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第615章 贵圈真乱(38)

    夏莲不敢不给,但这仅仅是个开始,她给了那三百万,对方并不满足,隔三差五的问她要钱。

    后来夏莲才知道,那个人身上发生的变故,他早就被踢出那个组织,现在就是一个打架可能打不赢的弱鸡。

    可是她不能对他怎么样,他手上握着她的证据。

    那是她的命脉。

    她不敢和他硬碰硬。

    在这样的威胁下,夏莲本来就见底的积蓄,更是快速缩水。夏家那边,她一回去夏父就大发雷霆,夏母偷偷给她塞钱,但那点钱,根本就不够用。

    她要得到一个好角色,哪里能不打点花钱的?

    夏母每次给的也不少,但夏莲要钱的频率和数额越来越大,夏母一时间也凑不出来。

    夏莲为了得到一个角色,开始流连各色各样的人身边,倒还真让她演了两个女二的角色。

    可惜她那僵硬的脸,呈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就更显得僵硬,观众自然不买账。

    “夏小姐,很抱歉,这个角色已经有人了。”

    “什么?”夏莲不可置信,“昨天不是通知我来的吗?”

    对方很是抱歉,“我们也是刚接到消息,夏小姐,实在抱歉。”

    “你们这是欺骗!”她付出多少才拿到这么一个角色,就这么被人截走,夏莲哪里甘心,“周先生没有给你们打招呼吗?”

    “夏小姐,我们还没签合同。”对方神情淡了几分,“而且这个人,也是周先生推荐进来的。”

    夏莲如被雷劈。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找的靠山,这么快就被人撬了墙角。

    接下来几天,夏莲不断找谁对方要么是不耐烦的赶她走,要么就是不直接不见人。

    “夏小姐,是……古今娱乐那边。”经纪人脸色难看,“他们要封杀你。”

    “许北……”夏莲眼底迸射出刻骨的恨意,她都这样了,她还不肯放过她?

    -

    【夏莲仇恨值已满】

    明殊接到和谐号的通知的时候,正参加古今娱乐成立两周年活动,她微笑的说完致辞,缓缓下台坐好。

    陆酌作为公司的金元宝,坐在明殊旁边的位置,她下来,陆酌自然的伸手握住她的手,完全包裹进自己手心。

    明殊偏头看他,目光里带着浅淡的笑意,陆酌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两人相视而笑的镜头被摄像大哥捕捉到,直播平台上立即就炸了。

    祝福?

    想太多。

    总裁粉和脑婆粉互掐得连画面都看不见了,满屏都是血色加粗的骂战。

    总裁粉:陆酌就是个小白脸,靠我们总裁上位,不要脸!

    脑婆粉:我们脑公那是天生的明星,不管在哪里都会红,是你们总裁不要脸,缠着我们脑公!

    总裁粉:陆酌整天在网上散布谣言,强行蹭我们总裁的光辉,要不是有我们总裁,他能走到现在这个地位?到底是谁不要脸!!

    脑婆粉:我们脑公Balabala……

    对于这些骂战,明殊和陆酌显然都是不知道的。

    “我去接个电话。”明殊倾身和陆酌说一声。

    陆酌看她手机一眼,片刻后才松了手,明殊从前排离开,陆酌视线追随她,直到消失在视线里,他才看向台上。

    “请问林总,古今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林温越接过话筒,慢条斯理的道:“这个名字是许总亲自取的,什么含义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在许总办公室曾经看到过四个字,大概是来自那里吧。”

    主持人好奇,“原来是许总取的,我还以为是哪个大师取的呢。不知是哪四个字?”

    林温越微笑,一字一顿的道:“酌古御今。”

    主持人可能没听过这个词,好一会儿才接到指示,低呼一声,“这个成语的意思是指择古之善者以为治今的借鉴,许总是想让古今娱乐走得更远,更强大,看来我们许总很有雄心呢……”

    林温越心中腹诽,他可不觉得这个词是这个意思,你们的许总没这么远大的理想。

    那第一个字开头的……

    林温越望向下面的观众席,陆酌正看着屏幕上打出来的四个字,神情有点捉摸不透。

    巧合?

    还是……

    -

    明殊接完电话,让秘书小姐给自己买了一份甜点,准备吃完再进去,这活动指不定什么时候才结束,她得为自己负责。

    “陆先生。”

    秘书小姐冲过来的人打招呼。

    明殊一口将最后一勺吃掉,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陆酌抬着下巴,如娇贵又矜持的猫,“我和她说几句话。”

    秘书小姐暧昧的笑笑,赶紧溜走。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会场里,这里空无一人,陆酌上前,将明殊抵在墙上,低头含住她还沾了一点奶油的唇上。

    那个吻缠绵又热烈,像是宣泄着他满腔的喜欢。

    没有索取,只有给与。

    直到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陆酌才啄了啄她唇瓣,拉开一点一点距离,他眼底有些迷离,喃喃一声,“我好像更喜欢你了。”

    明殊莫名其妙,但还是微微一笑,“努力保持。”

    陆酌又亲了她一下,罕见的没有追问她喜不喜欢他这个无聊的问题,“我会的。”

    陆酌觉得自己疯得有点彻底,有些话根本不需要他仔细考虑,凭着本能就说了出来。

    可是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么一个蛇精病?

    这不符合他的审美啊!

    为了个破任务,他为什么要搭上自己。

    想哭。

    超想哭。

    陆酌绝望的牵着明殊回去,等活动结束,默默的收拾收拾行李,将自己送到明殊公寓前。

    “干什么?”

    公寓前,明殊和陆酌大眼瞪小眼。

    “搬过来和你住啊。”陆酌很是理直气壮。

    “凭什么,这我家!”明殊挡着门,不让他进,“你自己没住的地方?”

    陆酌盯着明殊,“可是那里没有你啊。”

    明殊:“……”

    趁明殊无语的时候,陆酌弯腰,从她胳膊下挤进去,末了还嘚瑟从她眨眼。

    “你给我站住!”

    陆酌拖着行李就往明殊卧室跑。

    一边跑一边喊,“你不能赶我走,你赶我走,明天的头条就是你让我在外面待一晚上,这是家暴!”

    明殊:“……”朕还治不了你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