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第655章 轻若程归(2)

    明殊站起来,走到柴房门口看了两眼,一把很老旧的锁挂在上面,中间很大的缝隙,她伸手出去就能拿到锁。

    也许是因为管家觉得她不会跑,并没有上锁,明殊轻易的将锁拿了下来。

    离开柴房,明殊活动下胳膊,按照记忆中找到厨房。

    厨房里没人,明殊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在里面找一圈,鸡腿没找到,就找到几个馒头。

    馒头也是吃的。

    朕不嫌弃。

    明殊拿着馒头离开厨房,往自己房间走。

    柳家是村里最有钱的,房子更是气派,比镇上那些员外也不差。听闻柳家祖辈上有当官的,因为厌倦朝堂,这才回到老家云里村。

    这宅子也是当时那位当官的祖辈留下来的。

    “我都让你别再来了……”

    压低的声音从旁边假山后面传来,明殊微微挑眉,拿着馒头,轻手轻脚的靠近假山。

    “你都好几天没见我,你什么意思?之前我们不是说得好好,你不来找我,我只能来找你。”男人的声音有些大。

    明殊伸着脖子往那边望一眼,一个男人和之前明殊见过的那个穿鹅黄色衣裙的女子站在一块。

    那边是柳心悦。

    柳心悦被男子的说话声吓一跳,呵斥他,“你小声点,想被我爹听见吗?”

    “听见正好。”男人不甚在意。

    “你想被我爹打死?”柳心悦不悦的瞪着他。

    男人听到这话,才微微收敛几分。

    说实话,这男人……长得不算太好看,很平凡,而且气质也不佳,看上去像是无赖。

    不知道以前的柳心悦怎么会和这样的人鬼混,她可是十里八乡的一枝花呀!!

    这眼光也太让人担心了。

    “我上次给你的钱呢?”柳心悦问男人,“你都花完了?”

    “那点钱哪里够,我现在是在做生意,好心悦,你在给我点。”男人嬉笑着上前,将柳心悦抵在假山上,“等我有了钱,你爹还不得赶紧把你嫁给我。”

    柳心悦眼底满是厌恶,却不得不和男人周旋,“你别靠这么近,一会儿来人被人看见。”

    “这个时候,谁会来这里,我对你们柳家可是摸得熟的。”男人大手应该在柳心悦身上游走。

    明殊靠着假山啃馒头,那边传来柳心悦不满的呵斥声,接着是男人痛哼声,柳心悦似乎跑了。

    明殊趴过去看一眼,果然只看到柳心悦消失的残影,男人脸色阴沉的站在原地。

    “嘿!”明殊突然出声。

    男人吓一跳,看清是谁后,怂样一收,“小结巴,你看到多少?”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也看到了。”

    男人也不怕,“你敢说出去,我弄死你!”

    “哎哟,好怕怕哦。”明殊很是做作的拍拍胸口,眼底盛着浅浅的笑意,哪里有半分害怕,“兄弟,想娶柳心悦这个村花吗?”

    “你不结巴了?”男人突然道。

    “你才结巴。”明殊道:“问你话呢。”

    男人狐疑的打量明殊,“我想不想娶她,关你什么事?”

    以前这小结巴一直低着头,说话也不清楚,今天这么一看……娇俏如新出牡丹,要不是穿得不怎么样,比起柳心悦竟然还要好看一些。

    那双眸子清澈灵动,笑盈盈的犹如三月骄阳。

    “你想娶她,我告诉你一个办法。”明殊无视男人突然邪肆起来的目光,“怎么样?”

    柳心悦是柳家的大姑娘,柳父的掌上明珠,以后整个柳家都是她的。

    男人很快就想明白,“你有什么办法?”

    “生米煮成熟饭呗,只要谣言传出去了,为了保全名节,你说柳心悦会不会嫁给你。”

    男人眼前一亮。

    女人的名节一旦没了,谁还敢要她?

    “小结巴你还挺聪明。”

    “过奖过奖。”

    “要是成了,放心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男人邪肆的目光从明殊脸上扫过,心头一阵火热。

    “别打我的主意。”明殊从假山后走出来,笑容丝毫不减,睨着男人,“不然你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对上明殊那个眼神,男人无端的觉得有点冷飕飕的。

    -

    明殊从假山离开,还没走到自己房间,就见柳心悦带着一个丫鬟匆匆的过来。

    柳家有丫鬟和管家,可见柳家是真的有钱。

    柳心悦见明殊站在走廊上,手上还拿着半个馒头,很是诧异。

    “轻轻。”柳心悦走上前,“你怎么在这里,爹不是让你……你偷跑出来的?”

    柳心悦捂着嘴,关切的道:“被爹发现就惨了,你快回去,我就当没看到,不会告诉爹的。”

    “那我还得谢谢你?”明殊微微挑眉。

    “轻轻?”柳心悦像是疑惑,视线不断的在她身上巡视,“你说话真的没问题了?”

    这结巴怎么会突然好了?

    明殊翘着嘴巴,“我说话没问题,你不高兴吗?”

    “怎么会……”

    “你不高兴就对了。”明殊打断柳心悦,“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

    “轻轻?”柳心悦皱眉,这个柳轻怎么回事?

    明殊看看丫鬟,四周没其他人,她两三口将馒头解决掉,撩袖子就拉住柳心悦。

    “轻轻你做什么?”

    “啊!”

    “啊!”

    两声尖叫,一声是丫鬟的,一声是柳心悦的。

    柳心悦被明殊过肩摔在地上,丫鬟捂着嘴叫,满眼的震惊。

    “嘘!”明殊微笑的冲丫鬟竖起手指,“不要叫,我不打你。”

    丫鬟的叫声止住。

    “柳轻,你干什么,放开我。”柳心悦在地上挣扎,却被明殊死死的按着。

    “一会儿就放开你。”先让朕揍一顿,拉点仇恨值当见面礼。

    “你……”

    柳心悦的话没说出来,被明殊摁着揍了一顿,旁边的丫鬟吓得瑟瑟发抖。

    明殊揍完人,慢条斯理的站起来,整理下身上略显粗糙的衣服。

    柳轻晕头转向,身上更是疼痛难忍。

    “柳……轻……”

    “哎。”明殊清脆的应一声,她弯腰下来,看着柳轻,“是不是很气?”

    柳轻满脑子都是莫名其妙,突然不结巴的柳轻,突然被揍……她怎么不气。

    明殊站起身体,“气就对了,以后你会更生气。”

    明殊在柳轻震惊的眼神中,哼着调子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