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第664章 轻若程归(11)

    “既然人家是真心相爱的,你们这么棒打鸳鸯可不好呀。”一直看戏的明殊幽幽的出声,“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姻。”

    柳父和柳心悦被人拉到一边,李申要死不活的跪在地上,看上去格外凄惨,好像真的到了棒打鸳鸯现场。

    “柳轻,是你陷害我!”柳心悦突然指着明殊,“和李申在一起的人明明是她,村长你不要被这两个人蒙蔽了。”

    明殊换个更舒服的姿势,“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可不要乱说,毁坏我名节可不好。”

    柳心悦:“……”

    现在所有证据都证明是她和李申不清不楚,而不是她。

    “既然……”柳父将柳心悦拉回来,咽了好几下口水才道:“心悦和李申是真心相爱,那就让他们……”

    “爹!”柳心悦声音尖锐,“我和李申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不要被他们骗了,他们才是不清不楚,我是清白的。”

    “柳心悦,你少装了,上次我看到你和李申偷偷摸摸。”人群中突然站出来一个大妈,尖酸刻薄的指着柳心悦,“真是没想到,年纪不大,花样不少。”

    突然有村民站出来指认,是柳心悦没想到的。

    就连明殊都稍稍挑眉,她也没想到会有村民站出来指认,这可不是她安排的托……

    -

    柳父不想将事情闹大,于是柳心悦和李申的事在村长的见证下定下,柳心悦闹得很厉害,然而柳父像是打定主意一般,让人看好柳心悦,等决定好日子,就让他们两人成亲。

    柳心悦和李申有染经过这一晚,肯定是摆脱不掉,所以这件事最妥善的办法就是让两人成亲。

    柳心悦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她想办法从柳家跑了出去,去了上次她藏箱子的那个地方。

    四周燃烧的痕迹明显,显然有人来过这里,在里面翻找过什么。

    柳心悦找到她藏箱子的地方,扒开上面盖着的枯枝,然而下面空荡荡的。

    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

    难道被后面来的人找到了?

    她藏得也不远,而且当时晚上,她可能留下什么痕迹……如果有人要搜查,肯定是能发现蛛丝马迹。

    那么多钱,足够她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得很好,可是没想到到头来一场空。

    就在柳心悦起身的时候,她突然瞄到最下面的泥土写了字。

    因为好几天,已经有些模糊。

    但是柳轻两个字,却格外的清晰,因为写下这些字的主人,将柳轻这两个字写得格外重。

    柳轻……是她拿走了那些钱?

    柳心悦气势汹汹的回到柳府,她走到明殊房间外,却猛地顿住。

    现在就算去找她对峙,知道是她拿了那些钱又如何?

    不行。

    她不能这么冲动,不然只能被她牵着鼻子走。

    柳心悦回到自己房间,突然安静下来,也不闹了。

    柳父请人看了日子,就定在下个月,李申家里没什么资产,但是能娶到柳心悦,对李申来说那就是天上掉馅饼,以后那偌大的柳家还不是他的?

    不过李申对明殊是半点心思都不敢再有,甚至是决定以后要离她远远的。

    那就是一个混蛋。

    李申此时正看着他口中的混蛋,和村子里的秦玲拎着大包小包从对面走过来。

    “是李申……”秦玲神色不太好,秦玲作为村子里姿色不错的小姑娘,之前也被李申骚扰过,不过她跑得快,没出什么事。

    明殊顺着秦玲的视线看过去,李申冲她笑笑,转身拔腿就跑。

    “跑了。”明殊耸肩,“快走,我饿了。”

    秦玲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刚才在镇子上不是吃了那么多包子,又饿了?”

    “包子不顶饿。”明殊张口就是瞎话。

    秦玲略无语,包子还顶饿,什么顶饿?

    “对了,你这样天天往我这里跑,没有关系吗?”秦玲道:“大家会说闲话……”

    “说什么闲话?说我和你私会?”明殊笑,“那我也得有那个能力才行呀。”

    秦玲小脸顿时红了,“你瞎说什么。”

    明殊最近来秦家有些勤,秦父秦母都习惯了,秦玲给明殊做好饭,让她自己吃,然后就跟秦父秦母下地里去了。

    明殊跟着几个小的,在桌子上大眼瞪小眼。

    然后同时动手,将能拿的都拿到自己面前。

    小孩子那小胳膊小腿,哪儿是明殊的对手。抢不过她,也不敢闹,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她拿来的。

    “你多大了。”明殊问最小的那个。

    “三……”小孩儿眼巴巴的瞅着明殊的碗。

    明殊抱紧碗,将里面的丸子吃掉。小孩儿顿时眼泪汪汪,“丸……丸子被吃掉了,呜呜呜……”

    “弟弟别哭,姐姐给你吃。”旁边稍微大点的小姑娘将自己碗里的丸子舀给弟弟。

    小孩儿有了吃的,立即就不哭了,笑得像个小弥勒。

    小孩子就是这么没心没肺,上一秒哭得像条狗,下一秒就笑得像二百五。

    明殊看着他们互动,默默的吃完面前的东西。

    吃完东西,明殊坐在院子里,看那几个小孩儿玩闹。

    日头西下,秦玲一家才回来。

    秦玲扶着秦父走在前面,秦母走在后面,眉头紧锁,看上去情绪都有点低迷。

    “爹,你也别急,我会想办法的。”秦玲似乎在安慰秦父。

    “哎。”秦父叹口气,抬头便见院子里的人,他一惊,“柳二姑娘还没回去呢?”

    明殊从吱呀吱呀的椅子上站起来,伸个懒腰,“睡了一会儿,吃了晚饭再回去吧。”

    “那我去做……”秦玲道:“娘,您先和爹休息休息。”

    明殊每次买来的东西很多,就算给她做了,也会剩下很多,连带的,他们的伙食都好了不少。

    对于自家女儿给明殊当厨娘的事,秦父秦母也就默认了。

    现在这世道,有吃的那就谢天谢地了。

    吃饭的时候,秦父都是一个劲的叹气,似乎吃下东西。

    “爹,别急,会有办法的。”秦玲看不下去,给秦父夹菜,“您今天累一天,吃点东西吧。”

    “怎么不急,这么下去,庄稼都死了,秋收的时候可怎么办。”秦父愁容满面,“去年收成就不好,交了粮,就没剩多少,都是爹没用。”

    秦玲不乐意,“爹,您说什么,我赶集的时候去镇上卖的草药有不少钱呢,您也别太担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