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第720章 老师不嫁(38)

    “南枝。”

    明殊一出门,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冲她招手,明殊左右看看,确定附近应该只有她一个人叫南枝。

    可是她认识画风如此清奇的一个人吗?

    明殊走近两步,总算从那胡子拉碴的脸上辨别出这人是谁。

    老板以前有点邋遢,好歹他还是个干净的。

    现在这个人……就像是从难民营逃出来的。

    “你被人通缉了?”

    老板翻白眼,“会不会说话。”

    他声音很嘶哑,也难怪明殊没听出来。

    因为那场爆炸牵扯太广,加上那件案子本来就和他有关,老板一直在现场,已经连轴转了好几天,别说洗漱,就是吃饭都没时间。

    “爆炸的时候你也被波及到,北棠的人在现场逼着让我们救人,你到底怎么出来的?”老板想到之前的经历就觉得蛋疼。

    尼玛一群蛮不讲理的黑涩会。

    “运气好。”明殊微笑,“老天不忍心收有美貌又有才华的我。”

    老板继续翻白眼,“得了吧,骗别人还行,我清理的现场,北棠的车都还在那边,你还能直接从车里消失了?”

    “也许我真的能。”

    “你怎么不说你是仙女下凡呢?”老板快要心肌梗塞,他好不容易有点休息时间,马不停蹄就来看她,她就是对他的?

    “哎,当初就不应该下凡。”

    “……”

    迟早要被这小兔崽子气死。

    算了,她不说拉倒,反正这事也没多大关系。

    “那个……北棠没事吧?”老板往后面望一眼,那边全是黑乎乎的保镖,根本不需普通人靠近。

    “活蹦乱跳,让你失望了。”警察最讨厌的大概就是北棠这样背景不干净,有钱又任性的人。

    “行了,没事我就走了,那边一堆事还等着我。”老板挥挥手,“好好看店,以后我养老就靠那家店了。”

    明殊看着的老板的背影,她招手让一个保镖跟上去。

    老板是开车来的,他刚上车,就见一保镖犹如一根柱子似的站在旁边。

    干什么?他都走了,还要跟他过不去?

    “小姐让我送你回去。”保镖面无表情的道。

    老板愣了下,他下车坐到副驾驶上,车子刚开出去,老板的呼声已经响起。

    -

    “你怎么又在看文件?”明殊将东西放下,一把抽走北棠手里的文件,“嫌死得不够早,还是怕摇不到火葬场的号?”

    北棠揉了揉眉心,“有事情需要我处理,乖,把文件给我。”

    “我不给,你打我?”

    北棠无奈,拉着明殊亲了亲,“我要赚钱给你买零食啊。”

    说到零食,明殊就没了话。

    她拉开椅子坐下,翻开文件。

    “先生……”阿森叫一声,显然明殊的行为不在他的认知里。

    这些文件都是机密。

    明殊嘴角微翘,扬眉问:“不介意?”

    北棠笑了下,“我的就是你的。”

    明殊伸手,北棠很默契的将手里的笔递给她,阿森在旁边欲言又止……先生以后可怎么办啊。

    好歹也是干过总裁的,明殊刚看有点懵逼,但阿森在旁边解释,很快就上手。

    病房里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

    明殊低着头,不时用笔做标注,修改完后交给北棠,北棠并未看她修改的地方,直接签上自己的名字交给阿森。

    阿森内心复杂。

    这狗粮真贵。

    北棠在医院修养一阵,就可以出院回家修养,北棠顺势让明殊搬过来和他住。

    明殊虽然嘴上嫌弃,但阿森帮她收拾东西的时候,却没阻拦。

    阿森实在是不明白他们家小姐的想法。

    “小姐,您为什么不告诉先生?”拎着东西下来的时候,阿森忍不住问了。

    明殊咬着棒棒糖,唔了一声,“告诉他什么?”

    “您明明喜欢先生的。”阿森道:“为什么不告诉先生?”

    阿森不知道明殊是怎么将先生给救出来的,她看上去也没什么大碍。

    可在医院最初的那几天,他总觉得她身上的气很散,就像是随时都会散掉,消失不见。

    后面渐渐好转……

    还在先生问的时候,直接给怼回去,这样真的好吗?

    “告诉他?”明殊低笑,朝着下面的人走去。

    阿森听到她的声音幽幽的传来,“他还不得翻天了。”

    不懂有钱人的情趣。

    -

    之后一段时间,明殊一边给老板看店,一边怼着北棠,偶尔还要搀和一下警方的行动。

    警方对于她每次参加后都要请律师表示很心痛。

    好在她只是踩在灰色地带上,并不算什么重罪。罚个款,教育一下就能保释。

    别人帮警察都是拿锦旗拿奖金,只有明殊拿了无数的罚单。

    窝点一个接一个的摧毁,最后将头目抓住。

    历经几个月,总算落下帷幕。

    警局开庆功宴,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如果不是那个拿了无数罚单的人帮忙,他们也不会进展这么顺利。

    结案后,老板回到了魔仙超市。

    布偶猫躺在明殊面前,尾巴在她手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

    “你不当警察了?”明殊吃着老板新进的糖。

    老板摇头,“我接这个案子,只是为了完成一个战友的遗愿。”

    “我还以为你是那种要贡献自己一生的人呢。”明殊咂舌。

    老板翻白眼,“当初我进警校就是个坑,我压根就不想去。可家里名都报了,学费也交了,我只能读,本想混到毕业,谁知道还没毕业就立了功,等毕业直接被分配,想走都走不掉。”

    老板愁眉苦脸,“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开溜,又立了一功,然后就升职了。”

    明殊:“……”你踏马是在炫耀吧?让警局那些做梦都想升职的人听见了,还不得打死你!

    老板道:“脱了衣服我能过正常人的生活,穿上衣服我也能守家卫国,我觉得这样挺好,有需要的时候我再上,毕竟像我这样的人才是底牌。”

    明殊嘴角一抽,之前怎么没觉得他挺自恋的呢?

    明殊将猫尾巴从自己的零食上拎开,“你打算当一辈子的超市老板?”

    老板叹气,“要是超市开不下去,我就只能回去继承亿万家产了。”

    “噗——”

    声音是从超市门口传来的。

    明殊扭头看向超市门口,之前见过的那个风衣男忍着笑进来,打趣道:“你家不是破产了,还亿万家产。”

    老板翻白眼,“我做下梦不行,谁还没个梦想。你你你,还吃,上课了!”

    老板赶明殊走,显然是他们有正事要说,明殊抱起老板面前的盒子就跑。

    “哎我草!小兔崽子那是我刚进的……”

    *

    小仙女:我要是不努力,我就只能回去继承我的百万票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