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第707章 老师不嫁(25)

    老板接到明殊电话的是夜里十二点。

    老板大半夜开着他的爱车,哼哧哼哧的跑到庄园。

    庄园刷新老板对资产阶级的认知,翻着白眼感叹万恶的资产阶级。

    此时客厅只有明殊和地上被绑起来的人,以及站在四周的保镖。

    老板被地上的人吸引了注意力。

    “我不是让你别乱来吗?!”老板捂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冲着明殊吼,还故意变了音。

    她竟然真的把莫元给绑了!!

    握了个大草!

    “那绑都绑了。”

    神托马的绑都绑了!

    明殊坐在沙发上喝茶,“你捂脸干什么,他又看不见。”

    老板刚才看到莫元,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此时明殊一提醒,他才发现莫元被蒙住了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明显还在昏迷中。

    他稍稍松口气,将挡脸的手放下来。他凑近明殊,压低声音呵斥,“你这小兔崽子简直目无王法,就算你从他嘴里问出什么,到时候他上述说警方屈打成招,一切就白费了。”

    明殊放下茶杯,“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不敢冒充公职人员。”

    老板:“……”

    他是啊!!

    他有执照啊!!

    “只要你不出面,他怎么是你干的?”明殊睨着老板,“你歇了两年,脑子也歇了?”

    老板:“……”那你把老子叫过来干什么?

    不是,这不符合他们办案的正常程序,这不对,他要离开这里,他不能跟这小兔崽子同流合污。

    十几分钟后。

    老板站在远处当雕塑。

    莫元已经被弄醒了,不过还是蒙着眼,眼前什么都看不到,莫元转着脑袋,似乎在分辨自己身处的位置。

    不过比起其他人来说,莫元的表现已经很镇定了,他脸上至少没露出任何让人可以攻击的情绪来。

    能被老板盯梢那么久,都没露出马脚的人来,能被这样的场面给吓到。

    明殊翻着老板给她列的问题,并没出声,空气里只有她翻动纸张的声音。

    莫元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自然不敢贸然出声,等着对方先撑不住。

    可对方的耐性显然比他想象中的好,纸张翻动的声音消失了,片刻后想起咔嚓咔嚓的声音。

    嗯?!

    莫元在心理告诉自己要稳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那个咔嚓声消失了。

    接着大厅就是死一般的寂静,仿佛没人了一般。

    莫元喉结滚动一下,忍不住出声,“喂?”

    没人回应他,但是有人朝着他走过来,将他嘴给堵上了。

    莫元:“???”

    他听到有人压低声音道:“去通知先生,小姐睡着了。”

    WTF?

    他这儿做半天的心理建设,对方竟然睡着了?!

    大厅里渐渐有了轻微的走动声,接着是人下楼的声音,由远及近,沙发那边细微的摩擦声后,比刚才沉一些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莫元:“……”今天是遇见了什么奇葩?

    莫元撑了大半宿,也很困,他想睡觉,可对方压根不让他睡,每次在他要睡着的时候,就将他弄醒。

    -

    老板享受了一把七星级酒店待遇,他看看时间,竟然十点多了。

    老板匆匆下楼,扫一眼大厅,猛地愣住。

    女孩沐浴在阳光里,懒洋洋的靠着椅子,脚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圆润小巧的脚趾都犹如镀上一层圣洁的光。

    白色的窗纱废物,在地面划出一道阴影。

    这一刻,世界一片安静,仿佛怕惊扰了她。

    客厅不止她一个人,沙发上还坐着人,不过此时他一言不发的看着文件,连翻页都保持悄无声息。

    老板咽了咽口水。

    这两人……还真是奇怪。

    气场明明不合,可待在一块又格外的合拍。

    啪!

    女孩手边的书掉了下来,她从椅子上坐起来,男人也回头看她,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触,女孩缓缓勾唇笑起。

    有那么一瞬间,岁月静好,伊人相伴这八个字浮现在北棠脑海里。

    “咳咳……”单身狗老板以拳抵唇,打破旖旎的画面。

    明殊倒是没什么,北棠看老板的眼神就有点不善。

    老板是军人,他看人和别人不同,别人只觉得北棠身上气势惊人,很有压迫感,可他却能看到他身上煞气,那是杀过人才有的。

    他想到自己刚拿到的资料,心中微微叹口气。

    “莫元呢?”老板移开视线,问明殊。

    “不知道。”明殊摇头。

    老板惊疑,“不知道?他人哪儿去了你不知道?”

    明殊将书捡起来,从里面拿出夹着的纸,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你要的答案。”

    老板快步走过去,拿起纸一看,只见上面列好的问题下用不同的字迹写着答案,明显不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每一个问题,都有回答,而且细致无比。

    最后一页,还沾上了血迹,最下方有不连贯的签名和手指印……

    老板手抖了抖,他怎么感觉自己拿到了古时候刑讯逼供的供状呢?

    “莫元哪儿去了?”他还是比较在意这个问题,不会被这两个人给玩没了吧?

    ……还真有这个可能。

    “我起来就不见了啊。你问问他们,这些问题是他们问的,人也是他们处理的。”明殊指着不远处站成一排的保镖。

    保镖们站得笔直,个个都非常严肃,老板看看纸上狗爬的字,对上他们的脸……

    “阿森,送客。”

    北棠见老板半天不走,总算忍不住了。

    MMP大清早打扰老子和媳妇培养感情,还没完没了!

    老子不发病都对不起这人设!!

    保镖们立即上前架着老板往门外走。

    “诶……”老板挣扎,“小兔崽子,莫元重要人证,你别乱来啊!!”

    等老板的声音消失,北棠啪的一下摔了手里的东西,起身将明殊抱起,旋身坐到她刚才坐的椅子上,将她放在腿上,好一阵厮磨。

    “莫元为什么想杀你?”明殊问他。

    北棠亲着明殊耳垂,“受人指使。”

    “他的那个组织,和你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杀你?莫元潜伏这么久,却要冒着暴露的风险杀你,你觉得这话我相信吗?”

    北棠摸她脑袋,叹口气,“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他搂着明殊看窗外开得正艳的月季,“也没大仇,就是抢了几次生意而已,对方小心眼,记仇。”

    正好回来的森哥汗颜:“……”先生,您确定不是大仇吗?都火拼了还不是大仇,什么才叫大仇?世界大战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