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第616章 贵圈真乱(39)

    明殊到底是没将人赶出去,但是想睡她的床还是没那么容易,被明殊揍了两次,陆酌焉了吧唧的拖着行李去了隔壁。

    陆酌暗自给自己打气,睡不到媳妇誓不罢休!

    于是每天明殊都会接受来自陆酌的各种骚扰,打扰她和零食相亲相爱。

    对于自己还没有零食重要,陆酌也很气。

    他哪里比不上零食?

    能说能跳,还能暖床,哪点比不上零食?

    她宁愿跟零食睡,都不跟他睡!

    MMP!

    好在陆酌潜意识的觉得零食惹不得,不然他可能冲动的要把所有零食都给藏起来。

    “你来探班吗?”陆酌趁着休息的时候,给明殊打电话。

    “不来,忙。”直男殊在那边如是说。

    陆酌深呼吸,再深呼吸,努力压下自己怒吼的冲动,“可是我已经快一周没见你了。”

    直男殊顿了两秒,“财经新闻上,我经常出现。”

    陆酌笑容狰狞,老子要不要看你的黑白照!陆酌气得挂了电话,接下来的戏,他都是一脸的杀气腾腾,吓得演对手戏的演员大气都不敢喘,频频出错。

    “陆先生,这场戏……不需要这么的杀气腾腾。”导演委婉的提醒陆酌。

    “哦。”依旧我行我素的杀气腾腾。

    “……”

    下一场下一场。

    很多导演都喜欢拍陆酌的戏,因为他的戏基本都是一遍过,但是遇见陆酌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就别想了。

    这个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等他心情好一点再继续拍。

    陆酌有了时间,立即让助理开车送他去公司。

    可惜扑了空,明殊去考察一个项目了。

    “什么项目?”陆酌很奇怪,什么项目需要她亲自去考察?难道她看上哪个小白脸了?

    秘书小姐一脸的有苦难言,“一个果园。”

    陆酌:“????”

    她一个开娱乐公司的,跑去考察什么果园,有毛病啊!

    明殊不务正业的开始搞副业,后来娱乐圈的人发现,她把副业当成了主业,可让一群人嫉妒羡慕恨。

    他们现在是连人家的副业都搞不过,他们还活着干什么,气死算了。

    -

    “林哥,你说她会答应我吗?”

    林温越已经回答这个问题不下二十遍,“陆酌,对自己有点信心。”

    陆酌走来走去,“我对自己很有信心,可我对她没信心。”

    她就喜欢和他对着干!

    生怕气不死他!

    “许总吧……”林温越想了想,“其实很在乎你的。”

    “她哪里在乎了?我约她十次,她才能大发善心的跟我出去一次!”这叫在乎吗?

    林温越笑了笑,“陆酌,有时候表面的东西,并不能代表什么。”

    林温越离明殊最近,他最清楚她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文件,开不完的会。

    但是她还要抽时间去接陆酌的电话,听他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回他信息,安排他的行程,有时候因为他的一句话,还要亲自过去。

    陆酌接的每一部戏,都是她给的,从质量到团队,哪一个不是圈内口碑最好的?

    她为陆酌付出了很多,可惜陆酌不知道。

    林温越拍拍陆酌的肩,“我去接许总,你好好准备吧,她会答应你的。”

    陆酌看向桌子上准备好的花和戒指,咬牙切齿的想,她不答应也得答应。

    -

    明殊被林温越骗过来,他将人带到入口,“许总,你先过去,顺着走就行,我去上个洗手间。”

    “诶你……”林温越年纪不小,跑得飞快,眨眼就消失在明殊面前。

    明殊莫名其妙,从兜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咬。

    这是一个广场,人特多的广场。

    明殊望着广场上或坐或站的人群……

    她连个舞台都没看见,说好的让朕来救场致辞呢?给谁致辞?!

    “那是什么?”

    “好像是气球,诶,落下来了……”

    明殊抬头看去,天上五颜六色的气球飘落下来,整片天空都被气球给沾满。

    气球下方缀着东西,离得近了,明殊看清那上面绑的是零食……

    因为零食的重量不同,气球下降的速度也不同,所以草坪上空,全是错落的气球。

    有一个气球落到明殊明天,她拉着线,先把零食取下来,然后才去看气球上的字——许北,嫁给我。

    手写的。

    每一个气球上都有。

    “这是求婚吗?”

    “许北是谁啊?在这里吗?”

    “这创意不错啊……”

    四周窃窃私语声传来,

    “哇!”

    明殊顺着众人惊呼声看过去,只见天空许多绑在一起的气球,下方缀着许多零食,花花绿绿看别显眼。

    明殊离那束气球有些远,气球下落的速度很慢,足以她过去。

    广场的人还算镇定,气球落下来就接住,并没发生争抢的情况,也没人靠近最大的那束气球。

    明殊从中间过来。

    “是她啊……”

    “好漂亮,好有气质,就是不知道男主角了……”

    “这求婚也是挺浪费,许北这名字和那个古今娱乐的总裁名字一样诶……”

    明殊站在气球下方,正巧气球下方的盒子到她能够到的高度,她伸手接过,主要是拽盒子上面的气球。

    她还没使劲,后面一声咻的轻响。

    羡艳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伴随着水流声。

    明殊将气球拽下来,抱住零食后,这才转身看向后面。

    那是用喷泉形成的几个字,颜色还不一样——许北,嫁给我。

    音乐声响起,陆酌踩着音乐,站在喷泉对面,他一出现,现场观众就沸腾了。

    “陆酌……我脑公,我脑公,啊啊啊!我看到我脑公了。”

    “脑公,我在这里!”

    “天呐,我就说许北这名字熟悉……呜呜呜,我可能要失恋了。”

    喷泉渐渐弱下去,陆酌有些虚幻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

    明殊抱着零食,头顶飘着一束气球,静静的看着他。

    陆酌踏过湿漉漉的地面,行走间,四周的光仿佛在后退,他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星。

    四周尖叫的人群莫名的安静下来,生怕惊扰他。

    陆酌踏过喷泉区,站到明殊面前,他优雅的行个礼,随后从身后拿出一束玫瑰,单膝跪下,“如果你愿意,以后我给你买一辈子的零食。”

    林温越说,她喜欢什么,就给她什么。

    明殊纠结手里的零食,眼底挣扎万分,最终接过陆酌的玫瑰。

    有些人踏遍千山万水也遇不上,有些人隔着银河宇宙也会相遇。

    陆酌……祁御,大概就是那个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