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第606章 贵圈真乱(29)

    从明殊接到称霸娱乐圈的任务,她就成立了几个项目组,外面找回来的人,也不干别的,就以买别人家的娱乐公司为目标,钱不是问题,只要有人肯卖股份就成。

    新闻上一个接一个的重磅新闻播出,圈内圈外看得格外懵逼。

    还有这种骚操作?

    没见过这么任性的。

    说买就买啊!

    许家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你老爸怎么没捶死你呢?

    许父可不是差点捶死明殊,明殊再三保证三年内会将钱赚回来,许父才松了口,让她败家。

    洛川叼着一根烟,软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新闻上采访,眼角有邪戾闪过。

    助理在旁边小心的说:“洛总,北辰娱乐的股份现在都作废了,新成立的古今娱乐不像北辰娱乐,我们没办法再插手……”

    洛川拿下嘴里的烟,“她做这么多,你们一点都没发现?”

    他这里想搞垮北辰娱乐,她那边就想着买别人家,现在北辰娱乐是跨了,可她成立了新的娱乐公司。

    如此庞大的计划,怎么可能是一夕间完成的?

    助理冷汗不断,“我们盯梢的人,没发现她和那些公司的人接触过……”

    洛川道:“她没接触过,她不知道让别人代替吗?我让你们任何异常都要查,你们却一点都没发现,你们可真是让我意外。”

    助理心中忐忑,他哪儿能预料到这位许总有这样骚气的操作,打一开始北辰娱乐的死活,人家就不关心。

    洛川挥手让助理下去。

    电视里的新闻还在继续,洛川望着电视,仿佛看入了神。

    直到新闻结束,洛川才眨了下眼,喃喃一声,“能让那么多人失手,确实不一般。”

    “可惜……”

    他呢喃一声,不知道在可惜什么,随后又自个笑起来,眸子里满是兴致盎然的光芒。

    洛川从桌子上勾过笔记本,拿着笔在上面写字,又找出信封装好,还在信封右下角画了一个举着枪的小人。

    洛川神经质的比出同样的手势,对着虚空,“砰……”

    -

    明殊收到的信的时候,是第二天中午。

    她面前刚好播放洛川突发疾病去世的新闻,洛川的照片被放在右上角,那张照片和明殊见过的洛川不一样,面容更冷硬一些。

    直到新闻跳到一下,明殊才拆开信,

    信上没几个字,字体龙飞凤舞犹如狂草。

    ——清宵皎月梦入回廊,天穹骄阳挥斩满城。

    明殊来回看了看信纸,确定只有这一行字。

    这不是什么古诗,至少明殊没见过,洛川给她留下这么一行类诗词的玩意,想告诉她什么?

    下次见还杀朕?

    等等……

    洛川挂了,朕的仇恨值怎么办?

    MMP谁让你挂的!!

    明殊将那张纸拍在桌子上,从旁边拽过零食,零食袋子移动,小兽骨碌碌的滚到桌子上,直接滚下了桌子。

    小兽正想跳起来骂它的铲屎官,门突然开了,小兽一溜烟的窜进旁边的柜子后。

    “许总,林总监叫您开会。”

    “知道了。”

    小兽看着明殊站了一会儿,将桌子上的零食全部抱起来,离开办公室。

    我草!

    铲屎的,你给我留一点啊!!!

    虐待小动物是犯法的!!

    小兽刚想出去,办公司的门又开了。

    “不在啊……”

    小兽从缝里瞄,顿时愤愤不平,这个两条腿的来干什么?

    陆酌没在办公室看到人,只好将手上的花放到明殊办公桌上,视线下意识的从明殊桌子上扫过,最先看到的是那个举枪的小人画。

    随后便是那张信纸。

    陆酌盯着信纸看了好几秒,倾身将信纸拿了过来。

    -

    明殊开完会回来,最先看到的是办公桌上鲜艳的玫瑰花。

    接着是坐在沙发上的陆酌。

    他脸色不太好,没有任何前奏的开口,“你认识洛川?”

    明殊扫过桌子,上面的信封和信都被动过,她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笑着关上门,“洛川跟你有仇?”

    陆酌张了下唇,“他不是什么好人。”

    明殊挑眉,看来这小妖精和那个洛川是认识了……

    而且洛川在他这里,还不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明殊也觉得洛川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能让陆酌说出这句话,这不是好东西标签后面,还隐藏着他对洛川的忌惮。

    明殊收敛心神,微微一笑,“他已经死了。”

    陆酌当然知道他已经死了,他刚才搜过他的信息。

    “我只是提醒你。”陆酌道。

    “提醒我什么?”

    陆酌斟酌一下语句,“许北,这个世界没你看到的那么风平浪静,隐藏着许多未知的危险。”

    他起身,走到明殊面前,握住她的肩膀,让她直视自己,一字一顿的道:“除了我,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你的家人,你的朋友。”

    明殊歪头,“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陆酌神色一黯,有些事不能说,就算他想说,规则也不会允许他说出来。

    他要怎么告诉她……

    陆酌沉默一阵,放下手,用一种很诚挚的语气,“我不会害你,永远不会。”

    “陆酌。”

    明殊突然严肃的叫他。

    “你是不是犯病了?”

    正常人听到他那番莫名其妙的话,第一反应绝对是他犯病,明殊觉得自己的反应没毛毛病,所以很是理直气壮的看着陆酌。

    陆酌:“……”

    刀呢!!

    老子的刀呢!!

    MMP他这么认真又深情的跟她说,她冒这么一句,几个意思,还能不能好了!

    老子酝酿个情绪容易么?!

    砰!

    办公室的门被陆酌离开的时候摔得震天响,小兽从角落冒出个脑袋,黑宝石一般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两圈,朝着陆酌离开的方向哼唧一声。

    明殊其实很忙的,所以她只是轻笑一声,便开始自己的工作——工作之前先吃了一个披萨。

    这一工作就是华灯初上,秘书和林温越不断和她交流着公司的事,林温越觉得自己当初答应她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他明明是回来当经纪人,为什么现在要帮忙管理公司?

    明殊彼时拍着他的肩头,笑容甜美,“你的才能被埋没那么多年,如今才是展现你风采的时候,林先生,加油。”

    林温越:“……”他加什么油,这公司到底是谁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