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第755章 世子且好(4)

    “媳妇,血。”

    明殊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后者跪坐在棉被上,脸上染了几分红晕,眼角含泪,身上衣服凌乱,仿佛刚被人蹂躏过一般。

    明殊:“……”

    世子张了张有些苍白的唇,声音弱弱的,“媳妇,受伤,药。”

    明殊以为他说他身上的伤,在房间没找到可以用的药,打发小兽去找药。

    小兽愤怒的炸毛。

    铲屎的,你就是个见色忘义的混蛋!

    “给你满汉全席,乖,快点去。”

    放屁!

    你踏马就没给我过,骗子!

    我不去!我要换主人!

    明殊不以为然,它要是能换主人,早就换了,会在这儿蹦跶。

    明殊将它扔出去,“赶紧的,别废话。”

    小兽在外面蹦成跳跳球,身上的光芒一闪一闪,犹如幽灵。

    铲屎的,我要跟你绝交,现在立刻马上!

    “行行行,绝交,药拿回来就绝交。”

    小兽:“……”

    小兽骂得厉害,最后却还是给明殊找来了药,将药扔下,赌气的跑了。

    说绝交就绝交,它是一只有尊严的兽。

    明殊拿着药,让世子脱衣服。

    “不要。”世子死活不肯。

    明殊又想暴力打晕他,奈何世子突然抓着她胳膊,“药,媳妇,疼。”

    明殊:“……”来个翻译啊喂!朕听不懂这小妖精到底想说什么。

    世子见明殊不动,他伸出手,指了指明殊后面的衣服。

    “血。”

    血什么血!哪里有血!

    ……血?

    明殊扭头看一眼自己身后,衣服后面不知什么时候沾了点点殷红。

    她微微一滞。

    这个问题就有点尴尬了。

    “给媳妇,上药,会。”世子突然拿过明殊手里的药,挺着胸脯,像一个等着夸奖的学生。

    明殊一巴掌拍过去,“上什么药,给我坐好。”

    这是你能上药的吗?!

    世子顿时焉焉的,“媳妇,疼?”

    明殊粗鲁的脱他衣服,拎着他胳膊,快速的换完药,将他塞进被子里。

    “不许起来,不然我揍你。”明殊摁着世子准备起来的身子,“我一会儿就回来。”

    “血……”

    “闭眼。”

    世子扁着嘴要哭。

    明殊深呼吸一口气,冷静,他就是个傻子。

    明殊离开房间,换了一身衣服,重新回到房间。

    世子已经坐了起来,一双眼睛红彤彤,眼泪啪嗒啪嗒的掉着。

    世子智商堪比孩子,可他身体并不是孩子。

    一个大男人哭唧唧的,本该是很别扭的场面。

    可世子的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并不会让人觉得怪异,反而有些怜惜。

    朕……大概是进错了剧本,这其实是个耽美剧,这位世子是个受吧?

    明殊将他摁回去,“哭兮兮的像什么样子,赶紧睡觉。”

    直男殊掀过被子,将世子给盖住了,连脑袋都没放过。

    可能是怕他闷死,明殊又稍稍拉了拉,露出世子那张满是泪痕的脸。

    明殊:“……”

    明殊才没精力哄他,搬了个椅子,坐到窗户边。

    后面哼哼唧唧的声音渐渐小了,房间陷入安静。

    一缕风从窗外拂进来,吹灭了房间的蜡烛,只剩下朦胧的月光笼罩住窗边的人影。

    小兽不知从窗外蹦进来,它嘴里叼了一串类似葡萄的东西,站在窗户上扭来扭去。

    明殊伸手去抓它,小兽灵活的跳到另一边。

    然后当着明殊的面,几下将那串疑似葡萄的果子给解决了。

    明殊:“……”你有种!!

    小兽伸出舌头做鬼脸,让你跟我绝交!

    小兽突然往后面跳开,消失在外面的夜色里。

    接着,明殊就感觉自己被人抱住了,她身子一僵。

    “媳妇,困。”带着鼻音的声音从她耳边拂过。

    他走路都不带声也不呼吸的吗?

    要不是他身上有温度,明殊很怀疑自己现在和鬼待在一块。

    “困就去睡,我还要哄你睡呢?”直男殊丝毫不为所动。

    “和媳妇,睡。”

    明殊扭头,月光落在她侧脸,只见她缓缓扯开嘴角,“滚。”

    世子不吭声了,但也没走,就那么抱着她。

    明殊懒得理他,反正抱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她心安理得的躺在椅子上。

    “啊嘁……”

    世子吸了吸鼻子,往明殊身上蹭了蹭,脸贴着她肩头。

    明殊:“……”

    -

    躺在床上,世子就跟八爪鱼似的缠过来,两人身上顿时暖和起来。

    明殊迟疑了许久,将人搂着,问他,“你身上的伤哪来的?”

    世子身子瑟缩一下,脸埋在明殊肩头,一声不吭。

    明殊微微皱眉,“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摔……摔的。”世子嗫喏一声,“很疼。”

    “那可不像是摔的,世子殿下。”明殊语调古怪,“乖,告诉我,谁干的,我帮你报仇。”

    “他们,凶。”世子抓着明殊衣襟,“打,不过。”

    明殊啧一声,“那是你笨。”

    “我……不笨,媳妇,我,不笨,我聪明,爹说过,我聪明。”世子突然急起来,“你别,嫌弃,我。”

    “行呀,你告诉我,谁干的?”

    世子有点不安起来。

    -

    翌日。

    翠儿在外面敲半天门,明殊才慢吞吞的起来,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去开门。

    翠儿不等明殊说话,直接往房间里面走。

    看到自家世子躺在床上,还没醒。而床外面的被子掀开一角,明显睡过人,她顿时脸色一变,“世子妃,你……”

    翠儿一跺脚,朝着外面跑了。

    明殊:“……”大清早的有毛病?

    不但翠儿有毛病,就连逸安王都有毛病,急匆匆跟着翠儿过来。

    看到床上的情形,也是老脸涨得通红,气愤的开口,“世子妃,我给你立的规矩,你都忘了?!”

    规矩?

    什么规矩?

    明殊想了想,刚嫁进逸安王府的时候,也就是成婚当天晚上,逸安王就给她立了许多规矩。

    其中有一条,不许和世子同床。

    明殊微笑,“爹,讲点道理嘛,是你儿子非得缠着我,你以为我想跟他躺一张床上?”

    逸安王脸色一沉,“你敢嫌弃寻儿!”

    “不是你不让我和他同床的吗?”这逸安王的脑回路有点毛病呀。

    “那你也不能嫌弃寻儿,你嫁进王府,生是寻儿的人,死是寻儿的鬼!”逸安王没发现自己的关注点已经错了。

    翠儿在旁边提醒他,“王爷,世子身体不好,世子妃还这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