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第674章 轻若程归(21)

    “我真的是……”柳心悦悲喜交集,手都在发颤,“我怎么会是……不可能,我是柳府的姑娘,怎么会……我爹,我娘,他……他们是我的父母。”

    明殊被柳心悦演技折服。

    这演技,导演都要给她奖励鸡腿了。

    “心悦姑娘,你手上有信物,这一点是绝不会错的,”鲁公公道:“你就是镇国将军唯一的骨肉。”

    “可是我……”柳心悦看看地上的尸体,“我爹他……”

    “柳老爷虽然不是你生父,但也养你这么多年,这件事一定会水落石出,周大人不会放过凶手,就算有人包庇也不行。心悦姑娘,接旨吧,接了旨您就是郡主。”

    鲁公公没说出来的话是,郡主的身份,和程归世子的身份是对等的。就算程家现在权倾朝野,可镇国将军的女儿刚找回来,岂能让程归乱来?

    柳心悦像是在做思想斗争,良久才柔柔弱弱的跪了下去。

    鲁公公满意的点头,接过后面太监捧着的圣旨,展开宣读。

    “奉天承运,昔镇国将军蒙冤……”

    明殊早就猜到程归手上可能没有圣旨,不然他也不会什么都不做的在柳府住下。

    “……朕心深感内疚,故特封镇国将军之女明慧郡主,钦此。”

    鲁公公念完,看向柳心悦,“心悦姑娘,谢恩吧。”

    柳心悦手心全是汗,马上她就是郡主了……

    “慢着。”

    柳心悦心头一跳,朝着那边看过去,白衣公子面如冠玉,“鲁公公,这郡主是谁,还不一定呢。”

    “程世子,你这是何意?”鲁公公冷笑,“信物都在此,会有错?”

    程归拍拍手,院外响起整齐的脚步声,身穿铠甲的军队从外面进来。

    “世子。”

    鲁公公气得脸色狰狞,“程世子,你竟然私调威武军。”

    “怎么叫私调呢?威武军本来就是镇国将军组建的,现在他们只是来迎接镇国将军的千金。”程归似笑非笑,“别忘了,威武军的兵符,还差一半呢。”

    鲁公公捏紧手中的信物。

    那就是兵符。

    程归伸手,一个将领将明黄的圣旨递上,“我这儿还一份圣旨,不如鲁公公也听听?”

    柳心悦心底升出不好的预感,可现在这场面,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

    这些人的身份地位……她太渺小了。

    鲁公公咬牙,跪了下去。

    刚刚起来的人,又齐刷刷的跪下去。

    程归展开圣旨,他并没有看明殊,直接开始念。

    “奉天承运,昔镇国将军蒙冤……”程归念的那份和鲁公公那份差不多,唯一的差别是最后,“……朕心深感内疚,故特封镇国将军之女柳轻为明慧郡主,钦此。”

    多了一个名字。

    可差别却是天南地北。

    “程世子,她可没信物!”鲁公公怒喝。

    “谁说我没有?”明殊翘着腿,微笑的看向鲁公公,“你手上的信物,确定是真的吗?”

    鲁公公一惊。

    他仔细翻看手中的信物,看上去没什么问题,难道会是假的?

    “正巧,威武军的钱将军也来了,兵符是真是假,钱将军一定能认出来。”程归从袖子里摸出一枚月牙形的兵符,一点也不怀疑明殊说的话,“鲁公公,对比一下?”

    鲁公公整个人都哆嗦了,“陛下……竟然将威武军的兵符交给了你!”

    “承蒙陛下厚爱。”程归微微抬眉,“鲁公公,请吧。”

    鲁公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看上去惨白惨白的。

    钱将军已经出列,他从程归手中接过兵符,又看向鲁公公。

    鲁公公心中百转千回,最终将手中的兵符递了过去。

    明殊没想到这信物还能玩出新花样,也是厉害。

    “只有世子的是真的。”钱将军道:“鲁公公,这是假的。”

    鲁公公:“……”

    鲁公公不信,他要亲自看,但碍于鲁公公的身份,最终由钱将军拿着,鲁公公亲自看。

    良久,鲁公公咬牙暗恨,“那真的呢?”

    程归看向明殊。

    后者拍了拍手,起身走向场中,从袖子里摸出一枚月牙形的信物,“喏。”

    钱将军接过仔细看看,两个月牙形的兵符,正好拼凑成一个圆。

    “怎么可能……”柳心悦呢喃一声。

    她怎么会提前做好准备?还弄了个假的!

    信物是关键,又有程归这个世子在旁边佐证,鲁公公看一眼威武军……陛下竟然下了两道旨。

    威武军带来的圣旨,不可能是假的。

    所以陛下是什么意思?

    鲁公公脸色极差,“既然是程世子宣的圣旨,接下来的事,就交给程世子,告辞。”

    鲁公公甩袖离开,他一走,院子里就宽松不少。

    明殊走到柳心悦跟前,抿着唇笑,“你爹也死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柳心悦眼底酝酿着恨意,她扑向明殊,“柳轻,你……”

    “放肆!”

    柳心悦被人架开,她嘶吼一声,“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她会提前调换信物!!

    明殊凑近她,微微一笑,“我一开始就知道。”

    柳心悦整个人被震在原地。

    她一开始就知道。

    这代表什么?

    怎么会这样……她以为自己特别,可为什么结果是这样的,怎么会这样!!

    不应该这样。

    不对,这不对!!

    周大人暗自抹了抹冷汗,今天这出戏,他的理解能力有点难。

    先溜走吧。

    周大人让人将柳父的尸体带走,顺便将柳心悦也带走。

    至于嫌疑人……

    笑话,现在那可是郡主,还有程归和威武军,谁敢带她走?

    “下官先告辞。”周大人点头哈腰的离开。

    柳心悦似乎被打击到了,没再开口说话。

    明殊看着他们离开。

    “轻轻,还有一份圣旨呢。”程归再次递过来一份圣旨,“你自己看,还是我给你念?”

    直觉告诉明殊,这圣旨写的不会是好东西。

    事实证明,明殊直觉没错。

    那是一份赐婚圣旨。

    程归将圣旨塞给明殊,“我可是马不停蹄让人回京求的,轻轻,你若拒婚,要砍头的。”

    两份圣旨,都是程归求来的,这其中有多少的艰辛不得而知,但是想要证明谁是真正的镇国将军之女,肯定是不易的。

    明殊拿着沉甸甸的圣旨,半晌叹口气。

    抗旨要被砍脑袋呀!

    朕本来就活不长。

    不想死那么早。

    *

    投票投票!!月票月票月票!

    从今天开始到18号,每天都会在书评区抽取小可爱送书币(99-999)不等。

    书评内容必须是‘明殊新年快乐,明年XX还在’,连续三条。(XX写你的名字)

    另外还有打赏和长评活动,具体要求请看书评置顶区!!

    请看清要求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