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第716章 老师不嫁(34)

    老板步子虚浮的上楼,可是当他看到并没有任何变化的屋子,一下就不虚浮了。

    她没拆?

    我草!

    握了个大草!

    “怎么回事,那小兔崽子什么都没做,就走了?”老板问旁边的人。

    外面的人也看不太懂,将之前发生的事给老板说了一遍。

    他下去没多久,明殊就吃完了东西,然后起身问他们要了笔,在地上随便标了几个数字,和专家说了两句就走了。

    说的什么他们没听清,但是几个专家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此时正围在一起热烈的讨论,似乎已经找到办法。

    明殊告诉了他们定时炸弹数字跳动的规律。

    先要找出这12枚炸弹中真的炸弹。

    然后再给真炸弹1234这样排序。

    之前专家们压根就没想过这12枚炸弹会有假的,他们一直在找12枚炸弹的规律,里面掺和了假的,哪里能找出来。

    明殊坐在那里吃了半个小时,期间她除了吃东西的动作,连个姿势都没换一下。

    那个时候,她安静得像是不存在。

    专家们觉得是他们太浮躁了,竟然比不得一个小姑娘能静心的观察。

    老板听完只能安慰自己他一年的工资花得不亏。

    专家们讨论完就开始穿厚重的防爆衣,让老板将所有人都撤走,开始拆弹。

    就在老板焦急等待的时候……

    轰隆——

    砰砰砰——

    剧烈的连环爆炸响起,烟尘和火光冲天而起,尖叫声和车子的鸣笛声,响彻苍穹。

    老板叼着的烟掉到地上,他身上被老旧居民楼震落的灰尘盖了一身。

    怎么爆炸了!?

    炸弹不是在这里吗?

    老板反映过来,拔腿就往爆炸的地方跑,一边跑一边喊:“留下一队,其余人跟我走。”

    爆炸地点就在距离他们一条街的地方,整条街几乎都被炸掉了,空气里充斥着热浪和灰尘,呛人无比。

    所有人都往安全的地方跑,只有穿着警服的人,逆流而行。

    -

    “咳咳……”

    明殊被呛得咳嗽两声,眼前一片模糊。

    车子被压得变了形,外面都是钢筋和水泥块,将车子完全压住。

    烟尘滚滚中,她视线受到影响,只能伸手去摸旁边的人。

    “北棠?”

    没人回应她。

    爆炸发生得太突然,北棠上车之前和她闹脾气,坐在另一边,她没来得及……

    明殊手指颤了下,朝着另一边摸索过去。

    车子的玻璃被砸碎了,此时车里到处都是碎玻璃,十几秒后,总算摸到温热的身体。

    “北棠?”

    小兽从明殊兜里跳出来,它抖了抖身子,身上发出柔和的光,明殊视线渐渐看清面前的情况。

    小兽跳到稍微高一点的地方,黑宝石一般的眸子,有些冷漠的看着明殊靠近北棠。

    明殊不敢动北棠,他后背被一根钢筋给刺穿了,以他的姿势,应该是要想扑过来保护她的。

    冷静。

    不就是受点伤吗?

    再严重的伤她都受过,这点算什么……

    明殊手掌松开又合拢,合拢又松开,就是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他不是自己啊。

    铲屎的,你还好吗?

    小兽的声音在明殊脑中响起。

    “嗯。”

    她很好,一根头发没少。

    可是北棠……

    明殊在车子上翻了翻,后座只有一些零食。医药箱在前面,可前面已经被压得完全看不见,只能隐约看见一抹血色。

    明殊从来不在小兽空间备药品,因为她不需要。

    明殊先想办法将连着北棠身上的钢筋弄断,然后小心的让他靠着自己,不敢挪动半分。

    明殊沉默的找出手机,可能因为爆炸,附近一点信号都没有。

    她将短信编辑好,交给小兽,“找个有信号的地方发出去。”

    警方办事速度太慢,顾忌太多,只有阿森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救他们出去。

    小兽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叼着手机从缝隙间钻了出去,它一走,四周就暗了下来。

    偶尔还能听见上面传来的爆炸声。

    她也能听到钢筋压着车顶,往下沉的声音。

    明殊手指微动,指尖发出和小兽身上同样的光,在车顶和四周画了几个复杂的符号,光芒隐进车身,当钢筋水泥下沉的时候,车子便再也没有任何变化,十分稳固。

    “小枝……”

    明殊垂眸看向怀中的人,“别说话。”

    北棠脸色煞白,唇瓣张了好几下,声音细若蚊蝇,“你……没事吧?”

    他不担心自己怎么了,他怕她出事。

    “没事,我没事。你别讲话,阿森很快就来了。”

    “没事……就好。”北棠试着握住明殊的手,明殊紧紧的反握回去。

    北棠声音越来越弱,明殊需要贴近他才能听见,“小枝,能不能亲亲我?”

    明殊保持那个姿势三秒,扭头吻住他,他嘴里有淡淡的血腥气,明殊一点一点的帮他清理掉,换成她的气息。

    北棠回应得有些迟缓。

    “小枝,你喜欢我……”

    后面的话消失在北棠嗓子眼里。

    北棠只清醒了这么一会儿,再次陷入昏迷。

    良久安静的车厢里响起声音。

    “……嗯。”

    缥缈又虚幻,仿佛幻觉。

    小兽没一会儿回来,消息已经发出去了。但是救援何时能来,谁也不知道。

    明殊给北棠止了血,可她不敢动他,他必须尽快送去医院。

    小兽蹲在明殊旁边,毛茸茸的爪子搭在她手心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北棠的身体开始发冷,明殊将后面的毯子拽出来盖住他。

    铲屎的,上面的救援受到阻挠,说是下面有天然气管,贸然动,会再次爆炸。

    小兽将上面的消息传下来。

    明殊听完也只是沉默的坐着,良久她从后面拽过零食,快速的解决掉那一袋零食。

    小兽只是看着她,没有上去抢。

    -

    “医生,医生……”

    满身污垢的女孩冲进医院,她怀里还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这组合着实怪异,大厅的病人纷纷看向她。

    护士跑上前,看了一眼,“担架,快送急救室,叫周医生。”

    很快就有人推着担架过来,护士帮着将人放在担架上,推着担架往急救室狂奔而去。

    明殊站在原地,她脸色发白,眼前有些天旋地转,可她不能倒。

    她踉跄的走到前台,抢过护士正在接的电话。

    “诶你……”

    明殊勉强笑笑,“我打个电话。”

    小护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