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第675章 轻若程归(22)

    柳父死亡一案,虽然有证人,证明明殊是第一嫌疑人,但是鉴于明殊现在的身份,周大人不敢随便定罪,让人好好审。

    结果确定凶手是柳府的一个丫鬟。

    当然这个丫鬟多半是顶罪,真正的凶手肯定不是她。

    周大人也没审下去的意思,就这么草草结了案。

    柳父一死,李申就找上门,以柳心悦未婚夫的身份,要帮柳心悦的忙。

    态度端得十分虔诚,任由柳心悦发泄打骂。

    这落在村民眼里,那就是柳心悦无理取闹,不知好歹。

    柳心悦想将人赶出去,可李申拉着父老乡亲,说自己是柳父认可的女婿,不能因为柳父不在了悔婚。

    柳心悦气得不轻,却也拿李申这种无赖毫无办法。

    李申强行住进柳府,柳心悦想以柳父刚死为由推迟婚期。

    李申哪能如她的愿,柳心悦打不过李申,李申家里那群奇葩亲戚也跟着逼她,虽然最后没有成亲,但李申和他的家人都住进了柳府。

    柳心悦是想逃的,可是柳府这么多家产,她要是逃了,不是便宜李申了?而且她身上也没多少钱,逃了之后又能怎么样?

    “大姑娘,李申娘要西院。”丫鬟站在柳心悦旁边瑟瑟发抖,最近柳心悦情绪不稳,经常发脾气。

    “那是我娘的房间,她也敢要?”西院是除了柳父住处之外最好的一个院子,因为是她娘以前住的,一直没住人。

    “李家人太过分了。”丫鬟愤愤不平,“完全把柳府当他们的房子,大姑娘,您想想办法吧。”

    现在柳府的下人都有些怕那群人,他们在柳府也算过得不错。

    自从李家人住进来,下人的日子都难过起来,指使他们做这儿做那儿的,如果是主人家就算了,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偏偏他们不是。

    如果不是因为签的死契,他们都不想干了。

    “大姑娘,李申娘要搬进西院,我们拦不住。”小厮匆匆的跑来,脸上还带着一个巴掌印,显然是被打的。

    柳心悦心头怒火一盛,带着人去西院。

    “娘,你看我戴这个好看不?”

    “好看好看,我闺女要是打扮打扮,那肯定比那个柳心悦好看。”

    “娘,您看好多呢,这柳府真是有钱,置办这么多的首饰。”

    “这有什么,以后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柳心悦听到这里,只觉得一口恶气赌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怎么会有如此无耻之人。

    她几步走进房间,“谁让你们进来的。”

    房间的人吓一跳,李申娘最先回过神,“哎,儿媳妇,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你们柳府可是富贵人家,怎么这么没规矩。”

    一个无赖跟她讲规矩?

    “谁让你们进这里的,都给我出去!”柳心悦指着门口。

    李申娘阴阳怪气的笑起来,“哎哟,瞧你这话说的,这柳府现在是我儿子的,我这个当娘的,要进哪里,还需要你同意?”

    “你儿子的?”柳心悦咬牙切齿,“这是柳府,这是我家!”

    “你嫁给我儿子,就姓李,这里当然是我儿子的。”

    “就是就是,嫂子,你别这么小气,不就是点首饰,你还缺这点?”李申娘旁边的姑娘帮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程归遇见的那个麻雀斑姑娘。

    “我和他还没成亲。”

    “虽然没成亲,但是你们有夫妻之实了,那还不是一家。”李申娘理直气壮。

    柳心悦气得浑身发抖,她上前拽着李申娘往外拖,“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你凭什么打我娘……”

    三个女人扭打成一团,下人们不敢上前,面面相觑的看着。

    柳心悦一个人打不过李申娘和李申妹,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直到李申听到动静过来,将三人分开。

    柳心悦内心崩溃,坐在地上哭。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

    李申还是挺喜欢柳心悦这个貌美如花的媳妇,说了李申娘和李审妹两句,但西院最后还是他做主,给了李申娘。

    -

    “你什么时候跟我回京?”

    程归问了不下百次。

    “我还有事没做完。”明殊每次都是这个说词。

    “什么事,我可以帮你。”

    帮?

    让你帮忙弄死朕的零食兑换券?

    “你想回去自己回去,我不回去。”这里多好啊,吃喝不愁。

    “你现在是郡主,怎么能不回去。”程归诱惑,“镇国将军府已经翻修,等你回去就能住,京城好吃的,可比这里多多了。”

    不回去老子跟谁成亲去?

    MMP这穷乡僻壤有什么好的!!

    明殊有些动摇,但为了仇恨值,她还坚定下来。

    仇恨值在哪儿,朕就在哪儿,就是这么敬业。

    程归劝说无果,烦躁的走来走去。

    “诶,别晃了,眼花。”晃得头晕。

    程归坐到明殊对面,他给自己倒杯茶,“你为什么不问镇国将军的事?”

    从这件事发生到现在,她就没问过关于镇国将军的任何事。

    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吗?

    对明殊来说,这些事无关紧要,她没必要为自己的脑容量增加负荷。

    但是她瞅一眼程归很想找点话说的样子,配合的问:“镇国将军怎么回事?”

    程归觉得自己总算有用武之地,他咳嗽一声,开始娓娓道来。

    “你父亲是镇国将军,当年镇守边关,结识敌国一位小郡主,互生情愫。你父亲战功赫赫,是不少人的眼中钉,有人……诬陷镇国将军通敌叛国,证据直接呈到陛下面前。”

    “镇国将军被判了罪,满门抄斩。当时你母亲怀着你已经快临盆,被镇国将军送走,但是生下你后,你母亲便将你留下,带着人回京去救镇国将军。”

    “可惜……”

    程归喝一口茶。

    “最后都死了,而你,也下落不明。”

    “不久前,有旧臣为镇国将军翻案,当年的事真相大白,陛下追封镇国将军,重建陵墓。而你是镇国将军唯一的骨肉。”

    末了,程归问:“知道鲁公公为什么不想让你回京吗?”

    “兵符?”

    “嗯。”程归点头,“当年只从镇国将军身上搜出半块兵符,还有一半下落不明,想来是你母亲将它放在你身上了,期盼有一天真相大白,能证明你的身份。”

    威武军是镇国将军在世时组建的一支神兵,就算是一半的兵符,也非常诱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