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第665章 轻若程归(12)

    明殊听了半天,村子里的庄稼因为虫害严重,现在都快死了。

    这也不是一个地方,附近的村子都是这样,大家的收成都不怎么好。

    现在这时代本来农作物的产量就低,还因为虫害又减少一层。

    村民个个都叫苦,可有什么办法,虫害防不胜防,他们就算守在地里,都没办法。

    这事跟明殊没关系,她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了。

    回到柳府,发现柳府也在讨论虫害。

    虫害在现代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放在现在,确实是致命的问题,而且今年看上去,问题还挺大。

    云里村的地,很多都是柳府的,这些村民只是帮柳府种,所以损失最大的还是柳府。

    接下来两天,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在讨论虫害。

    明殊蹲在田埂上,撑着下巴看着秦玲在地上鼓捣,“你这么抓,明天不又有了?浪费时间,还不如给我做吃的。”

    “这些粮食是明年的生活保障,怎么能不管?”秦玲回道:“二姑娘你先回去吧,我弄完就回来。”

    明殊捏着一只蝗虫,“这个是不是可以吃?”

    秦玲扭头看明殊,半晌才道:“是可以吃,不过应该不怎么好吃。”

    现代还能做出好吃的味道,在这里……估计就没什么好吃了。

    明殊也就随便问问,没打算吃虫子,她有鸡腿吃,为什么要吃这种东西。

    明殊扔掉蝗虫,道:“我养得起你,就算没收成你也不会饿肚子的。”

    “噗——”

    秦玲从地里出来,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二姑娘,你这话怎么说得那么让人误会,虽然我们都是女子,但你说话还是注意点,被人听见乱传就不好了。”

    要不是最近几天摸清她为什么这么跟着自己,秦玲都会觉得她是喜欢自己。

    “怕什么,还能把我传成一个男的?”明殊不以为意。

    秦玲失笑,她走到田埂上,坐下休息,和明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一会儿话。

    “这些虫子叫蝗虫,繁殖能力强,再这么放任下去,迟早会把庄稼吃光的。”秦玲忧心忡忡。

    她对种庄稼其实也不在行,但是看着秦父秦母那样子,她必须得想想办法。

    明殊心不在焉的听着秦玲念叨。

    什么时候回去做饭?

    今天你给我做什么?

    “啊!”

    不远处突然响起一声尖叫,在地里的人纷纷往那边看去。

    “出什么事了?”秦玲也站起来。

    只见一个男人从地里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口中大喊,“死人了,死人了!!”

    死人了?!

    -

    死的是村子柳三家的媳妇,也就是之前在祠堂指认柳心悦的那个妇人。

    明殊站在外面望了一眼,死者身上盖着一层草,上面停留着许多蝗虫,半截身子陷在泥里。

    柳心悦应该没这么大胆子,直接杀人吧?!

    死人这么大的事,村民跑去报了官。

    官兵浩浩荡荡的来了,将现场围观的村民驱赶开,所有人都被赶到一旁的田埂上。

    “哪个混蛋干的,别让我知道……孩子他娘,你死得好惨啊!官爷,你可要为我们做主……”柳三作为家属,在现场又骂又哭。

    官兵已经将尸体从田里拉了出来,抬着放到大路上。

    县官大腹便便,平日里见着那都是官威十足,今天却小心翼翼的跟在一个年轻公子后面。

    年轻公子约莫二十四上下,一袭白衣,头戴玉冠,气质如华,一看就非常人。

    生得更是韵致,像是从戏文里走出来的那些世家贵公子,举手投足都透着矜贵,但脸上带着几分痞笑,十足的纨绔子弟。

    “那是谁啊?真好看……”

    “看县官都那么小心的陪着,肯定是贵人。”

    “我还没看过县官那么小心翼翼的样子,这人的官得多大?”

    村民窃窃私语的讨论着,猜测年轻公子的身份。

    年轻公子并没下去,漫不经心的站在距离尸体十几米远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唏嘘还是嘲笑,“这地方竟然还能死人,稀奇了。”

    县官:“……”

    县官咳嗽一声,扬声问那边的官差,“怎么回事?”

    “大人。”其中一个官差跑过来,“程公子。”

    年轻公子抱着胳膊,什么反应都没有。

    官差知道面前的人身份牛逼,不愿意搭理自己,便继续回答县官的问题,“死者是云里村的,那是她的丈夫,死者被人勒死扔在田里,村民劳作的时候发现,现场除了尸体,没发现其他可疑的东西。”

    旁边站着一个人,县官不敢昏庸,暗自抹了抹冷汗,“最后一个见死者的谁?”

    “是死者的丈夫,柳三。”官差回答,“昨晚柳三和同村的几个人去山上狩猎,离开的时候死者送的他。之后村子里就再也没人见过死者。”

    县官又问了几个问题,但没什么结果。

    县官让人将村子里所有村民都问一遍,明殊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她和死者不熟,没说出什么东西来。

    “柳家二姑娘,你过来一下。”县官突然冲明殊招手,要不是旁边的人提醒,他都没认出来,那是柳家的二姑娘。

    长得可真标志……

    村民们纷纷看向明殊。

    明殊先是一愣,眸底漾着浅浅的涟漪,随后叼着根草,慢腾腾的晃过去。

    过去要路过尸体,明殊目不斜视,嘴角甚至带着淡淡笑,走得非常稳。

    “有事?”

    她打量对面的年轻公子两眼,随后便移开了视线。

    县官道:“柳家二姑娘,这是京城来的……程公子,他要去柳府,麻烦你给带带路?”

    明殊未语先笑,眉眼弯弯犹如新月,“最气派最豪华的那家就是,有什么好带路的。”

    哪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话,县官正想发作,又想起现在旁边站的人,只得好言道:“程公子第一次来,村里路复杂,怕走岔了,柳家二姑娘你就给程公子带带路。”

    虽然不敢发火,但后面的话明显强硬起来。

    “不去。”明殊拒绝,眉眼含笑,“我要看你们破案。”

    县官:“……”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这可是从京城来的!!

    这死丫头知不知道轻重,人家去你柳府,那是多大的福气!!

    “无妨,等结束再去也可。”程归拦下县官。

    明殊笑,没应他的话,转身走回村民看戏大部队中。

    人家都这么说了,县官能说什么,只能在心底暗骂明殊不知天高地厚。

    这柳府也不知道祖上积了什么德,让京城来的贵人指名点姓的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