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第715章 老师不嫁(33)

    明殊进去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筹莫展。

    不大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家具,地上以圆形摆放着定时炸弹,红红绿绿的线依次连接,最后汇聚到中间的位置。

    定时炸弹上有数字跳动,每跳动一下就会滴的一声,那声音在房间里有回音,格外的刺人耳膜。

    数字是从一个定时炸弹跳到另外一个,再另一个……而且还是岔开的。

    也就是说,有可能第一个跳了,下一个就是第六个,毫无规律可寻。

    每一秒跳动一个数字。

    17489

    17488

    17487

    这是倒计时,还剩六个小时不到。她来之前,已经被发现五个多小时了,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是预留的十二个小时。

    这时间留得很宽裕。

    如果不是布下炸弹的人对自己很自信,那就是他并不担心警方将这炸弹拆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不管怎么拆,最后都会炸。

    这就有点刺激了。

    拆弹专家看着这毫无规律跳动的倒计时,研究半天,提出几种设定都被否认了。

    他们找不到跳动的规律,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去拆,而且这样的定时炸弹,他们也没见过。

    明殊绕着这一圈定时炸弹走,一共11枚炸弹,加上中间那枚特大号的,这个房间一共就有12枚。

    每次跳动的时候,炸弹上面的绿灯会亮起,滴声也会同时响起。

    其余的人已经退到一边,似乎刻意给她腾出一个安静的环境。

    “那个……”明殊出声,几名专家同时看向她,希望她能说出点有用的,“给我拿点吃的过来。”

    “……”

    明殊不但要了吃的,还要了一把椅子。

    众人有点不忍直视。

    这是来度假还是来拆弹的?

    在这么多炸弹的房间,她就不紧张?没有心理压力吗?即便是他们这种工作几十年的专家,都不敢做出这种事来。

    “看上去还是未成年,她行不行呀?咱们这么多老骨头都商量不出来个对策,她能行?”

    “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就是她。”

    “她?不是吧……”

    专家们小声的讨论后,又开始干自己的,他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小姑娘身上。

    而且还不确定这小姑娘是不是有真才实学。

    要不是她是老板叫来的,加上又有一个专家力挺,他们是要反对她进入这里的。

    明殊就着牛奶,小口小口的吃着曲奇饼干,视线一直盯着房间的定时炸弹。

    眼看就是半个小时过去。

    “队长,外面有人……找这位南枝同学。”有警察上来给老板报告。

    “谁?”老板略警惕。

    “那位北先生。”

    “……”他还真来了。

    老板看看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明殊,转身下了楼。

    警戒线外,被保镖簇拥的北棠被警员拦在外面,脸色看上去极其不善。

    老板是不喜欢这个人的,但他不归他们管,而且北棠也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所以他只能将不喜欢压下。

    “北先生,这里已经戒严了。”老板掀开警戒线出去,“还请北先生离开这里,不要妨碍我们警察办案。”

    “南枝呢?”北棠没有任何废话,语气低沉,“让她出来,我立马走。”

    “南枝有点事。”老板道。

    北棠周身气势一盛,“你让她待在那么危险的环境里,你什么居心?”

    想害死老子的目标吗?

    真是用心险恶的一群人!

    老板眼底闪过一缕精光,“北先生似乎对这件事很了解,不知北先生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无可奉告。”

    “北先生,你虽然不归我们管,但是你入境的时候可是签过协议的,我往上面报告,那边可能就得麻烦北先生去交涉了。”

    北棠这样的人,想要入境回国,就必须签订特殊的协议。

    “你威胁我?”北棠脸上有几分冷笑,“这件事查不到我头上,你报上去又如何?”

    他是知道里面有什么,也打算做点什么,可他不是还没来得及么?

    老板噎了一下。

    “……我请那小丫头帮个忙。”老板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北棠站得笔直,他身高本来就略高于老板,此时看向老板,老板只觉得无端的矮了一截。

    不管是气势上还是身高上。

    那感觉并不太好。

    “里面那么危险,你让她在里面帮忙?你可真好意思。”北棠语气不善,“最后说一遍,让她出来,否则我就硬闯。”

    老板猜测面前这人应该是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他也不藏着掖着,“这一片居民楼众多,地下有天然气管道,如果爆炸……”

    “那又如何?”北棠毫不留情的打断老板,“我只想保证她的安全。”

    老板道:“北先生怎么说你也是华国人,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以大局为重?”

    而且现在里面也不算危险,几个专家都在。如果真的到了最后一刻,他肯定是会让她出来,不会让她出事。

    老板身为警察,他的职责是为更多的生命负责,他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没有不对。

    但北棠不是。

    北棠眼底只有冷漠,声音却带着几分柔色,“她就是大局。”

    老板被震了一下,有些错愕和诡异,大概不明白像北棠这样的人,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北棠伸手要掀警戒线,后面的保镖蓄势待发。

    老板反映过来,赶紧拦下北棠。

    就在双方气氛紧张的时候,楼梯那边传来了声音,小姑娘被警察送下来。

    北棠手掌一转,推在老板肩膀上,老板下意识的运气,然而他还是被轻易推开,高大的身影从他身边过去。

    老板:“……”草!

    这小子吃什么长大的!

    老板也顾不上其他,追着北棠过去,北棠已经上下左右的将明殊检查了一遍。

    “小……”老板把兔崽子三个字咽回去,“祖宗,怎么样?”

    真是不知道这男人瞎担心什么劲,这小兔崽子厉害着呢!

    “十次饭啊。”明殊伸手比了比,眉眼含笑,“我要去皇天大酒店吃。”

    噗——

    老板差点气吐血,皇天大酒店一顿就要吃掉他一个月的工资,十次……他一年全白干了。而且以这小兔崽子的胃口,他的奖金都得搭进去。

    这踏马也太贵了。

    “走。”北棠脸色阴沉的搂着明殊离开。

    临走前还瞪了一眼老板。

    老板:“……”受伤的是我的钱包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