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第599章 贵圈真乱(22)

    陆酌的戏历经几个月,终于杀青。

    杀青宴他作为男主不得不参加,席间不断有人敬酒,陆酌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最后迷迷糊糊的打电话让林温越来接他。

    “陆酌?”

    陆酌脑子有点昏沉,他勉强抬起头,面前站着一道倩影,淡雅的香水味让他脑袋更昏沉。

    “你没事吧?”

    四周的声音变得虚无起来,像是被人捂住了耳朵,他意识开始下沉。

    不对……

    陆酌撑着坐起来,他甩了甩脑袋,面前的虚影扩大不少,他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哐当——”

    陆酌连人带椅子直接摔到地上,引起房间其他人的注意。

    夏莲伸手想扶他,却被一个人截住,不轻不重的力道将她往旁边推开,陆酌被来人拽着手腕,一气呵成的扶起来。

    明殊看了下陆酌,只是喝多了,没什么问题。

    她抬眼看向夏莲,“夏莲小姐,不要招惹我的人。”

    夏莲暗自捏紧手,碍于有旁人在场,稳住心神解释,“我只是看他不太舒服,出于一起拍戏这么久,关心一下他。”

    明殊意味不明的笑了下,带着陆酌离开。

    等明殊走了,夏莲垂头看着手里的小型香薰,随后猛地捏紧。

    许北,我一定会毁掉你的一切。

    明殊将陆酌弄上车子,在外面等了好一阵,夏莲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她放下零食暗戳戳的跟上去。

    明殊很快回来,陆酌在车子晕乎乎的看着车顶,头发被他自己揉得乱七八糟。

    明殊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陆酌的眼珠跟着她的手转动,但并没什么焦距,茫然中带着几分乖巧。

    “不会是喝假酒喝傻了吧?”

    明殊嘀咕一声,正想放下手,陆酌突然抱住她的手,先拿脸蹭了蹭,嘟嚷一声,“媳妇,你的手真好看。”

    明殊:“……”果然是喝假酒喝傻了。

    明殊想抽回自己的手,然而陆酌抱得太紧,抽几次都没抽出来。

    以后不能让他喝酒。

    明殊试了好几种办法,费半天劲,解救出自己的手,又弯腰给他系安全带,怕他装醉占便宜,明殊时刻警觉着。

    陆酌可能是真的醉了,并没做什么。

    明殊系好安全带,一抬头就看到他微微侧着脸,闭着双眸,呼吸很浅,带着淡淡的酒气。

    陆酌真的很好看,但是聚光下的陆酌更好看,像至高无上的天神,只可远观不可亵渎,与人隔着整个银河的距离。

    此时的陆酌更像是失去光芒,落入凡尘的天神。

    明殊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的一般的吻了一下。

    陆酌唔了一声,似乎要醒过来,明殊镇定的坐回去,启动车子。

    -

    霍霆私人公寓。

    夏莲脸色极差的坐在沙发上,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男式的衬衣,堪堪挡住大腿,脖子上隐约可以看见暧昧的痕迹。

    霍霆从厨房出来,放下一杯牛奶,低声问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夏莲双手发抖的捧着牛奶,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下,“许北……许北想害我。”

    她不知道她怎么发现自己身上带有那种香薰,可是确实是她动手,她才会……

    如果不是出来之前霍霆给她打了电话,霍霆及时赶到,她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情况。

    她要是发生什么意外,霍霆会怎么对她?

    许北想害自己失去霍霆,她怎么能让她如愿,一定要紧紧抓住霍霆。

    夏莲忘了,如果不是她想对陆酌动手,明殊怎么会对她动手。

    “许北,她做的?”

    夏莲点头,假装有些抗拒霍霆的靠近,“霍先生,你以后还是不要找我了,我真的受不了,我怕……我怕哪天我就……”

    霍霆心疼的抱住夏莲,“我会保护你。”

    “你怎么保护我,许北有许家撑腰,你能让许北如何?”夏莲苦涩的摇头,“霍先生,放过我吧。”

    说到底还是夏家不够强,如果夏家比许家有钱,她用得着这样。

    “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你别担心,这个公道我会帮你讨回来,以后也没人会欺负你。”

    夏莲在霍霆的保证下,总算安静下来。

    -

    “许总,现在出发去国际城那边。”秘书小姐将一叠资料递给明殊,“车子已经备好,这是一会儿需要的资料。”

    明殊接过资料,随意扫了一眼,继续低头和林温越发短信,问陆酌醒了没。

    林温越也很忙,直接给明殊打了电话过来。

    “许总,你这么关心他,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问?”

    “他要是误会我喜欢他怎么办?”明殊回答得理所当然。

    “……”您本来就是喜欢他啊!!

    林温越不想和明殊讨论这个问题,每次一提就会被她岔开,“我刚才让助理过去了,还没醒,他刚拍完戏,让他歇两天吧。”

    “许总。”秘书小姐提示明殊电梯到了。

    明殊挂断电话,下楼上车。

    去国际城堵车,明殊看路边有家看上去挺好吃的店,让秘书小姐在车里等着,她下车去吃东西。

    明殊刚点完,就听店铺的透明玻璃窗一阵震动,各种各样的警报声滴滴呜呜的响起,刺耳万分。

    明殊抬眼看去,刚才堵车的地方发生了爆炸,她的车已经看不见,烟尘滚滚间,是慌不择路的行人。

    明殊一边给秘书小姐打电话,一边往外面走。

    冰冷的女音提示她无人接听。

    明殊站在烈阳下,阳光从头顶洒下,她神情有些冷漠看着那边的场景。

    “许总。”秘书小姐气喘吁吁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明殊偏头看她一眼,秘书小姐脸上满是后怕,眼眶隐隐有些红。明殊不着痕迹的掐断电话,将手机放回兜里,顺手摸了一把兜里的小兽。

    小兽哼唧一声,继续睡。

    秘书小姐运气好,有一通需要明殊接的电话,那边还堵着没有挪动的意思,秘书小姐就熄火下车来找明殊,避开一劫。

    不过车子是肯定没了。

    “有人想我死啊。”明殊望着那边忙碌的人群,语调里隐隐带了笑意。

    “许总你说什么?”声音太杂,秘书小姐并没听清。

    明殊拍大腿,“哎,我的面包。”

    秘书小姐:“……”

    明殊转身回到店铺将刚才打包好的面包拿上,服务员还古怪的瞧她两眼,大约是发生这样的事,她还不忘回来拿面包,也是个奇葩。

    *

    #求绣球乾贝味的票票#

    月底日常求月票!

    大家有月票的,快投一下,月票能不能破八千这个大关就看你们了T^T

    微博名【时笙小仙女】

    还没找到组织的小伙伴看这里——

    普通粉丝群【576729321】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