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第677章 轻若程归(24)

    “他这叫用心不良。”明殊嗤笑。

    “噗,轻轻我发现你很别扭。”秦玲掩唇轻笑。

    每次她提及程公子似乎都非常不待见,可表现出来的又是另外一个样子,这别扭的不是一星半点。

    “没有。”明殊否认。

    “我都没说你别扭什么,你就否认,轻轻……”

    “吃你东西!”

    “哈哈哈……”

    秦玲跟明殊说她要开店的事,明殊问她开什么店,她说要开胭脂店。穿越来之前,秦玲就是做化妆品有关的行业,她第一个想到也是这个。

    “你开酒楼比较好。”明殊否认了她的开胭脂店的提议,“胭脂这种东西面向的是女子,但酒楼面向的是所有人,等以后出名了,开遍天下。”

    “轻轻……你是为了方便自己吧?”秦玲很不客气的拆台。

    明殊正经脸,“民以食为天。”

    秦玲捂唇笑,每次看她这么一本正经的说着谎话就觉得挺可爱。

    “酒楼前期投入的银子太多,我拿不出来这么多银子。”秦玲叹口气,“而且我那点手艺,哪里能开酒楼。”

    还开遍天下,她不亏本就应该很厉害了。

    “我有钱呀。”明殊笑,“皇帝赏了不少东西给我,你想开,我可以投钱,等你赚了,再还给我。”

    明殊没直接说给,因为女主的自尊心都很强。

    秦玲听到要还,果然反应不大,反而问出自己早就想问的问题,“轻轻,你不回京城吗?”

    “京城没有你,我去干什么。”

    秦玲:“……”

    虽然对面的是个女孩子,可听见这句话,她竟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她这是被一个女孩子给撩了?

    “吃不到你做的饭,人生都没有意义了。”明殊继续道。

    “……”感动不过一秒。

    她得感谢自己的厨艺不错?

    “但是我的厨艺不行吧?”

    “相信我,你要是不行,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行了!”女主啊,随便捡个人都能捡到皇子公主的存在。

    秦玲很怀疑明殊在诓自己,她自己吃自己做的东西,也不觉得有多好吃……

    “就这么定了!”明殊拍案。

    “哎,我……”我还没同意呢。

    “一会儿我去看看哪里比较合适,给你租下来。”

    秦玲晕乎乎的跟着明殊下楼,程归在店门等着她们。夕阳西下,晚霞绚丽,白衣公子像是浑身冒着金光的仙人,往那儿一站,整条街道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但是白衣公子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明殊一出来,他就走了上来,将一张手帕塞给她,然后将手递过去,“快给我擦擦,恶心到我了。”

    明殊看他手上干干净净的,就是皮肤有些红,“又发什么疯?”

    阿喜代替程归回答:“刚才公子遇见一姑娘,那姑娘非得往公子身上扑,公子手不小心被碰到了,都擦了一路,轻轻姑娘给公子擦擦吧,不然公子非得把手给擦破皮不可。”

    “摸一下又不少块肉。”明殊拿着帕子,往他手背上拂了拂,转而问:“谁摸的?”

    程归皱眉,“不认识。”

    阿喜道:“是李申家的妹妹,好像叫什么李花。胆子也是大,公子说和轻轻姑娘婚期将近,不易见血……”

    程归看阿喜一眼,阿喜顿时噤声。

    明殊知道程归不是什么好东西,并不在意他做什么。

    不过李申家……妹妹?

    明殊捏着程归的手仔细擦了擦,“你们送秦玲回去。”

    “是。”

    阿喜让秦玲上了马车,亲自送秦玲回云里村。

    “再擦擦。”程归不依不饶。

    “干净了。”

    “没有。”

    “……”

    明殊捧着他手亲了一下,“好了吧?”

    “媳妇再亲一下。”

    “滚。”

    “有人摸我!”

    “嗯,没给钱,下次让我看到,我会要钱的,不能白摸。”

    “……”MMP老子被摸了啊!你不吃醋吗?!

    -

    李花最近在柳府作威作福,吃的穿的都要用好的,李申娘还将柳心悦不少东西都抢过来给了李花。

    但到底不是打小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即便穿着绫罗绸缎,戴着金银首饰,也免不了她那村姑的作风。

    “娘,这个好吃。”

    “好吃多吃点,又没人跟你抢,慢点吃。”李申娘不断的给李花夹菜。

    柳心悦看着李花那吃相,就吃不下东西。

    “吃没吃相。”柳心悦啪的一下放下筷子。

    “怎么说话!”李申娘顿时恼了,“你是嫌弃她还是怎么的?李申,你看你这媳妇……”

    眼看又要吵起来,柳心悦心烦的起身,直接出了饭厅。

    “她不吃我们吃。”李申娘哼一声,“你这媳妇就得好好压压,现在还耍什么小姐脾气。”

    李申没吭声。

    李申娘骂骂咧咧的吃完饭。

    等李申走了,李花拉着李申娘犯花痴,“娘,今天我又看到那个公子了,可好看了,我还摸到他手了。”

    “你说的到底是谁啊?”李申娘不知道李花说的是谁,“把你迷成这样子,是哪家的公子?娘给你说去!”

    李花喜滋滋的道:“他住在镇子上的白宅里。”

    “白宅?”李申娘想了想,“是不是镇子最东边的那个白宅?”

    “嗯嗯。”李花点头,“就是那儿。”

    李申娘嘀咕一声,“难道是白家的公子?”

    转而李申娘保证,“白家这两年都败落了,咱们现在是柳家的人,想必白家不会拒绝。放心,娘找媒婆给你说亲去。”

    “谢谢娘。”

    “好了好了,看你这一身,赶紧回去洗洗。”

    李花不但花痴,还有点蠢,不然也不会不记得当初程归是跟着县太爷来的,镇上关于他的传闻也不少,可李花压根不关注那些,只知道程归很好看。

    李花心花怒放的回到自己房间,她仿佛看到自己和那个好看的公子拜堂,再……

    “哎呀,好害羞啊。”李花满脸的娇羞。

    “害羞什么?”清脆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李花反应慢半拍,几秒钟后才大喝一声,“谁?”

    窗户边站着一个人,她的影子投在地面,被拉伸得犹如细竹竿。

    冷风从窗外吹进来,莫名的阴森诡异。

    李花听那声要问:“你哪只手碰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