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第681章 轻若程归(28)

    男子离开,秦玲似乎有些失望,但又有些释然。但很快她就抛弃了那些念头,现在最重要的是搞定眼下的麻烦。

    阿绿的消息比秦玲伙计们带来的更快。

    那个吃出毛病的人,是个赌徒,家里都快被他败光了。

    阿绿将人抓了起来,明殊没让秦玲去,她自己去审了一遍。

    买通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柳心悦。

    明殊让那个人明天自己想办法澄清,澄清不了,就弄死他。

    鉴于自己被抓来得神不知鬼不觉,那人哪里敢反对,连连答应一定会澄清这件事。

    柳心悦哪里干得过明殊这种反派才会用的手段,连连失策后,她也不敢再乱来,因为她的店铺开始出现问题。

    先是竞争对手恶意压价,接着是有人闹事。

    这些手段,跟她用在秦玲身上的一模一样。

    柳心悦知道是明殊干的,每次出事她都会来晃一晃,生怕她不知道是她做的一般。

    可她没证据……

    压价是竞争对手干的,闹事的也是竞争对手找的,跟明殊一点关系都没有。

    为了保全自己剩余的资产,柳心悦不敢再和明殊硬碰硬。

    镇上周大人就是土皇帝,明殊是郡主,程归是世子,他们俩个的身份压周大人好大一截,她和他们继续硬碰硬,无疑就是以卵击石。

    就在柳心悦的心烦的时候,李申那边又出事了。

    李申有钱了就在外面花天酒地,和青楼的女人厮混,结果感染了天花。

    柳心悦对此只是冷笑,那个女人是她特意安排的,现在这结果她早就料到。

    李申娘为了给李申治病,找了不少的大夫,然而这个病在医学落后的年代,治愈的可能性为零。

    但是李申知道自己感染天花后,脾气变得暴躁起来,一句话不对就动手。求医多了,李申知道自己无药可救,更加的肆无忌惮。

    没过多久李申染上赌博,整天就知道赌。

    没钱就找柳心悦,柳心悦不给他就拳打脚踢。柳心悦也试着找人保护自己,可她请了人,李申也会找人,最终她还是被打了。

    打女人这种事就算报官,也没用,只要没打死,人家不会管。

    李申一开始还只是打现银的主意,后来实在是没钱,他直接转卖柳家的地契。

    那些地契是李申当初搬进柳府,就翻了出来,自己保管着。

    “李申,你疯了,那些地契卖了,以后怎么办!!”柳心悦拽着李申,不让他走,“你把地契还给我,那是我的!”

    “什么你的,这是老子的!”李申推开柳心悦,“你不给我银子,我只能卖地契。”

    柳心悦摔在地上,赤红着眼怒吼,“李申你混蛋!你把地契还给我!!”

    “给我让开!”李申不耐烦的踹开柳心悦。

    李申拿着地契离开,柳心悦追出去,人影都看不见了。

    她不能再留在这里,她得离开……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她一定有机会再报仇。

    就在柳心悦收拾东西的时候,李申回来,还带了两个人。

    “你们干什么?”柳心悦警惕的看着他们。

    “你想去哪里?”李申脸色阴沉,他脸上已经出现皮疹,看上去很可怕,“想跑?”

    柳心悦抓着旁边的包袱往外面冲。

    “妈的,还敢跑!”李申将柳心悦拦住,狠狠的一推,“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在房间待着,哪里也不许去。”

    李申将房间门锁了起来。

    柳心悦的震惊不已,从地上爬起来,使劲拍门。

    “李申你放我出去,你个混蛋,放我出去……”她要离开这里,她一开始就应该离开这里。

    她好后悔。

    外面传来李申娘的谩骂声,各种难听的话不堪入耳,期间还夹着李花的骂声。

    柳心悦狠狠的抓着门,指尖因为用力翻起。

    柳家的家产很快就被李申败得差不多,柳心悦整天被关在屋子里,她试了好多种办法,都没逃出去。

    后来李申娘一天只给她吃一点,有时候甚至不给她吃的,饿得她没有力气逃跑。

    柳府的下人们能跑的都跑了,偌大的柳府空荡荡犹如没有住人。

    “砰!”

    房门突然被踹开,阳光倾泻进来,柳心悦被刺得眼泪刷刷的往下掉,她看到有人进来了。

    “就是她,怎么样,这可是柳府的千金小姐,看这皮肤,这身段,打扮一下,绝对不差。”

    李申谄媚的声音响起。

    柳心悦心头狂跳,眼睛逐渐适应光线。

    她看到李申岣嵝着腰,站在一个大汉面前,而那大汉正用打量商品的目光打量她。

    “这一个可不够抵你欠下的债。”大汉冷哼。

    李申又慌忙从袖子里掏出两张地契,他似乎只想给一张,却一把被大汉抢了过,“这还差不多。”

    “李申……你干了是什么?”柳心悦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扑向李申,抓着他胳膊往死里掐,“你干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

    大汉将地契交给身后的人,冷笑道:“他把你卖了,请吧柳大姑娘。”

    “不……”

    “带走。”

    柳心悦被人从李申身边拖走,李申一直陪着笑,看都没看柳心悦一眼,对于她的骂声,也充耳不闻。

    “李申你不得好死!”

    柳心悦被塞进破旧的马车,她被强迫性的灌了一碗水,意识渐渐远去。

    明殊听闻李申将人给卖了,还特意去找过。可惜她再也没见过柳心悦,但是仇恨值一直没满,她也找不到人,她只能怀疑,是程归将人给弄死了。

    偏偏程归装得一脸的无辜。

    一问三不知。

    李申后来将柳府的宅子都败光了,他的病也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李申娘和李花都害怕李申传染他们,就那么扔着他不管不问。

    最后李申死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还是村长看不过去,强行让李申娘去收拾,李申娘觉得自己还没享几天福,到手的荣华富贵就没了,很不甘心,所以以前对李申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怨恨。

    村长让她收尸,她将人弄到乱葬岗一扔就算了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恶事做错了,回来的路上摔了,直接把眼睛摔瞎了。

    李花断了胳膊,李申娘瞎了眼,两母女整天争吵不断,日子过得凄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