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8.第658章 轻若程归(5)

    女主叫秦玲。

    秦家家徒四壁,而且家里一共四个小孩,加上秦玲一共五个。

    秦玲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但是秦家父母对这几个孩子都还算不错。

    明殊坐在一旁,看着村大夫在秦玲面前忙活。

    “没什么大事,就是脑袋磕着了,晕过去了。”村大夫摇头晃脑的道。

    “都跟你们说了她没事。”朕难道还会骗你们!真的是!一点也不相信朕!连杯水都不给朕喝!

    秦母看明殊一眼,眼底是深深的疑虑和戒备。

    秦父没说什么,倒是村大夫奇怪的看着明殊:“这不是柳家的二姑娘吗?怎么在这里?”

    “叔,我送你回去。”秦父做了个请的手势。

    村大夫看看明殊,欲言又止,摇摇晃晃的走出去。

    秦父送完人,回来先看一眼明殊,眼神有些复杂。秦母坐在秦玲旁边,眼神全部放在秦父身上,显然是等着他这个当家的做主。

    秦父组织下语言,“柳二姑娘,你怎么会……和我家玲子在一块?”

    “见她晕在路边,顺手捡回来的。”明殊答得随意,以秦父的能力,根本不可能从明殊脸上看出什么。

    秦父和秦母对视一眼。

    柳家是大户人家,平日里都很少和村子里其他人来往。

    “你们有吃的吗?”明殊在秦父说话之前,先出声,“为了扛你们家闺女,我浪费不少体力。”

    秦父给秦母使个眼色。

    秦母可能是习惯性的在身上擦擦手,有些忐忑的起身,“家里没什么好东西,柳二姑娘不要嫌弃。”

    他们穷人家的食物,怎么能和柳家那样的大户人家吃的相比。

    “不嫌弃。”有吃就不错了。

    况且这不是还有个宗师级别的厨娘么?!

    朕能忍。

    听到明殊这么说,秦母这才放心的出去。

    秦家确实没什么好东西,一碗粥清澈得能看见底,好歹能喝,明殊也不嫌弃。

    “那个……我和家里闹翻了,能在你们家借助一晚吗?”现在大晚上的,朕出去就得睡荒郊野外。

    “这……”秦母不敢答应,看向自家男人。

    秦父想着,这姑娘真要是救了自家闺女,他要是不答应,岂不是忘恩负义。

    “你跟那几个孩子挤挤,我去牛棚将就一下,把屋子腾出来给柳二姑娘住。”

    “那不用,我就这儿睡一下就行。”明殊指了指秦玲旁边。

    秦玲一个人一个房间,她的床完全能睡两个人。

    秦父:“……”

    虽然明殊表示自己可以将就,但秦父不同意,就连秦母都不同意,好像明殊对他们家闺女有什么非分之想似的。

    最终明殊住到秦父和秦母的房间。

    “柳二姑娘……我能不能问一句?”秦父眉毛微蹙,端着油灯,站在门口。

    “嗯?”

    “还请柳二姑娘不要生气。”

    “哦,你想问我说话不结巴的事吧?”

    秦父瞬间尴尬,这比他自己问出来,还要让人尴尬。

    “你们又没怎么和我接触。外面传我结巴,我就结巴了?”明殊微笑。

    秦父心头一跳,“冒犯柳二姑娘了,柳二姑娘好好休息,等明天玲子醒了,我让她亲自给你道谢。”

    明殊没有拆穿秦父,他是想等明天秦玲醒了,好对峙。

    不过本来也是她将人扛回来的,所以没什么好怕。

    -

    秦玲天刚亮就醒了,秦母起忙活早饭,见自家闺女醒了,好一阵激动。

    “玲子,昨天你怎么会晕倒?”

    秦玲摸了摸后脑袋,那里肿了一个包。

    “嘶……”秦玲疼得一阵抽气,脑中断片的场景渐渐连接起来。

    昨天她在山上采药,但是因为时间晚了,就打算在山上待一晚,明天继续采药,然后再回去。

    谁知道大半夜突然听见爆炸声,好奇心驱使下,她就去了。

    接着……她就被人打晕了。

    想到那个场面,秦玲还有些后怕,幸好那个打晕自己的人没有要她的命。

    “我也不知道……”秦玲不敢对秦母讲真话,怕秦母担心的同时,又怕她乱说惹出什么事来。

    昨天晚上发生爆炸的地方,怎么看着就不简单。

    也不知道还有人活着没有,她那个时候是听见呼救声才过去的。

    “娘,我怎么回来的?”她回来了,也许那里的人也被救了。

    秦父这个时候进来,“柳家二姑娘带你回来的,说是看你晕在路边,你真是自己晕的?”

    “柳二姑娘?”秦玲有点懵,云里村姓柳的不少,但能被称为柳二姑娘的,应该只有村里最有钱的那个柳家。

    “可不是,也不知道大半夜的,她怎么发现你,还将你带了回来。”

    秦玲心底七上八下,有点摸不着头脑,半晌她才道:“我确实是自己晕倒的,柳二姑娘将我带回来,我应该谢谢她,她回去了吗?”

    “没呢。”秦母道:“说是和家里闹了,大半夜还在外面,这也说得通。真要是人家二姑娘将你带回来的,等她醒了,你好好谢谢人家。”

    秦母善良,听到秦玲承认是自己晕倒的,对明殊的怀疑就少了。

    秦玲点点头。

    因为晕倒的事,秦父和秦母都不让她下床,但秦玲觉得自己没什么,还是坚持下床帮秦母。

    她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唯一感到温暖的就是秦父和秦母。

    她现在没什么事,不能让他们来照顾自己。

    秦玲将自己能做的事做了,在院子里洗弟弟妹妹的衣服。

    此时已经日上三竿,她后面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秦玲回头就见一个姑娘从屋子里走出来。

    那衣裳和气质,一眼就能看出来和村子里的人不同。

    甚至是镇上的那些姑娘都比不得她。

    她站在老旧房门前,丝毫不显得落魄,反而像是时光倒退,四周泛起古旧的黄,她是从旧时光中走来的姑娘。

    一个人的容颜可以让人倾心,但一个人的气质,却能让四周的场景都跟着她变化。

    秦玲此时觉得自己像一个进入皇宫的村姑,内心生出深深的自卑。

    “早啊。”

    轻柔的声音打破秦玲的自卑。

    对面的姑娘笑颜如花,眉梢眼角都是笑。

    “早……早……”秦玲结结巴巴的应一声,似乎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