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第770章 世子且好(19)

    六皇子不可能就这么答应明殊,他需要时间考虑。

    不过明殊也不在意,显然她之前说,就是随口提一提,真的就是随口提一提。

    “殿下,前面好像是世子……”马车突然减速,接着就是侍卫的声音。

    “哪个世子?”六皇子问。

    荒郊野外的,哪个世子会跑到这里来?

    明殊掀开车帘看了一眼,远处的车道旁,蹲着一个人。

    他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缩成了一团,身上脏乱,身边没有丫鬟也没小厮。

    六皇子还没得到答案,明殊已经下了马车,朝着那边的人走了过去。

    六皇子:“……”

    不会是那个傻子吧?

    侍卫很快给了六皇子肯定的答案。

    就是那个傻子。

    明殊抓着对方的胳膊,顺势蹲下去,“你怎么来这里的?谁带你来的?”

    还是他……自己来的?

    姬寻好一会儿才抬头,脸色苍白,嘴唇泛着不正常的青乌,眸子里雾气弥漫,可怜极了。

    “怎么了?”明殊握着他肩膀。

    “媳妇,不要,我?”姬寻扁着嘴,如同被抛弃的幼犬。

    明殊:“……”朕就出去一会儿,怎么又扯到这个问题上了?

    不和傻子计较。

    冷静!

    明殊避开那个问题,“哪里不舒服?”

    姬寻张了张唇,弱弱的道:“疼。”

    明殊面上看不出情绪,“哪儿疼?”

    姬寻指了指脚。

    明殊让他坐下,掀开他衣服,脚踝的位置有血渗透出来,已经不是正常的红色。

    伤口是蛇咬出来的,应该不是剧毒,不然姬寻此时也不会只是喊疼。

    不过谁知道是不是慢性蛇毒……

    六皇子的马车停在不远处,他看着明殊俯身下去帮姬寻吸毒,他眉头皱了下。

    短时间的接触,他也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张扬肆意的性格。

    可她此时的行为……

    给他一种反差,她不应该为一个人做出这样的行为。

    更何况还是一个傻子。

    六皇子正出神,就见明殊抱着人朝着他这边过来了,“六皇子,借用一下马车。”

    六皇子:“……”

    这人都来了,他能说不吗?!

    不过——

    为什么他要被赶出来啊!

    那是他的马车!!

    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六皇子抹了一把脸,深呼吸好几口气,才忍住追回来暴打一顿的冲动。

    -

    姬寻带了人出来,不过他和下人走散了,自己一个人问着路人跑过来的。

    王府的下人都吓疯了。

    明殊带着人回来,他们才松口。

    可这口气还没松下去,又听世子被蛇咬了。

    王府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等王府安静下来,已经是晚上。

    明殊累了一天,早早就睡了,大半夜的她突然感觉姬寻悉悉索索的蹭了过来,先是亲她脸,随后又是唇。

    明殊不想动,任由他胡乱,然而越来越过分。

    她只能睁开眼,后者趴在她身上。

    “大半夜的不睡觉,精神很好?”

    “媳妇,热。”姬寻小声道。

    “热出去冷静冷静。”明殊掀他,可发现姬寻身上并不热,反而是她,身体一阵一阵的滚烫。

    “我不热,媳妇,抱。”姬寻讨好的道:“舒服。”

    明殊想起来,然而身体却是一阵阵的发软。

    奶奶滴熊!

    怎么回事?

    姬寻凑过来亲她,贴着他的地方,一阵阵的熨贴舒服。

    明殊下意识的抱紧他。

    “别闹。”明殊避开他,将他按在怀里。

    姬寻倒是乖巧的伏在她怀里,“媳妇,抱抱,不热。”

    你抱着更热啊!!

    “媳妇……”姬寻突然颤了下,声音变得更细。

    明殊将他放在下面,细碎的吻落在他身上。

    姬寻感觉头皮发麻,全身上下都是酥酥麻麻。

    他细微的哼声变得暧昧起来。

    -

    明殊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有一种犯罪感,坐在床上半晌没动静。

    姬寻歪着头看她,“媳妇?”

    “再睡会儿吧。”明殊将他摁回去,被子滑落的时候,露出姬寻肩上的红痕。

    姬寻看着明殊穿衣服,收拾房间,甚至是连床上的落红都收拾干净。

    他眸光暗了暗。

    MMP她又想不认账!

    之前他有些浑浑噩噩,昨天晚上……突然就清醒了,笼罩在他面前的浓雾仿佛散开。

    他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也记得她……

    眼看明殊要离开房间。

    姬寻赶紧叫了一声,“媳妇?你去哪儿?”

    明殊忽的回头。

    姬寻:“……”

    片刻后姬寻扬起微笑,不闪不避的看着她,笑容依然天真无邪,和那个傻子相差无疑,又似乎有点不同。

    明殊看了他两眼,依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蛇精病不傻了?

    睡一觉还能治病?

    吓死朕了,快跑快跑!

    姬寻:“……”我草!

    你踏马的给老子回来!

    睡过就不认账,是要被抓起来沉塘的!

    -

    “殿下殿下,不好了。”

    六皇子放下手里的书,看向急匆匆跑来的下人,“何事?”

    下人抹了一把汗,“世子妃……世子妃闯进来,往……往皇子妃那边去了。”

    六皇子:“……”

    他跟着下人到达皇子妃的住处,正好看到明殊从房间出来,房间里什么情形看不清,但是守在房间外的两个侍卫此时正躺在地上。

    “六皇子早啊,有早膳吗?”明殊扬起笑容打招呼。

    早什么膳!

    跑来他府里打人,还想吃早膳,她怎么不上天呢!!

    “世子妃,能解释一下吗?”

    “你媳妇给我下药,打她一顿怎么了?”明殊扬着下巴,说得很是理直气壮。

    昨天她虽然给姬寻吸过毒,可她明明喝过解毒的药。

    而且那蛇毒也没这个作用。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宋芸娇。

    来之前她去看过大夫,大夫说她体内有一种很轻微,不致命,如果不仔细查看,极其不容易察觉的毒。

    平时没什么,可一旦碰到特殊的东西就会发作。

    谁知道她没碰到那东西,反而是先中了蛇毒,又喝了解毒的,几种东西中和下,毒是解了。

    可结果就是变成昨天晚上那个样。

    “下药?”六皇子眉头紧锁,“你有证据吗?”

    “没有啊。”明殊笑容明媚,“但是不妨碍我怀疑她,并打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