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第667章 轻若程归(14)

    柳心悦坐在冰凉的地上,抬头便对上明殊灿烂的笑容,胸口涌出一股怒火,随后又是一阵羞恼。

    她竟然让自己当着客人的面摔在地上。

    那表情摆明就是告诉她,她就是故意的!

    “心悦,没摔着吧?”柳父也被吓一跳,反应过来立即去扶柳心悦,“怎么这不小心?”

    “爹,是妹妹。”柳心悦小声的告状。

    现在有外人在,她不能发火,但是能让柳父帮她。

    柳父回想一下当时的场景,椅子明明就在柳心悦后面,怎么会坐空,除非是有人故意。

    鉴于程归在场,柳父没有当场发作,给柳心悦使个眼色,让她坐下。

    这一顿早饭,气氛十分怪异,程归那个纨绔公子,对早餐似乎有些不满,用了一点就放下了。

    明殊吃完早餐就开溜。

    不走?

    不走留着一会儿柳父秋后算账吗?

    “柳老爷,能让柳二姑娘带我去村子里走走吗?”程归突然出声。

    柳父赶紧道:“柳轻平日里野惯了,没分寸,让心悦带你去吧……”

    程归看柳心悦一眼,“听闻心悦姑娘已经定下婚约,我和心悦姑娘出去不合适,二姑娘正合适,柳老爷觉得呢?”

    听到婚约,柳心悦指甲狠狠的掐进手心。

    那是她现在最不想面对的。

    李申那样的人,怎么能是她的丈夫?

    程归都这么说了,程归只得道:“柳轻,你带程公子去村子里转转,给我好好招待程公子,不许乱来听到没有。”

    “呵呵。”明殊拔腿就跑。

    众人:“……”

    柳父又怒又尴尬,“程公子这……”

    程归起身,意味不明的道一声,“令嫒很活泼,既然她不愿意,那我自己去转转。”

    “程公子,我安排人带您吧?”

    “不用了。”

    柳父看着程归带着两个美貌丫鬟离开,心中不免感叹,这京城来的就是不一般,丫鬟都这么有气质。

    “爹,这个程公子什么人啊?”柳心悦皱着眉问柳父,她作为一个看过全文的人,竟然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听说是京城程家的,那个权倾朝野的程家。”柳父叹口气,“也不知道这程家公子来这里做什么。”

    京城来的。

    会不会是……可是不应该提前这么久呀!

    “他没说吗?”

    “没有。”他打听半天,那个程归看似回答了,实则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那您让他住在府上?”

    “人家想住在咱们府上,爹能说什么,那些人才是有权有势,咱们就是小老百姓,哪里敢得罪他们。县太爷亲自派人跟我说,要好好招待他,不能怠慢。”

    柳心悦心思微沉。

    “心悦。”柳父突然看着她,“我从县太爷那里打听了一下,这个程公子,可是程家唯一的儿子。心悦,爹知道你不想嫁给李申,爹也看不上那个李申,现在就有个机会……”

    柳心悦心底没敢冒出来的苗头,被柳父这么一说,蹭蹭开始发芽。

    她如果能抓住一个大人物,那还用待在这里吗?

    而且……

    “爹,知道柳轻是收养的人多吗?”

    柳父想了想,“这件事挺多人知道的……心悦怎么了?”

    当初收养的事,他没怎么隐瞒,毕竟突然多出一个婴儿来,没有十月怀胎,总不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爹……”柳心悦凑近柳父耳语两句。

    “这……”

    “爹,你听我的。”柳心悦眸色认真。

    柳父不知道柳心悦要做什么,柳心悦劝说好一阵,柳父才同意。

    -

    明殊刚离开柳府,就被程归追上了。

    他身后浩浩荡荡跟着好些人,从丫鬟到侍卫,走在乡间小路上,显得格格不入。

    程归大长腿一迈,和明殊并肩而行,“柳二姑娘很怕我?”

    “我怕你?”明殊嗤笑,“我怕你做什么。”

    “那你为什么躲我?”程归道:“这不是怕我是什么?总不能是害羞吧?”

    程归说到后面就有些不正经起来,纨绔气息毕现。

    害羞你奶奶滴熊!

    朕是会害羞的人吗?

    “你会对一个陌生人好吗?”明殊反问:“我跟你又不熟,谁知道你有什么目的。”

    朕这是为了安全起见好吗?

    程归双手枕在脑后,“我和你已经见过两次,不算陌生人了吧?而且,之前你说不待见我,为什么?”

    “你长得不受我待见不行呀。”明殊加快步子。

    程归:“……”长得不受待见是什么理由?

    程归看着明殊的背影,他好一会儿才跟上去,“你知道在京城有多少小姑娘觊觎我这张脸吗?”

    “我不想知道有多少小姑娘想扒下你的脸,现在请你不要跟着我。”

    扒?扒下来??!

    程归确定自己没听错,心底莫名的升起一股毛骨悚然。

    为什么别人联想的是这张脸帅气逼人迷倒万千少男少女,她联想的是扒下来这种毛骨悚然的事?

    MMP蛇精病的思维和常人果然不一样。

    程归回过神,明殊都已经不见影了。

    丫鬟小心的问:“公子,还转吗?”

    “转什么转,回去。”

    “……”

    -

    “官爷,一定是弄错了,我家男人怎么会杀人,你们不要冤枉好人。”

    明殊刚靠近秦家,就见秦家隔壁的一户村民里面传出凄厉的嚎叫声,外面围着不少村民看热闹。

    有官差从里面架着一个男人出来,男人脸色苍白,像是吓懵了。而后面跟着一个妇女,正阻拦他们将男人带走。

    “我男人平时杀只鸡都不敢,怎么可能杀人,你们一定搞错了。”女人嗓门非常大,隔着老远都能听见。

    “不要妨碍我们,不然连你一起抓回去!”官差黑着脸呵斥,“都让开,让开,围着干什么。”

    “我的天哪,是他杀了柳三媳妇,以前看着挺老实的一个人。”

    “人不可貌相。”

    “我竟然和杀人犯住这么近,吓死我了。”

    “幸亏抓到了……”

    村民们带有指责性的目光落在那边,女人嚎得更厉害,拽着男人的胳膊,不让官差将人带走。

    “你们闭嘴,柱子不会杀人的。”女人尖叫,“是你们弄错了。”

    “是不是弄错了,审过之后就知道了。”官差道:“你不要再妨碍我们!!”

    女人被官差拽开,那个男人被连拖带拽的带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