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第749章 摄影大师(26)

    第一名的获奖者明殊认识,就是之前那个歪果仁。

    “学姐,这是怎么回事?”苏南风也有些奇怪。

    按理说,第一名肯定是如梦令。

    就算没有如梦令,那一族留守儿童也比第一名得奖者要好,第一名怎么就颁给了吉姆?

    “不知道。”作为如梦令的拍摄者,她显得很平静。

    第一名颁奖结束,下面议论声有点大。

    “请大家安静一下,相信大家都很奇怪,为什么如梦令没有获奖,那么现在就由本次举办方代表丁女士来为大家揭晓。”

    主持人的话果然让大家安静下来。

    丁女士上台,她清了清嗓子,“经过商讨,本次摄影大赛将增加一个特别奖,这个特别奖颁给谁,相信大家心底已经有数。那么就有请我们如梦令的摄影师——江乔女士。”

    光线打在明殊的坐位上,她缓慢的起身,朝着台上走去。

    主持人再次上前,“恭喜江乔女士。荣获‘年度最佳摄影师’荣誉称号,作品‘如梦令·七月’将由我们推送金像奖组委会。”

    国内摄影金像奖是摄影界的最高奖项。

    虽然只是推送,能不能获奖还不一定,但是看看人家的年纪。

    这可让下面的一群摄影师嫉妒又羡慕。

    魏絮看着台上的人,只觉得胸口一阵一阵的疼,为什么……她不是第一名就算了,连第二名第三名都不是,怎么会这样?

    江乔还得了特别奖?

    直到闭幕,魏絮都处于一种不可置信中。

    魏絮不相信这件事,等大家散场的时候,她跑去了后台。

    “我的作品为什么没有获奖?”魏絮拦住了那个主持人。

    主持人愣了下,“魏絮女士是吧?正好,我们也正想找您,您跟我这边来吧。”

    魏絮心底咯噔一下。

    找她做什么?

    魏絮跟着主持人进了一个房间,房间几个评委都在,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明殊也在,她坐在那个男人旁边。

    “魏絮女士?”

    男人问了一声。

    魏絮看看四周的人,点了点头。

    男人站起来,“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

    “什……什么事?”

    看到明殊的那一刻,她就心底警报就拉响了。

    男人问:“您的作品‘我有一个梦想’是您拍摄的吗?”

    魏絮脑中轰的一声炸开,“是……是啊。”

    男人脸色微微有些变化,“魏絮女士刚毕业吧?您怎么会想到要去拍这样一组作品?”

    魏絮稳了稳心神,“新闻上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正好旅行的时候遇见了,就想到这个主题。”

    “魏絮女士,这组照片真的是您拍摄的吗?”男人有重复了这个问题。

    魏絮迟疑下,还是点头。

    男人拿出一个遥控器,对着房间的投影按了一下,放大的照片出现。

    照片不断被放大,在最下角的地方,有一个和背景颜色相似,很细微的字母。

    如果不放大看,根本看不到。

    而且字母还不是普通的字数,是一看就很有代表性的花体。

    “魏絮女士,可以解释一下这个字母是什么意思吗?”男人已经有点咄咄逼人。

    魏絮压根不知道那里会有一个字母。

    她脸色微微发白。

    “我爸的每一张作品,都会加上这个字母,是我亲手制作的,魏絮女士,为什么它会出现在你的作品上吗?”

    魏絮拍的是未来发布的照片,照片上的暗签自然也在。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魏絮身上。

    那种目光像是针一般扎在魏絮身上。

    可能知道自己争辩不了,魏絮突然看向明殊,“江乔!是你,是你告诉他们的!”

    “是我举报的,这本来也不是你的,我举报得没错啊。”明殊非常大方的承认。

    大有一副,就是朕干的。

    你能把我怎么样?!

    明殊会知道这照片是谁的,是因为剧情里面着重提过这一段。

    不过那个时候魏絮没人找麻烦,她轻易就糊弄过去。

    更巧合的是,作品的主人儿子就在现场。

    魏絮眼眶渐渐发红,恨意从眼底疯涌而出。

    【魏絮仇恨值已满。】

    明殊微微挑眉,这就满了?

    这个零食兑换券不持久呀!

    男人还在说话,“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拿到我爸的作品,但是魏絮女士,我会通过正规途径维权,律师会和你联系。”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魏絮已经失去伪女主的光环,她那个金手指似乎也不能用了。

    没有金手指的相机,就是一个普通的相机。

    魏絮在摄影圈可以说是臭名昭彰,而以她自己的技术,根本就拍不出好作品。

    魏絮整天在家里发脾气,他父亲实在看不过去,安排她出国。

    然而登机的时候,魏絮却突然跑了。

    -

    明殊站在医院大门,良久才进去。

    纪锦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和屏幕上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恍如两个人。

    纪锦已经醒了。

    明殊进来,他看一眼明殊,很平静的问:“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你。”

    纪锦神情灰败,如同斗败的公鸡,“看我笑话?恭喜你,如你所愿。”

    明殊拉开椅子坐下,她微微抬着下巴,双手交叉横在胸前,“我知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纪锦身子一震,缓慢的抬头。

    是了。

    如果她知道,那自己的所作所为,她才会那么的不按常理出牌。

    她知道……

    不对,她怎么会知道?

    明殊问:“你为什么要攻略我?”

    纪锦眼珠子转了一下,“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我只是知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攻略我。”

    纪锦似乎在思考什么。

    好一会儿他道:“有规则,我说不了。”

    “规则?”什么规则?

    纪锦见明殊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道:“我是受约束的状态,不能乱说,就算我想说,也说不了,写也不行,任何表达方式都不行。”

    受约束的状态……那为什么那个叫洛宴蛇精病可以说?

    “你为什么这么容易就告诉我了?”

    纪锦脸色更灰败,低喃一声,“反正也回不去了。”

    “什么意思?”

    纪锦摇头,表示他说不了。

    这个位面的传送通道被破坏掉了,他回不去了,用这个身体过完这一生后,他的生命就结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