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第661章 轻若程归(8)

    李申噗通一下跪下,脸色青白的咬着牙,“轻轻,你爹都知道了,你就承认了吧。”

    “呵……”明殊挑眉,“看来他们许给你好处不少呢。”

    坐在那边的女子,明明什么都没做,李申却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扼住,喘气都困难。

    柳父怒,“放肆!你还敢胡言乱语,要不是看你姓柳,我现在就应该将你交给村长,把你和他沉塘。”

    “那我好害怕哦。”明殊拍拍胸口。

    “你不想死,就给我好好听话。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嫁给李申,对外说你们情投意合,这件事就算了了。”

    嫁给李申?

    你怕是想死呢!?

    明殊似笑非笑的问:“我不听呢?”

    柳父冷笑,“那我就将你交给村长。”

    “好啊,叫村长来,正好理理这件事。”明殊点头,“我也想看看,最后沉塘的到底是你宝贝女儿还是我。”

    柳父突然愣住,她手上不会有什么证据吧?

    明殊太过于镇定,镇定到柳父都开始慌起来。

    “你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威胁你呗,就你会威胁?要不我让管家去请村长?”

    明殊说着就要叫管家。

    “柳轻!”柳父呵斥一声。

    他说请村长也不过是吓唬吓唬她。

    谁知道人没吓到,反而让她顺着杆子往上爬,现在他反倒处于下风。

    明殊微笑,“明人不说暗话,这私会男人的是谁,想必你心底有数,你要把这件事往我身上推是不可能的。”

    柳父没有吭声,他在脑中思考明殊到底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把柄。

    管家及时过来请柳父去处理镇子店铺的急事,柳父让人将李申关起来,并让人看着明殊后匆匆离开。

    镇子上的事许是严重,柳父大半夜才回来。不过柳父也没来找她麻烦,只是叫了柳心悦过去。

    -

    半夜。

    “叩叩,二姑娘,您睡了吗?”

    明殊房间的灯亮着,敲门的下人,见人影慢慢的在窗纸上凝聚,接着房门就开了。

    “二姑娘,得罪了。”

    门一开,下人快速的道一声。

    半个时辰后。

    明殊踩着凳子打哈欠,她面前放着一个白瓷碗,碗里是黑乎乎的液体

    “大晚上的,我还以为你们来给我送吃的,害我白高兴。”明殊看向地上躺着人,“谁让你们来的?”

    地上的人不回答。

    “不说啊?”明殊又打个哈欠,她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软,“那我只能好好招待你一下。”

    男人看着明殊端起桌子上的白瓷碗,朝着他靠近。

    她要把这碗药喂给他!

    男人脑中立即升起这个念头。

    明殊捏住他下巴,迫使他张开嘴,白瓷碗对着他逼近。

    男人瞳孔紧缩,努力想闭上嘴,可明殊钳制的力道非常大,他根本不可能合上嘴。

    说好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眼看那碗药就要喂到自己嘴里。

    “我……我说!!”男人声音里带了惧意。

    明殊放下碗,“说。”

    他就拿了那么一点钱,没必要搭上自己,男人想通,哆哆嗦嗦的道:“是……是柳老爷。”

    “这什么药?”

    “……哑药。”

    明殊还以为柳父想弄死她,没想到只是想毒哑她。

    想想也是,她可是未来的反派BOSS,要是这个时候就夭折了,那不符合剧情。

    柳父毒哑她和以后柳心悦毒哑她剧情差不多,只不过是提前一些罢了,剧情上说得过去。

    -

    翌日。

    柳父没听到动静还觉得奇怪,结果到饭厅,就见明殊吊儿郎当坐在桌子边,桌子上是丰盛的早餐。

    柳父心底直犯嘀咕,她怎么没事?他派去的人也没回来复命,难道出什么意外了。

    “再给我盛一碗粥。”明殊将空碗递给旁边的下人。

    听到明殊说话,柳父心底那点侥幸消失,她真的没事。

    “看到我没事很失望?”明殊等粥的时候,突然出声,“下次用这样的手段,可找一个不怕死的比较好。”

    “大清早的胡言乱语什么。”柳父强作镇定,毒哑自己女儿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可是一件不好听的事,“我让你在房间待着,谁让你出来的!”

    “腿长我身上,我想出来就出来,你管着吗?”明殊接过下人战战兢兢递过来的碗。

    “我是你爹,这是柳府,我怎么管不着?你吃的穿的,都是谁的!?你还敢这样跟我说话,我看你真的是无法无天!”柳父嗓门加大,仿佛这样就能让他理直气壮一些。

    明殊呵呵,“哪有爹要毒哑自己女儿的,我可不敢给你当女儿。况且,我本来也不是你女儿。”

    下人们一惊,这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了?

    原主是柳家捡来的孩子这一点其实不算什么秘密,原主自己都知道。但是这么拿出来说,还是头一次。

    柳父神情古怪,忽然冒出一句,“柳轻,你是得失心疯了?”

    还是中邪了?心悦说她奇怪,性情大变不说,连结巴都好了。

    “至于我吃的穿的。”明殊顿了顿,“据我听府中老人传,当初你捡我回来的时候,旁边可是有一个很大的箱子,里面总不能是装的土吧?”

    柳父这样的人,会无缘无故的捡回来一个婴儿吗?

    原主以前听见府中老人说过,不过没多久那些老人就被遣散了,再也没人提及过,她也没多想。

    柳父心头狂跳,当初他发现有人传这件事,立即就将人遣散了,她怎么还会记得?

    明殊起身,拿了两个馒头,路过柳父的时候,轻声道:“做人呢,不要太贪心,免得得不偿失。”

    脚步声远去,柳父只听到自己一声粗过一声的喘息声。

    “爹,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柳心悦的声音拉回柳父的思绪,饭厅此时只有他们两个人,下人都走了。

    柳父看向自家闺女,没好气的怒喝,“都是你惹出来的好事!”

    “爹……我知道错了。”柳心悦认错态度十分诚恳,“这也不是女儿愿意的,是李申那个流氓逼迫女儿……”

    柳心悦将这件事完全推到李申身上,说是他强迫自己,还威胁她,为了名节她不敢不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