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第673章 轻若程归(20)

    时间不早了,明殊便没去秦家,而是在自己房间吃东西。

    程归待了一会儿,直到阿绿找他,才离开。

    阿绿知道来她房间找人……

    蛇精病果然是来碰瓷的!

    阿绿没多久去而复返,“轻轻姑娘,一会儿如果发生什么事,您不要紧张,公子会处理好的。”

    明殊只注意到阿绿的称呼变了。

    之前阿绿都叫她柳姑娘,叫柳心悦也叫柳姑娘。

    可程归刚改了口,阿绿也改了口……

    “出什么事了?”她被程归堵在房间大半天,外面发生什么事,她都不清楚。

    总不能是宫里来人了吧?

    “有人死了。”阿绿轻声道:“轻轻姑娘别紧张,公子在您不会有事。”

    “和我有关?”明殊总算听出阿绿的潜台词。

    阿绿点了点头。

    -

    死者是柳父。

    没错,柳父死了。

    而嫌疑人直指明殊。

    可明殊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和程归在一起,怎么可能跑去将柳父杀了。

    到大厅的时候,官府的人已经在了,不止官府的人,还有另外一群人……一群着装鲜艳,却很整齐规范的人。

    领头的是个太监,面相看上去有些尖酸刻薄,神情倨傲的看着面前的场景。

    程归和这群人并没站在一起,看上去气场有些不合。

    县官周大人夹在两边,显然是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么巧?

    柳父刚死宫里的人就到了?

    柳心悦跪在柳父尸体前,哭得梨花带雨。

    “鲁公公,这位是柳家二姑娘,柳轻……”县太爷给那个太监介绍。

    鲁公公视线从明殊脸上扫过,眼底闪过一缕诧异,不过很快他就压下,“她就是嫌疑人?”

    “是是是……”周大人连连点头,“厨娘亲眼看见柳轻在柳老爷喝的醒酒汤里下了东西,有下人还听见她和柳老爷争吵……”

    程归在明殊过来的时候,冲她招了招手。

    明殊看着面前的队伍,觉得程归那边比较舒服,便走了过去。

    周大人见明殊和程归站在一起,也有点虚,好一会儿才呵斥,“柳轻,你为何要杀害柳老爷,他可是你父亲。”

    面对这样的情形,女子也只淡笑,“是啊,我为什么要杀他,你给编个理由呗。”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要杀害柳老爷!!”周大人像是被吓一跳。

    “那我也不知道啊。”明殊摊手,“你不给我想个理由,让我怎么好承认呢?!”

    “柳轻,你怎么可以这么歹毒,爹养你那么多年,你怎么下得去手。”柳心悦被人扶着站了起来,素手指着明殊,娇俏的脸蛋上充斥着愤怒和绝望。

    “我没下过手,还真不知道能不能下得去手,要不你把人叫起来,我试试?”就不信气不死你。

    “你……你……”柳心悦含着泪的眸子瞪圆,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程归握住明殊的手,示意她先别说了。

    “既然是嫌疑人,那就带回去好好审,不要让人冤死。”鲁公公这个时候开口了,“程世子,你可有什么要补充的?”

    程归伸手握住明殊,指腹从她手心里划过,“周大人,柳老爷死于何时?”

    周大人答:“昨夜丑时。”

    “昨夜丑时,轻轻和我在一起。”

    程归这话一出,整个场地都静了下来。

    三更半夜和一个男子在一起,能干什么?

    “所以,所谓的证人,看到的是谁呢?”程归恍如没看到怪异的视线。

    “程世子,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鲁公公冷笑。

    “所谓的证人,不也是一面之词?”程归一步不让。

    “程世子,证人可不止一个。”

    “我说的话,十个证人也比不上。”程归突然开始耍无赖,“鲁公公,我说得对吗?”

    鲁公公:“……”

    拿身份压人,算什么本事!!

    “哼,我不跟程世子逞口舌之能,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人。”鲁公公突然道:“柳心悦姑娘是哪位?”

    柳心悦内心激动,面上却不显,哀切的哭求,“求周大人给我爹做主,呜呜呜……我爹怎么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周大人你要为我做主,严惩凶手。”

    “一定一定,本官一定不会放过凶手。”周大人应下,“心悦姑娘,赶紧过来,这是宫里来的鲁公公,他是来找你的。”

    柳心悦迷茫不已,带着哭腔,“找……找我?”

    鲁公公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物件,操着公鸭嗓问:“这个可是姑娘的?”

    柳心悦擦了擦眼泪,抽抽噎噎看过去,“是……是我的,怎么会在你那里?”

    “这东西姑娘从何而来?”

    “……从小就跟着我,一直在我身上,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我问我爹,我爹也不告诉我……”柳心悦说话声断断续续。

    鲁公公点头,“既然是姑娘的,那就没错了,今天我来,是为了接姑娘回京。”

    “回……京?”柳心悦像是吓到了,“我……我做错了什么?”

    “姑娘莫怕,接姑娘回京是好事。”鲁公公道。

    明殊打个哈欠,从袖子里摸出一袋零嘴,找个地方蹲下。

    这群人戏精起来,奥斯卡小金人都压不住。

    那个鲁公公看到她的时候,明显是发现了什么,可是他却极力的想将这个头衔冠给柳心悦。

    这其中会没猫腻?

    现在想想,当初原主都等到宫里来人,却还是死了,这其中怕也不简单。

    “公子……”阿绿趁大家听鲁公公讲故事的时候进来,“来了。”

    程归回头,见明殊蹲到了地上,他嘴角一抽,“去给她拿张椅子过来。”

    “是。”

    “怎么这么蹲着,腿麻了怎么办?”程归将明殊扶起来。

    “你昨天晚上压着我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这个问题?”朕都快被压得瘫痪。

    “咳……那是特殊情况。”程归转移话题,“下次想坐跟我说,不然吩咐阿绿也成。”

    “那是你的美人,我可不敢指使。”

    “说什么呢!”程归敲她脑袋,“阿绿是我护卫,等我们……以后专门照顾你。”

    阿绿很快搬来一张椅子,打断了他们说话。

    另外一个美貌丫鬟,还弄来小桌子和零嘴,仔细的在明殊面前摆好。

    阿绿冲明殊笑笑,退到程归后面站好,目不斜视,仿佛一个机器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