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第679章 轻若程归(26)

    李申娘和李花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柳心悦坐在正厅喝茶,李申娘见她那样,顿时来气,“看到小花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来帮帮忙,你是死的吗?”

    柳心悦放下茶杯,目光扫向李申娘。

    李申娘莫名的觉得柳心悦有些古怪,但想着现在柳家是他儿子,胆子立即大起来,“看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你儿子刚才领了个女人回来。”柳心悦冷冷的来了一句,“现在正在房间快活。”

    “领个女人怎么了?”李申娘本来就一肚子火,此时更显尖酸刻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都不让我儿子进你房门,我儿子找别的女人怎么了?”

    柳心悦没再说话,起身离开正厅。

    李花只是断了胳膊,这哪里够,她会让这群吸血鬼知道柳家的钱不是那么好花的。

    还有柳轻……

    一个都不会放过。

    -

    明殊身为郡主,却仗势欺人的流言在镇子里流传,明殊也不客气,就坐实这个传闻。

    霸气的从一个奸商手里拿到一座酒楼。

    秦玲没想到明殊不是说着玩儿的,她被赶鸭子上架,好在酒楼明殊并不怎么出面,似乎知道自己名声不好,不想影响到酒楼。

    秦玲也不是很懂她的脑回路。

    这个酒楼之前也是个酒楼,需要置办的东西不多,但秦玲想着,都被赶鸭子上架了,要做就做好,于是跟明殊又借了一笔钱,将酒楼重新归置一番。

    结合现代和古代的风格,不像之前那么规整死板,随性中透着舒服,让人进来就是眼前一亮。

    都归置好了,又有一个难题摆在秦玲面前,她不知道问谁,只能找明殊商量。

    “轻轻,你说我们怎么营业比较合适?”

    “不知道。”

    “……”

    问错人了,她就知道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跟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也是苦了程公子。

    “奇怪,程公子去哪儿?”来这么久都没见到程归,秦玲有些诧异,之前每次来,不过半柱香,程归就会出现,生怕她拐跑明殊似的。

    “不知道。”明殊没什么精神,缩在椅子上打哈欠,看上去像一只慵懒的猫儿。

    秦玲气馁,“酒楼那么大,我一个人做吃的话,根本忙不过来,但是大厨也招不到……”

    她嘀嘀咕咕的念着,这些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才知道麻烦,她也不求明殊能给她意见,就听她念念也好。

    “忙不过来就限制数量。”明殊突然出声,“你别往低处看,往高处看,想吃你家的菜,得排几天队预约那种。”

    她声音软绵绵的,可说出来的话,却让秦玲哭笑不得。

    “这能有人来吗?”她又不是什么名厨,还限制,限制了她这酒楼估计是开不下去了。

    “为什么没有?”明殊道:“你做的东西很好吃。”

    她顿了顿,“能被我夸好吃的不多。”

    大多数东西在她这里就是,能吃,能填肚子,并不美味。

    她虽然需要东西填饱肚子,可她也喜欢美味的食物,这样吃起来心情更愉悦。

    能让自己高兴一点,为什么不喜欢呢?

    就像……

    明殊突然坐了起来,吓秦玲一跳,“轻轻怎么了?”

    “按我说的做,不会害你,自信一点,你做的东西很好吃。”明殊语速略快,“一会儿让阿喜送你回去,我出去一趟。”

    秦玲看着明殊火烧屁股一般离开,有点莫名其妙。

    这是怎么了?

    -

    明殊走出镇子,隔着老远就看到地平线那边火红的队伍,犹如燃烧的火焰。

    马蹄声渐行渐近。

    白衣公子勒马驻足,翻身而下,小跑至明殊面前,“轻轻,你怎么来了?”

    明殊突然伸出手,张开双臂。

    程归有点懵,这是什么意思?

    他手在空中比划一下,最终将人抱住,“怎么了这是?才一会儿没见,就想我了?”

    没什么想不想,就是突然想抱抱他。

    有些东西,她还是得去面对。

    即便知道他来者不善……

    “我以为你给我带好吃的了。”明殊说。

    程归蹭明殊的脸,“我很好吃,轻轻要不要试试?”

    “油炸?”

    “轻轻,我死了,你可得守寡呀!”MMP他是用来油炸的吗!

    老子的刀呢!

    “没关系,我们可以从胳膊开始,这样……”

    程归脸色黑了黑,赶紧打断她,“我让人从京城带了一些吃的,不过都是能保存长一点的。”

    “真的?”明殊眸子发亮。

    “骗你做什么。”程归笑,“好了,我们回家吧。”

    总算不用被油炸了。

    程归将明殊抱起来,放到马上,他翻身上马,从后面抱住她。

    “京城那边怎么说?”

    程归沉默一会儿,“我把兵符交了,你的那一半也交了,轻轻你会怪我吗?”

    明殊懂了,这是用兵符换来的,不然陛下不会让一个拥有兵符的人在这里。

    鲁公公以为兵符是陛下给的,可一个皇帝,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外人?

    程归指不定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才拿到的。

    “兵符又不能吃。”

    程归笑道:“回家吃饭。”

    明殊低低的应了声,在程归看不见的角度缓缓笑开,眸光里尽是柔和的暖光。

    程归带着大批聘礼回来,光是队伍就是长龙,望不见尽头。

    这个消息传到柳心悦耳中,无疑就是一根刺。

    柳心悦看着面前的一家子人,只觉得恶心不已。

    “要是能嫁给他,那得多幸福。”李花已经可以下地,但胳膊使不上力,听大夫说,这辈子估计能拿东西已经不错了,“娘,我想嫁给他!!”

    “呵……”柳心悦忍不住冷笑。

    就凭她?

    “你笑什么!”李花怒吼,“娘,她笑话我!!”

    “也不看看你什么姿色,人家能看上你?”柳心悦言语刻薄。

    “啪!”

    旁边的李申娘一巴掌扇过去,“你个小贱蹄子,怎么说话的,小花哪里不好了?”

    柳心悦被那一巴掌打懵了。

    “你敢打我?

    柳心悦当场要扇回去。

    “儿子,儿子你快看你媳妇,这是要对我这个长辈动手啊!!”

    李申娘大叫,正巧这个时候李申进来,他一把抓住柳心悦。

    柳心悦被一家子人围着,没讨到好,反而被打了两巴掌,最终不欢而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