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第678章 轻若程归(25)

    “没天理了啊!我可怜的女儿,呜呜呜……大家快来看看啊……”

    明殊一大早就被哭丧般的吵闹声吵醒。

    她起身出去,顺手从阿喜送来的早餐中拿了一个馒头,慢悠悠的晃到府外。

    程归站在台阶上,侍卫一字排开,拦在门前。

    而在大门前,李申娘带着李花,嚎得震天响。

    街上已经有百姓围了过来,对着李申娘和李花指指点点。

    李花脸色苍白的躺在一副担架上,胳膊被绷带固定住了,看上去是断了。

    明殊微微挑眉,几步走出大门,站到程归旁边。

    程归见她出来,“吵到你了?”

    明殊咬一口馒头,含糊的问一声,“大清早的,干什么呢?”

    “娘,就是她,是她……”李花声音凄厉,“就是她弄断我胳膊的,娘,我好痛。”

    “好啊,别以为你是郡主我就怕你,你把我女儿弄成这个样子,必须给个说法,不然我跟你没完。”

    程归有些诧异,他以为这两个人是来无理取闹的,怎么又和她扯上关系了。

    片刻后又喜上眉梢。

    她不会无缘无故针对人,肯定是给他出气的。

    还说不喜欢老子,口是心非!

    后者慢慢的咬着馒头,半晌才道:“怎么跟我没完?去告御状?”

    李申娘往地上一坐,开始嚎:“哎哟,大家来看看,她把我女儿的手弄成这样,还如此仗势欺人,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四周的百姓讨论声大了起来。

    “这怎么回事啊?”

    “好像是她将人家姑娘的手给打断了……”

    “哎,她现在可是郡主。”

    “郡主怎么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她是郡主就能打人了?”

    “以前是柳家的二姑娘,现在突然被封了郡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郡主……”

    有百姓这些议论声,李申娘嚎得更起劲,“郡主打死人了,快来看看呀……”

    面对李申娘的哀嚎,明殊面不改色的微笑,“就算你去告了又能怎么样,又没打死她,皇帝能杀了我?”

    李申娘嚎:“大家听听,她说的都是什么话!!欺负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

    明殊走下台阶,侍卫让开一条路,她弯腰和李申娘对视。

    女子笑颜如花,眸底似有温柔缱倦的微波。

    四周的光都变得柔和下来,将她包裹在其中。

    “谁让她碰不该碰的呢。”明殊声音压得很低,却满是笑意,“她活该。”

    碰了不该碰的……

    李申娘下意识的看向站在台阶上,犹如神邸的男人。

    “你个毒妇!”李申娘回过神扬手要打明殊,“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我女儿以后可怎么办!!”

    不管因为什么,她女儿都不能这么白白的受罪。

    明殊轻巧的退到侍卫后面。

    李花两只胳膊似乎都断了,但明殊记得自己并没有弄得这么严重,所以现在这情况……

    忽的,她瞥见人群中的柳心悦。

    柳心悦身子一晃,隐在人群中。

    “没王法了!我不活了,我不活了,郡主打人还有理了。”

    李申娘嚎的内容大多数都是重复,没什么新意。

    “要我给你准备白绫还是毒药?”明殊更加的气定神闲,嘴角勾着浅浅的笑,“保证你一点痛苦都感觉不到。”

    李申娘像是被人扼住喉咙,一个字都嚎不出来了。

    她这反应……

    怎么跟她想不一样呢?

    “你也知道我是郡主。”明殊继续道:“教训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吗?我看她不顺眼,就想打她,不行吗?劝大家以后看着我绕着走,指不定哪天我就看你们不顺眼了呢?”

    谁让她作死去碰她的小妖精。

    换成以前……

    明殊笑容猛然灿烂,像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

    可细看之下,就会发现那漾着涟漪的眸底满是森寒的冷意,被笑意掩盖,冲散,最会归于虚无,恍若从未出现。

    围观百姓被明殊最后那几句话吓到,纷纷后退几步。

    周大人这个时候赶走,问了怎么回事后,让人先把李申娘和李花带走,但李申娘赖在地上不走。

    周大人没办法,问李申娘要怎么样。

    “让他娶我们小花!”李申娘指着程归大言不惭。

    周大人吓得差点跪下去,这女人疯了吧?

    知道那是谁吗?

    程家的公子!!

    太子爷见到他都得礼让三分!

    四周的百姓也都安静下来,这事怎么有点不对呢?就算是郡主打的人……也不应该让旁人来娶她女儿啊?

    “我听说这位程公子和郡主有婚约,陛下亲赐的。”

    “真的假的?”

    “我有个亲戚在柳府当差,当时亲耳听见的。而且他们走得这么近,要是没有婚约,能这么干?”

    “你说她为什么不回京城去呢?好不容易有了荣华富贵,却还待在这里……”

    这谁知道。

    当初镇上都传遍了,以为这位遗失在外的郡主会回京城去享福,谁知道过了这么久,她丝毫没走的意思。

    气氛有些怪异,大家都不敢大声讲话。

    “你怎么不说你想她当皇后呢?”明殊打破这诡异的气氛,话音忽的一转,“程公子,你娶吗?”

    “轻轻,抗旨是要杀头的。”程归道:“除了你,我不会娶任何人。”

    MMP飞来横祸。

    “周大人,把她们弄走。”程归不想看到这两个人,吩咐周大人,“这件事交给你处理,处理不好,别来见我。”

    周大人冷汗连连,“是是,下官一定处理好。”

    “别生气了,我们进去。”程归搂住明殊的肩,带着她往府里走。

    “你们想干什么,杀人了啊……放开我,放开我,你们不能这么做,你们必须负责,我可怜的女儿……“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弱。

    直到完全听不见。

    “轻轻,你为什么要去打人?”程归忽的开口。

    “看她不爽。”

    “是不是因为她摸了我?”程归问:“你在乎我对不对?”

    明殊扭开头,“没有的事。”

    “其实她也不算碰到我,就擦了一下,你别气。”程归像是没听到明殊的话,“以后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绝对不给别人摸一下。”

    明殊:“……”谁生气了?小妖精到底脑补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