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第696章 老师不嫁(14)

    女生们联名举报给学校。

    这么大的事,学校当然重视了。

    本来当初是老师分配错了,然而安可可并没有立即找老师调整回来,所以如今这个错就是安可可。

    据说分配的那个老师有后台,所以最后所有的处分都给了安可可。

    开除学籍。

    裴瑾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保住安可可的学籍,但是不能再住在学校,还记了大过,如果再犯一次错,就要被开除。

    明殊本来在看戏,准备随时出去背个锅,谁知道被北棠逮个正着,将她拎到办公司。

    “今天你抄不好,别想离开学校。”北棠不跟她说他们之前的事,也不说之前被人刺杀的事,而是将本子和笔给她准备好,“三百遍!”

    明殊:“……”

    北棠坐回自己位置,“好好抄。”

    让你跟我横!

    明殊:“……”

    那些年被老师支配的恐惧。

    朕的零食呢!!

    明殊在身上摸一圈,刚才看戏的时候,好像都吃得差不多,还没来得及去魔仙超市买。

    零食都没有,抄什么抄,不抄。

    办公室的老师出去上课,明殊坐了一会儿,就有老师下课回来。见明殊坐在办公室发呆,也没老师觉得奇怪,不时就有犯错的学生被叫来写检讨,都是这么一副样子。

    几个老师凑在一起聊安可的八卦。

    “现在的学生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

    “哎,现在的孩子难管教哟,特别是青云这群孩子,家里有钱,就知道胡作非为。”

    “怎么就给分到男寝去了?我看她的档案上,性别也没错呀!”

    “那个不是有后台吗?肯定是玩忽职守……”

    明殊听着这群老师八卦,视线不时落在北棠身上,他正用电脑打字,漂亮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目光紧盯着屏幕。

    老师们上完最后一节课,纷纷下班。

    很快办公室就只剩下明殊和北棠。

    “老师,我好饿。”明殊突然往桌子上一趴,“我想吃东西。”

    “抄完了?”北棠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

    明殊面前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没写。

    明殊重复,“我饿了。”

    女孩子眸光盈盈,语气软糯,听得人心尖都发软。

    北棠是有些心软的,可是一想到自己被她打了,他就硬气起来,不作不死的道:“今天你抄不完,什么都别想。”

    “抄什么?”教导主任从外面进来,看到明殊这个刺头就沉下脸,“南枝,你又犯错了?”

    “没有。”朕什么都没做。

    “北棠老师,她又干什么了?”主任完全不信明殊的话。

    “她在课上吃东西,我罚她抄错题。”北棠不咸不淡的回答。

    “那就好好抄!”教导主任拍桌子,“上课吃东西成何体统,抄好给我看,不然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现在的小兔崽子真是管不了!!”

    说完教导主任就施施然的离开。

    明殊:“……”你来干什么的?!

    北棠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明殊,但在明殊看过来的时候,他立即敛下情绪,“抄吧。”

    抄你奶奶滴熊!

    朕不抄!

    北棠接了个电话,他看向趴在桌子上的明殊道:“我一会儿回来,好好抄。别想跑,我想抓你回去,不难的。”

    最后那句话有点阴森。

    明殊恶寒一下,死变态。

    北棠离开,明殊打电话让超市老板给她送点吃的来应急,老板在电话里凶巴巴的吼不接外卖,可最后还是给她送了过来。

    “好人一生平安。”明殊毫不吝啬的给老板发好人卡。

    “哼。”老板翻白眼,“你在这儿干什么?”

    “抄题。”明殊拿下巴努了努空白的本子。

    “你?”老板很是怀疑,“你会乖乖听话?”

    没办法,谁让罚她抄题目的是北棠那个小妖精。明殊眸子一转,老板顿时警惕起来,还没做好心理建设,就听女孩子清脆的声音,“老板,好人做到底,帮我抄一下?”

    “滚!”

    老板收完钱,一扭头就走了,不带丝毫犹豫。

    老板走了一会儿,北棠回来,他手上拎了个盒子,食物的香气在办公室飘散。

    明殊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盒子。

    “吃完好好抄。”北棠将盒子放到她面前,轻轻压着顶部,似乎要等她答应才松手。

    “好啊。”明殊答应得飞快。

    北棠看明殊吃东西,一双眸子弯弯的,能看出她此时心情极好。她吃东西的时候不紧不慢,可偏偏能让人感受到她食物的喜爱。

    明殊吃完东西,意犹未尽的扒拉下盒子。

    北棠看她那样,就像是没投喂饱的小奶狗,格外的可爱,想让人将她珍藏起来。

    北棠眸光一转,道:“南枝,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明殊茫然,“什么?”

    “关于我和你。”北棠声音低沉,“你查到的东西,没有想问我的吗?”

    他这身体和她之间的恩怨,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一开始他确实想换个方式,让她接受自己。

    可是从看到她的那一刻,他就觉得那个办法行不通。

    明殊浑身软绵绵的像是没有力气往后面一靠,未语先笑,“我失忆没忘记自己的名字,没忘记自己要干什么,唯独忘了你,北棠老师,证明你并不重要。”

    北棠眸子一眯,嗓音里染上几分危险,“那对你来说,什么重要?”

    “大概没什么重要的。”

    明殊眸光放在虚空,声音轻而缥缈。

    几秒钟后,她忽而笑起来,笑容灿烂又明媚,“不过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拥有一个,属于我的,重要的东西。”

    空气忽的安静下来。

    明殊歪着头,看着北棠。

    后者眸光沉寂,眉眼低垂,不知在想什么。

    就在明殊准备起身时候,北棠忽的开口。

    “我属于你。”他蹲到明殊面前,视线和她撞上,眸底凝着认真,“我永远都属于你。之前的事,你忘了也好,以后我不会那么对你,我不想失去你。”

    北棠也分不清自己是在说台词,还是发自内心。

    可是听到她说的那句话,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如此。

    他愿意属于她,永远的,唯一的。

    “老师,我们不合适吧。”明殊笑,“你看,你是我老师,这可是禁忌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