘家家的,竟然夜不归宿。”宋母脸上并没多关心,“再去找找,免得老爷又说我不上心。”

    宋母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最小的那个女儿。

    宋家嫡出小姐宋芸烟是宋父发妻生的,不过刚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

    所以对于宋芸烟到哪儿去了,宋母也只不过是象征性的让人去找,毫不关心。

    -

    “六皇子这边请……”

    宋芸娇快一天没吃东西,饿得肚子疼,她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声音。

    六皇子?

    六皇子来了?

    宋芸娇下意识的整理下妆容。

    柴房门被人打开,六皇子被人推着出现。

    “殿下……”宋芸娇眼泪唰的一下流淌而下,她朝着六皇子跑过去,却被人拦下,“殿下,我……”

    “宋芸娇,解药。”六皇子打断宋芸娇,语气冷淡又疏离,一如当初她刚和他见面的时候。

    宋芸娇泛着干皮的唇张了张,“殿下……什么解药?”

    “你清楚我说的什么。”

    宋芸娇摇头,“我不知道。”

    六皇子扬了扬手,侍卫淋着一个人从外面进来,将人扔在宋芸娇面前。

    那是她雇的刺客……

    宋芸娇娇躯微微颤抖起来。

    不能承认。

    不能承认……

    “殿下,这是谁?”宋芸娇勉强稳住心神。

    刺客似乎只剩下一口气,此时被侍卫强迫抬起头。

    他视线落在宋芸娇身上,气若游丝的指认,“是……是她。”

    宋芸娇不可置信的瞪向刺客,她当时带着面纱,又变了声音,他怎么还能指认自己?

    “当时……她就是穿的这身衣服。”

    宋芸娇顿时犹如五雷轰顶。

    她是被宋府的人抓回来的,所以身上的衣服没来得及换。

    “宋芸娇,解药。”六皇子的耐性已经快用尽。

    “我……不是我。我不知道什么解药,不是我……”

    宋芸娇有些语无伦次。

    “刺杀皇子乃死罪。”侍卫在旁边恐吓,“宋小姐还是赶紧将解药交出来,殿下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会饶你一命。”

    死罪……

    她不能死。

    她也不想刺杀他的。

    她只是……

    “是秦芜……”宋芸娇突然抬头,眼底满是恨意,“是秦芜,是她干的,一定是她……那天……”

    宋芸娇承认自己找了刺客,可她的目的并不是刺杀他。

    是因为明殊,是她拦着自己。

    肯定是她做了手脚。

    六皇子眉头狠皱,不是宋芸娇下的毒。

    那会是谁?

    当时刺杀他的刺客都死了,抓到的这个根本就没参与,所以到底是谁下的毒,现在竟然无从查起。

    难道真的是那个女人?

    “去逸安王府。”六皇子道。

    “殿下……殿下,我知道错了……”宋芸娇满身狼狈,“殿下,我只是不想失去你,我没想害你。”

    六皇子脸色阴沉,“刺杀皇子什么罪,就按什么罪处置。”

    “是……”

    “殿下……”宋芸娇瞪大眼,嘶吼得更厉害,“不要,殿下……”

    六皇子已经被人推了出去,宋芸娇被拦在里面。

    她看着六皇子的轮椅消失在阳光里。

    宋芸娇浑身无力的滑坐到地上,恨意和绝望交织下,让她的脸看上去有几分狰狞。

    刺杀皇子……

    是死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