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第711章 老师不嫁(29)

    “我反正都要死,干什么要听你的?”犯罪分子赤红着眼。

    明殊想了想,“大概死得有尊严点?”

    “……”老子要打死这个蛇精病!!

    滴滴滴——

    倒计时只剩下五分钟,老板让其余人先撤,拆弹专家一个劲的摇头,但他要留到最后才能走。

    “哎,要炸了,我得走了。”明殊抱起零食就要撤,“反正我也不是警察,你说不说跟我都没关系。如果能传信,请告诉你后面的人,我叫南枝,南方的,枝叶的枝,有仇尽管冲我来。”

    犯罪分子:“……”蛇精病吧!

    “我说!”犯罪分子突然道:“我说,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照顾好我的妻女。”犯罪分子咬牙,“她们住在S市的古丽镇。”

    “没问题。”老板点头。

    犯罪分子交代很快,老板让人记下,最后时间只剩下一分钟,他赶紧让人撤。

    刚才嚷着要撤的明殊,此时却抱着零食站在一旁,完全没走的意思。

    “走啊小兔崽子。”老板怒吼。

    “又不会炸,走什么?”明殊一脸的镇定。

    “???”

    集体懵逼的看着她。

    明殊微笑,“我可是奉公守纪的好公民,怎么会干如此丧心病狂的事。”

    奉公守纪?

    你怕是要把天上的牛吹下来。

    “你没开玩笑?”老板心跳完全和倒计时同步,他手心里满是汗。

    明殊抱着零食朝着犯罪分子走过去,素白的手伸向定时炸弹,拉着其中一根线就是一拽。

    所有人都是同时瞪大眼,冷汗唰的一下爬满他们背脊。

    她动作很快,旁边的人几乎没反应过来,线已经被拽掉了。

    然而没有爆炸。

    倒计时停止在00:00:43。

    众人屏住的呼吸还没来得及放开,就见本来停止的倒计时又开始跳动。

    “不好意思,拔错了。”十分恶劣的道歉。

    众人:“……”

    犯罪分子:“……”

    明殊重新选了一根,拔掉。

    倒计时归零。

    四周陷入诡异的死寂中。

    “都说了不会炸,你们紧张什么?我看上去是那种不惜命的人?”朕还要留着命宠幸零食,哪儿能随便被炸没了。

    众人:“……”你就是!

    “你不是说你不会拆的吗?”老板回过神,冲着明殊怒吼。

    “对啊,所以我是随便选的。”明殊耸肩。

    “……”随便选的?随便……我草万一选错了呢?你的心是有多大?

    “赶紧带这小兔崽子下去。”老板心累的挥手,他现在不想看到她,“别以为你立了功就没办法处置你,功是功,过是过!”

    “哦,我要叫律师。”

    老板:“……”还知道叫律师,厉害了!

    老板后来才知道,就算明殊拔错了,那炸弹也不会炸,完全就是虚惊一场。

    拆弹专家表示他们对这个小姑娘很感兴趣,能不能让他们解剖……不是,交流一下。

    北棠带着律师给明殊交了罚款,又有老板在那边做工作,明殊很快就被放了出来。

    “我一天不看着你,你就乱来,南枝,你要逼着我将你关起来吗?”北棠揪着明殊往外走。

    “你试试看。”明殊步子一顿,凑近北棠,“看看关一下是什么下场。”

    北棠眸子微微眯起,危险的光在他眼底流转,阴沉沉的开口,“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你能拿我如何?”明殊嘚瑟,“我未成年呀。”

    就喜欢你想弄死我,又要忍着的样子。

    北棠:“……”

    草!

    去踏马的未成年!

    未成年了不起啊!

    北棠沉着脸将明殊塞进车里,刚出来的律师还没来得及上车,车子就开了出去,律师拉车门的手僵在半空。

    先生!!我还没上车呢!!

    一路上北棠都没出声,气压极低的开着车,路过一条商业街的时候,他将车停下,下去后几分钟回来,将几个袋子塞进明殊手里。

    明殊扒拉下手里的袋子,突然倾身过去吧唧一口,“好人。”

    MMP你以为亲一下就完了?

    想都别想!

    北棠转过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明殊。

    明殊抱着袋子往后面缩了缩,“你给我的……还想要回去?”

    北棠扬了扬下巴,矜持又清冷,就是不出声,也不开车。

    明殊琢磨一会儿,伸出手按在北棠脑袋上,“乖。”

    北棠:“……”

    老子让你摸老子的头了吗?是你能摸的吗?发型都给老子摁乱了!

    她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MMP……

    气得骂不出来了。

    算了,不和她计较。

    作为天才,他要有容人之心……

    于是北棠捏着明殊的手,将她往旁边一按,整个人压过去。

    “叭叭……”

    后面的车子狂按喇叭,北棠不得已松开明殊,狠狠的在她唇上咬了一下。

    “你属狗的啊!”明殊嫌弃的擦了擦。

    “属你的。”北棠冷哼。

    “不要不要不要。”明殊更嫌弃,“不要狗。”

    “……”她绝对是在骂老子,现在开车一起撞死来不来得及?

    -

    学校那边关于贴她和北棠照片的人也找到了,是一个陌生男生,说是拿了别人钱贴的。

    至于是谁,他说不清楚,因为当时交易的时候,对方戴着口罩和帽子。

    只知道是个女生。

    明殊觉得是安可可干的……

    这两天安可可和俞远关系有点紧张……也不算紧张,就是俞远不怎么理她。

    可能是上次的事,让俞远心底对安可可产生了隔阂。

    安可可却每天都来找他,态度极其真诚,俞远心底已经有些动摇。

    俞远上课需要的书落在寝室,他返回寝室取。寝室门意外的被锁住了,他拿出钥匙开门,里面的声音顿时倾泻出来。

    寝室的床上,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

    俞远只觉得脑中轰的一下炸开。

    一个小时前,她还跟自己低声下气的道歉,求他原谅。

    现在他却看到她和……裴瑾……

    虽然知道他们关系有点不正常,但俞远还是第一次撞见他们这么在一起。

    安可可似乎看到俞远站在门口,她挣扎要从裴瑾身下离开。

    “俞远……”

    裴瑾却不给她这个机会,保持着姿势,朝着门口看去。

    俞远脸色阴沉的踹了一脚门,转身离开。

    “俞远……”

    “怎么,舍不得?”裴瑾捏着安可可的下巴,“你叫,一会儿把人叫来,想让他们都看看你?”

    安可可脸色煞白,“裴瑾……去,去关门。”

    “害怕吗?”

    此时是上课时间,裴瑾并不怎么紧张,甚至是这样的情况有些兴奋,在安可可求他好一会儿,才去将门关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