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第764章 世子且好(13)

    翠儿不知道她爹怎么回事,但这几天还是规规矩矩的将东西送到姬寻那边。

    可能是因为被明殊打过,翠儿也不敢正面冲突明殊。

    那天逸安王也不知道怎么检查的,似乎只看到姬寻身上的那些伤,没有看到那个伤口。

    明殊更怀疑姬寻是装的。

    但她几天下来,愣是一点破绽都没找着。

    “媳妇,送,你。”姬寻将一个丑了吧唧的花环递给明殊。

    明殊抓着蜜饯嫌弃,“丑死了,不要。”

    姬寻撅着嘴,往明殊身上扑,吓得她赶紧伸手将人接住。

    明殊就坐在湖边,他那么扑过来,她要是不接着他,妥妥的得滚进水里。

    姬寻伸手将花环戴在明殊脑袋上,裂开嘴傻笑,“好看。”

    “哪里好看了,你什么审美!”明殊伸手摸了摸花环,视线忽的扫到湖对面的长廊。

    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正和逸安王走走停停的往这边来。

    逸安王也看到了他们。

    明殊坐在湖边,姬寻倒在她怀里伸手摆弄着她脑袋上的花环,阳光从树冠下落下,斑驳在他们身上。

    画面异常温馨和谐。

    逸安王发现自从寻儿黏着这世子妃后,有精神多了。

    “道长,那就是世子和世子妃。”

    永彦道长顺着看过去,视线闯入阳光中,有一瞬间永彦道长差点睁不开眼。

    那不是阳光。

    是浓郁的灵气。

    他从没见过身上灵气如此深厚的人,即便是宫里的那位帝位,以及那几位龙子,都比不上。

    可那灵气又有点……怎么说呢,并不温厚,有点扎人,不是谁都能沾的。

    仿佛是那个女子自己释放出来的灵气,用来……滋养……对,就是滋养……

    “道长,可要过去瞧瞧?”逸安王问。

    永彦道长深呼吸一口气,“王爷,不用过去了,有世子妃在,世子福泽深厚,会长命百岁的。”

    逸安王本来是请永彦道长来瞧瞧他家这个世子妃是不是有问题,谁知道得到这么一个答案。

    “媳妇,要亲亲。”姬寻仰着脑袋瞧她。

    明殊没好气的拍他,“我都要被人当妖怪了,你还要亲亲,亲什么亲。起来,重死了。”

    “亲亲……”

    “不亲。”

    “亲亲。”姬寻搂着她脖子,往她那边压。

    明殊手里还有蜜饯,她不可能放弃零食,所以没法稳住平衡,两人噗通一声掉水里去了。

    刚转身的逸安王听到声音,回头一看,顿时脸色一黑。

    “王爷,您也该放手了。”永彦道长拦住准备过去救人的逸安王,“以后陪着世子的,不是您。”

    逸安王身子一僵。

    永彦道长叹息一声,离开长廊。

    阳光下,湖中水波荡漾,女子先将男子送了上去,湿漉漉的趴在岸边骂。

    语气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但并不让人反感。

    男子趴在岸边,弱弱的辩解了两句,然后伸手要拉她上去。

    逸安王站了一会儿,终究是转身走了。

    -

    道长来过之后,逸安王虽然还是不怎么待见惹得整个王府都鸡飞狗跳的世子妃,但也不在对着她吼来吼去,睁只眼闭只眼就过了。

    这天明殊准备出去买点零食,翠儿正好过来,手里托着一个汤盅。

    明殊一开始也没在意,但是她过去的时候,发现那汤盅都已经没有冒热气。

    翠儿给她福了福身,快速的往姬寻房间去了。

    明殊捏了捏荷包的银子,转身跟着翠儿回去。

    此时姬寻午睡还没起来,整个院子都很安静。

    “世子起来了。”

    明殊站在门口就听见翠儿不耐烦的声音。

    姬寻似乎说了什么,翠儿更不耐烦,“快起来把汤喝了,不然王爷又得骂我。”

    “必须喝完!”

    “快点喝,世子,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完,没时间等你慢慢喝。”

    姬寻没再发出半点声音,只有翠儿不耐烦的抱怨声。

    明殊推开门进去。

    姬寻衣衫不整的坐在床边,翠儿叉着腰站在他面前,满脸的嫌弃和不耐。

    房门被推开,翠儿脸上的神色都没来得及褪去。

    “世……世子妃……您不是走了吗?”翠儿慌张的放下手。

    姬寻看到明殊,将汤盅往旁边一放,光着脚朝着她跑过来,眼角泪花闪烁,委屈巴巴的唤一声,“媳妇。”

    明殊将他抱着放到旁边的软榻上,仔细穿好鞋子。

    翠儿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

    明殊摸摸姬寻的脑袋,后者冲她甜甜一笑。

    明殊起身摸了摸姬寻只喝了几口的汤盅,片刻抬头笑道:“我还以为你只是对我不满,没想到你连世子都敢吼。谁给你的胆子,你爹吗?”

    翠儿脸色煞白。

    “去外面跪着吧。”

    翠儿咬了咬唇,想反驳什么,可自己被抓个正着,只能去外面跪下。

    她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就是被罚一罚,反正她爹会帮她。

    逸安王回来的时候,整个王府都快被明殊给折腾炸了,下人跪了一地。

    除了几个老人,其余人基本上都跪着。

    就连管家都跪着。

    “干什么呢?”逸安王大步走进来。

    大厅里的没人说话。

    逸安王看向管家,管家捂着胸口,衣服上有脚印,明显被打过。

    管家不说话,逸安王只能看向明殊。

    明殊咬着蜜饯,微微一笑,“爹,我很怀疑,你到底是在乎这个儿子,还是不在乎这个儿子。”

    明殊虽然在笑,可她语气里的讽刺极重,任人都听得出来。

    “你来说,怎么回事!”逸安王点了一个站着的下人。

    那人看一眼明殊,断断续续的将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起因是翠儿给世子喝冷掉的汤,被世子妃撞见,接着就牵连出整个王府阳奉阴违的下人。

    翠儿和管家经常偷吃世子的东西,翠儿照顾世子也不尽心,让世子自己待着,她跑去和人唠嗑,或做别的。

    而府里的其他人不是被管家和翠儿收买了,就是被威胁了,压根什么都不敢说。

    “你们真是……”逸安王听完,气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难怪以前寻儿不开心,有这么一群人阳奉阴违,欺上瞒下的人在,他怎么开心得起来。

    寻儿身上的伤也是,他看不见,难道这些伺候的人也看不见?

    他相信他们,才将寻儿交给他们……

    半晌逸安王怒吼一声,“都给送到宗人府去!”

    *

    #求龙凤柔情味的票票#

    月票啊月票啊月票啊!

    突破两千大关就靠你们了!!小可爱们,来,上榜就靠你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