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第676章 轻若程归(23)

    “所以说,我回京也不见得有好日子过。”明殊总结。

    朝堂局势瞬息万变,她这次走的是田园风,轻松愉快,为什么要想不开去走权谋风。

    朕又不是傻叽,简单模式非得提到困难模式。

    明殊突然凑近程归,她笑容灿烂,“你想娶我,只有一个选择,留下来。”

    京城是荣华富贵,权势滔天,翻手云覆手雨。

    这里只有小葱拌豆腐。

    是个人都不会选择留下来。

    “我留下来你就嫁是吧?”程归却没半点迟疑。

    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只有眼前这个人,才是他想要的。

    “嗯。”

    “好。”程归当着明殊的面叫来阿绿,“你回京一趟,让人把聘礼送来。”

    至于怎么跟程家人交代,程归就没当着明殊的面说。

    “程家就你一个儿子,他们舍得?”

    “媳妇重要。”程归道。

    明殊咂舌,“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一定会打死你。”

    程归眉梢微抬,“幸好,我是你相公。”

    “还没成亲呢,程公子注意影响,别乱叫。”

    “迟早的事。”程归低笑,“再说,之前在柳府,可有不少人都知道你和我过夜。”

    明殊镇定的回:“我现在身为郡主,养个面首怎么了?”

    “是是是,郡主大人,养个面首很正常。”程归附和,他俯身凝视明殊,眼底有冷意渗出,“但是郡主大人如果敢养别的,那就别怪我了。”

    “呵……”

    程归:“……”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老子说正经的!刀都准备好了!

    “你去哪儿,我跟你说,你别没事就往秦家跑,秦家有什么好的……”

    程归追着明殊出去。

    明殊现在不住在柳府,而是住在镇里,所以到秦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几个小的蹲在门口,犹如被霜打了的茄子,焉焉的。

    “坐这儿等什么呢?”明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年纪稍微大点的女孩儿抬头,随后眸子一亮,“姐姐,你来了。”

    “你姐呢?”

    “不知道,姐姐三天没回来了,爹和娘都出去找了,爹娘让我们不许乱跑。”

    “……”厨娘不见了!!

    那朕吃什么?!

    “你们吃饭了吗?”

    几个小萝卜齐刷刷的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明殊。

    明殊附和,“我也没吃。”

    专门来找厨娘吃饭的。

    小萝卜:“……”

    明殊和他们大眼瞪小眼一会儿。

    最终带着几个小萝卜进去,阿绿回了京,但阿喜还在,做点饭不成问题。

    程归站在院子里不愿意坐,毕竟秦家的东西看着就和他纨绔公子的身份不搭。

    直到后面的侍卫给程归搬来椅子,他才施施然的坐下去。

    吃完饭,秦母和秦父正好回来,见这么多人在院子里,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见明殊被几个小萝卜围着,才微微松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松下去,又提了起来。

    现在的明殊可不是柳家二姑娘,是郡主……

    他们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县官,哪里见过郡主。

    更何况这院子里还坐着一个白衣公子,听闻是京城里的世子。

    秦母秦父赶紧上前将几个小的拉开,“郡……郡主,您,您怎么来了?”

    “找秦玲啊。”明殊随意道:“她去哪儿了?”

    说到自家孩子,秦母秦父神情就是一暗,“前天那孩子说要上山去采药,昨天没回来,我们也没在意,她有时候会在山上过一夜,但今天还没回来,这以前可从来没发生过。”

    “都找了吗?”

    “找了,去山上找了,常去的几个地方都找了,没找到人。村里也没人见过,这要是在山上遇见什么危险……”秦母哀哀切切的哭起来。

    和谐号你说,我厨娘是不是又被男主拐跑了!!

    【宿主知道就行,何必说出来给自己添堵。】宿主对厨娘那是很看重,知道被拐跑了,还不得被气死。

    朕就知道!!

    男主就是想拆散朕和厨娘。

    太阴险了。

    -

    秦玲这一失踪,就是十多天,不过回来的时候全须全尾,没少胳膊少腿儿。

    但是秦玲回来后,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她将采来的草药卖完,刚走出殿门,就被人给堵住了,“秦玲。”

    “柳姑娘?”秦玲回神,见自己站在中间,赶紧道歉,“对不起……挡你路了。”

    “我听说你打算在镇上开一家店?”柳心悦没有进去,反问出言询问。

    “额……”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啊,她刚和东家谈了谈租金,她怎么就知道了?“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问问。”

    柳心悦错身进入后面的店铺。

    秦玲有点莫名其妙,这个柳心悦……最近越来越怪。

    “秦玲。”

    秦玲抬头往旁边的楼上看去,她赶紧拍拍脸,朝着那边走过去。

    “轻轻。”

    “最近心不在焉的,思春呢?外面有相好的了?”明殊给她倒杯水。

    秦玲正喝水,闻言,一口水全喷了出来,脸色涨得通红。

    “轻轻,你瞎说什么。”

    “我瞎说你反应这么大?”

    “没有的事。”秦玲垂下头,转移话题,“你最近和程公子怎么样了?”

    “能怎样,圣旨都下了。”明殊说得随意,可细听,那里面明显饱含笑意。

    “程公子对你还是不错的,之前还特意向我打听你……”秦玲可能发觉自己失言,赶紧补救,“他和那些纨绔不一样,轻轻和他在一起很配。”

    “打听我什么?”

    秦玲掩饰的笑一声,“没什么。”

    “你被他收买了?”

    秦玲摆手摇头,“没有没有……”

    明殊眸光定定的瞧着他,秦玲说不下去,每次被她这么看着,总有一种压迫感。

    “还记得灯会那天吗?”秦玲只得道:“灯会头一天,大半夜的,他跑来敲我家大门,非得让我告诉他,你喜欢什么,我不说他就一直在我家大门外站着……所以……”

    “所以你就出卖我?”难怪小妖精突然开了窍,感情这有个叛徒啊!

    秦玲挠挠头,“我觉得程公子是真心对你好的,不然他想讨好你,完全可以派人来问我,何必跟我家大门外站那么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