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第663章 轻若程归(10)

    村民们面面相觑,今日称得上比较劲爆的……就是柳府那两位千金的事。

    难道今天是要说这件事?

    “我没想到我们云里村会发生这样的事。”村长继续说话,他语气严肃,“大家都是云里村的村民,今天就一起来做个见证。”

    秦玲混在人群后面,踮着脚往里面瞧,里面人多,她只看到村长和柳父。

    “姐姐你在看什么?”妹妹晃秦玲的手,脆生生的问她。

    “找上次那个姐姐。”秦玲小声道。

    “是上次给我们肉吃的那个姐姐吗?”妹妹双眼放光。

    秦玲做个小声的手势,妹妹立即捂着嘴。

    “柳老爷,有件事我想问你。”村长已经讲完有关村子的荣辱兴衰,话题引到了柳父身上。

    柳父刚才就猜今晚的事,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事,他定了定神,“村长有何问题?”

    “事关柳府两位姑娘,这件事柳老爷应该也会知道,我就不多做说明,柳老爷有什么想说的吗?”

    “村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柳父心底七上八下的,“这件事就是谣言,一点证据都没有,您怎么能信?”

    村长似乎确定柳父的态度,“你们出来吧。”

    他对着祠堂后面说的。

    几个人影从祠堂侧面走出来,李申被人扶着,看上去有些凄惨。

    柳父脑中刷的一下空白,李申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个孽障!这两个人怎么会勾搭在一起了?

    那群废物,看个人都看不住,竟然让李申跑了,还闹到村长这里。

    不行,得赶紧想办法……

    没错,李申后面是明殊。她此时慢吞吞的找个地方坐下,捧着一袋零食吃着,仿佛就来看戏的看客。

    村长见明殊这么无礼,有些不满。

    可明殊无视了村长了眼神,甚至翘上了二郎腿。

    “那是谁啊?”有人没认出明殊,好奇的问旁边的村民,“咱们村有这么好看的姑娘?哪家的?”

    “柳家二姑娘。”有人答。

    “什么?”

    这是柳家的那个二姑娘?

    开什么玩笑……长这么好看?他们今天晚上是在做梦吗?

    不管他们信不信,明殊就是柳家二姑娘是事实。

    “她怎么和李申一块?”

    “……”

    现场诡异的沉默下来,谁知道柳家二姑娘怎么会和李申一块出来,看村长这架势,也不像是柳家二姑娘犯了事呀。

    村长咳嗽一声,“李申说柳老爷关押他,柳老爷这件事你可认?”

    柳父双手紧握成拳,迅速的思考出对策,“李申污蔑我女儿,我打算天亮就将他送官。”

    “胡说,你就想弄死我。”李申冲着柳父咆哮一声,眼底满是怨恨,“我和心悦是情投意合,就是因为你,逼得我们走到现在。”

    众人哗然。

    最近虽然一直传流言,可这偷人的对象却一直没有线索,没想到会是李申。

    李申是谁?

    村子里人见人厌的流氓,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干,竟然会是他。

    柳父聪明,知道现在说话的是村长,直接将话题抛给村长,“村长,李申是出了名的游手好闲不学无术,谁说谎,你应该自有定夺。”

    “李申平日确实没干什么好事。”村长认同的点头,“但是李申手上有证据,柳老爷,还请你家大姑娘来一趟吧。”

    柳父犹如五雷轰顶。

    李申冲柳父咧着嘴笑,当初他怎么勾搭上柳心悦的?当然不是正当手段,那样的姑娘,怎么能看上他,他使了点手段才拿捏住她。

    他又不蠢。

    当然会在手上留着重要的证据。

    柳心悦被请来的时候,现场的气氛十分诡异,看她的眼神奇怪中带着不屑。

    而明殊歪歪扭扭的靠着椅子翘着腿看戏。

    当柳心悦看到李申的时候,表情已经变得难堪起来。

    爹不是说会处理好,为什么李申会在这里,整个村的人都在这里,还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她。

    柳心悦走上前,“村长,爹……出什么事了?”

    村长问:“柳心悦,李申和你可有私情?”

    柳心悦像是被吓到,猛地摇头,“村长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和李申这种人有私情,外面的传闻都是假的,我不知道是谁要污蔑我,我绝对没有和任何人有私情。”

    “李申,你的证据呢?”村长问李申。

    证据?什么证据?

    柳心悦看向李申,李申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簪子,“这支簪子是心悦的,她说送给我当做定情信物。”

    封建社会,女子的私有物品很重要,有人因为遗失私人物品,被男子捡到,而就要嫁给那个男子。

    李申拿出来的簪子,还是村子里不少人见柳心悦戴过的。

    柳心悦显然也是想起这茬,脸色煞白,“那簪子我弄丢了……李申肯定是捡来的。我从来没给过他什么定情信物。”

    李申又拿出一对耳环。

    接着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柳心悦都不知道李申那里会有这么多东西。

    如果是一件是巧合,两件是李申蓄意为之。

    那么三件四件呢?

    丢了一次东西,还能接连丢几次吗?

    柳父和柳心悦的脸色都极其难看。

    “村长,柳老爷,我和心悦是真心相爱的,你们不要拆散我们。”李申挣开扶着他的人,“心悦,他们都知道了,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我们一起求求柳老爷,他一定会开明同意的。”

    李申是在给柳父台阶下,柳父如果不想柳心悦的名节和自己声望损失更大,就会顺着李申的话说。

    “谁跟你真心相爱!”柳心悦气得脸色铁青,这个流氓,一开始就是威胁,现在跟她谈什么真心相爱。

    “心悦,你别怕,你看,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好好保管着。”李申跪着往前几步,抓住柳心悦的手,“心悦,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放开我,我和你没关系。”柳心悦试着甩开李申,“爹,爹,快拉开他,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柳父上前拉开李申,可李申力气极大,几个人在祠堂上闹起来。

    “够了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村长气得大喝,“都给我住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