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第659章 轻若程归(6)

    秦玲给明殊做了早餐,虽然不是很好的食材,但秦玲用了现代的法子做,反而好吃不少。

    “昨天谢谢你把我带回来。”

    “不客气。”救你有好吃的,朕愿意。

    秦玲打量面前的姑娘几眼,云里村都说柳家大姑娘是十里八乡的最好看的,可现在她却觉得面前这个姑娘更好看,更有气质。

    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整个世界都开了花。

    只是……传闻中,这位二姑娘不是哑巴吗?

    当然秦玲聪明,她没有问。

    柳家也算大户人家,大户人家里面有什么龌龊也不一定。

    “那个柳二姑娘,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救的我?”秦玲问得十分小心。

    “你晕倒的地方。”明殊微笑,她往秦玲那边倾了倾,声音轻柔得像一片羽毛,“我看到是谁打的你,你想知道吗?”

    秦玲脸色猛地一变。

    “你……你知道?”

    “我看到了哦。”

    秦玲哑了声。

    她咽了咽口水,满脑子都是各种念头,可每一个念头都是刚冒头就消失,她完全抓不住。

    良久,秦玲道:“是……是谁?”

    “你给我做一顿好吃的,我就告诉你。”明殊撑着下巴。

    秦玲:“???”

    她能做吃什么好吃的?

    这里本来就没什么食材,就算五星级的大厨,也做不出来。

    而且为什么会是这么奇怪的要求?

    “这里的食材……”秦玲嗫喏。

    哐!

    绣着精致图案的荷包被放在破旧的桌子上,“食材我提供。”

    -

    秦玲去镇上买食材,回来给明殊做了一大桌子菜,秦父秦母回来的时候,可吓坏了。

    不知道秦玲哪里来这么多钱。

    但听闻是明殊给的钱,他们也就稍微放心一些。

    几个小的眼馋的看着桌子上的食物,在这里一个月能吃上一次肉,就已经很幸福了。

    现在满桌子都是肉……

    明殊扒拉几盘菜在自己面前,“剩下的你们吃。”

    那几个小的一听能吃,立即往桌子上窜,去被秦母给拦住,“柳二姑娘不用不用,您用就成。”

    明殊微笑,“感谢你们收留我一晚。”

    秦父道:“您先救我们家玲子,不敢再让二姑娘破费。”

    明殊望过去,语调温柔,“以后可能还得麻烦你们,请用吧。”

    秦父:“……”为什么这话听着有点不对劲呢?

    秦玲:“……”我也觉得。

    小孩子有肉吃,吃得很快,吃完又眼巴巴的瞅着明殊的盘子,明殊本来吃得不快,但被几个小孩子盯着,她几下就搞定,将空盘子给他们看。

    众人:“……”

    秦玲忽然觉得明殊有点可爱。

    “秦家娘子在家吗?”一个微胖的妇人直接从院门闯了进来,嗓门特别大,“哎哟,出大事了,你知道吗?”

    秦母怕来人看到桌子上的狼藉,赶紧起身迎了出去,“是李二婶啊,出什么事了?”

    “嘿!”李二婶可能是被八卦牵着心神,并没往厨房这边看,“你可不知道,刚才我听人说,那柳家大姑娘和男人私会呢。”

    秦母心头突突的跳起来,“那个柳家大姑娘?”

    “能被叫做柳家大姑娘的还能有谁。”

    秦母心跳更快,她这里面可就坐柳家二姑娘。

    李二婶似乎没发现秦母不对劲,那嘴皮子利索的将八卦说给秦母听,厨房的一桌子人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

    “李二婶,这事可不要乱说,关乎一个姑娘的名节……”

    “啧,都有人亲眼看见了,还什么名节不名节,柳家这次是……诶,你拉我去哪儿啊,我还没跟你说完呢!”

    两人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厨房饭桌上诡异的沉默。

    就连几个懵懵懂懂的小孩似乎都知道气氛不对,不敢吭声。

    -

    云里村就那么大,柳心悦私会男人的事,在村子里瞬间传遍。

    明殊准备回去看戏,秦玲送明殊出门。

    她踩着满地细碎的光,偏头看着秦玲,嘴角漾着淡淡的笑意,“打你的人,就是柳心悦,你信不信,随你。”

    明殊在秦玲震惊的目光中,朝着柳家大宅的方向走去。

    此时柳家大宅里一片混乱。

    明殊从正门进去,路过正厅的时候,听见柳心悦的哭声和柳父震怒的骂声。

    “爹,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一定是有人乱传的。”柳心悦极力辩解。

    “乱传?人家有人亲眼看见了!那会是乱传?你说,那个人是谁?”柳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我真的不知道,爹,你让我说什么啊。”

    柳心悦咬死不承认。

    “你们一个个的就是想气死我。”柳父一抬头就看到明殊站在正厅外,他抓起桌子上的茶杯朝着明殊砸过来,“你个孽障还敢回来。”

    “孽障不敢回来,但是我敢。”明殊抬脚进去,满脸的笑容,“现在重要的,不应该是我吧?”

    “你回来干什么,看笑话?”柳父被气得快犯心脏病。

    “嗯。”明殊正经的点头,“给我再来一点小吃点心就好了。”

    柳父:“……”

    柳父的视线在哭得跟泪人似的柳心悦,和笑意盈盈的明殊身上来回转悠两圈,糟心事一件接一件。

    “你给我安分点,我等会收拾你。”他扶着胸口,决定先解决要紧的事。

    柳心悦的名节是大。

    “心悦,你告诉爹,那个人是谁?”

    “爹,我真的没有和人私会,都是外面乱传的。”柳心悦满脸的委屈。

    这件事不应该发生得这么早,她都已经计划好了,可她没想到,会提前被人传出来。

    柳父深呼吸一口气,“好,就算是有人乱传的,什么人要诬陷你?”

    柳心悦摇头,“爹,我真的不知道,村里的人平日就不喜欢我们,表面上对我们尊敬,背地里一直骂我们,就因为我们比他们有钱。我不知道是谁诬陷我,我……爹,你得为我做主。”

    明殊摸出自己的小点心,咔嚓咔嚓的吃得欢快。

    柳心悦抹眼泪的时候,顺便瞅了一眼明殊,心底各种奇怪。

    以前那个说话结巴,低头含胸的人是面前这个人吗?

    今天的事……

    会不会和她有关?

    柳心悦心底有了这个念头,就再也止不住。

    不行,她不能坐实这个罪名,必须洗白自己。

    *

    #求葱段甜面酱味的票票#

    抽奖活动,踊跃参与呀!!章节评论!投票加评论哦!!

    顺便投下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