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第576章 吾皇承欢(31)

    回宫的路程漫长,君绝身体一日一日的差下来。

    马车上,她问他,“没办法治吗?”

    君绝摇头。

    孟凉那个二百五……回去别让老子知道他是谁,不然老子打不死他。

    明殊沉默,这个答案,她已经从孟凉那里听过了。

    可是从君绝这里得到答案,心底说不出是不想接受,还是烦闷。

    她放下手中的果子,坐到他身边,将他捞起来抱着。

    “别担心,朕会想办法的。”

    “陛下能有什么办法。”君绝捂着嘴咳嗽两声,有湿热的东西沾上手心,他正准备掩盖下去,手被人抓住,白净的手帕轻轻的擦拭他手心。

    明殊擦干净后,将另一张干净的手帕塞他手里,“那朕只能给你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做墓地。”

    呵呵。

    老子不和你一般计较。

    “谢陛下。”

    明殊:“……”

    马车里突然沉寂下来,君绝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出声,“陛下不问我,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你会告诉我吗?”

    “陛下想知道吗?”

    两人视线接触,无形的锋芒在两人间蔓延。

    明殊抬手,扶了扶他的面具,“睡一会儿吧,快到皇城了。”

    君绝抿了下唇,找个舒服的位置躺下,“陛下真的会纳新君吗?”

    明殊笑,“当然会,你以为你的美貌能让朕为你倾尽后宫吗?”

    君绝默默的摸出刀,还是杀了她吧。

    明殊的声音继续响起,“等你死了,朕就立即招新人进宫,你这凤君的位置,得让别人来坐呢,怕不怕?”

    所以老子不死,她就不招新人?

    君绝又默默的将刀收回去。

    明殊只是照顾他,并不问他其他的事。

    君绝第一次觉得她其实有时候也挺贴心。

    可是一怼他就很扎心,分分钟想掐死她。

    回到宫里,君绝差不多已经陷入昏迷,明殊让太医轮流诊治,这次倒不是什么喜脉。

    而君绝瘟疫的症状表现得很明显,之前的瘟疫好得莫名其妙,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治。

    太医们都有些害怕,看到明殊还抱着君绝,纷纷劝明殊先将君绝隔离。

    明殊将那群太医统统赶出去。

    “陛下……”

    “害怕就别靠近这里。”明殊接过莲心端着的铜盆,进了殿内。

    莲心咬了咬唇,跟着明殊进去。

    之后几天,各路大臣开始上演苦情剧,明殊懒得理他们,最后索性将政事交给周丞相,连朝都不去上了。

    太医们怕明殊被感染,可是明殊整天在仙羽宫待着,她看上去活蹦乱跳的,没什么问题,就连仙羽宫伺候的人,都没出现感染的情况。

    太医们这才松口气,也许凤君身上的瘟疫已经不能传染……也或许是换了一个传染方式。

    君绝几乎吃不下什么东西,明殊一开始还怼他,后来就只是好脾气的哄着他,让他吃一点。

    “陛下,我真吃不下。”君绝声音有些虚弱。

    “就一口。”明殊将勺子放在君绝唇边。

    “不吃。”

    明殊一口喂进自己嘴里,随后倾身过去,哺喂给君绝。

    君绝想吐,明殊威胁他,“你吐出来试试。”

    明殊用这个办法喂了小半碗,君绝实在是咽不下去,紧闭着嘴,完全不给明殊机会。

    她三两下将粥喝了。

    不能浪费粮食。

    君绝看着她喝粥,他这几天吃剩下的,都是她解决的,就算知道自己不会传染,可普通人怎么能解释……

    她就一点也不害怕吗?

    “陛下,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

    “那陛下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蠢。”

    “……”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喜欢一下老子有那么难吗?不喜欢老子你对老子这么好干什么!!

    不想和蛇精病讲话。

    明殊等君绝睡下,她起身出了殿门,小兽被她从袖子里摸出来。

    小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铲屎的,开饭了吗?

    明殊拎着它往隔壁房间走,将它放在桌子上,几个装满食物的盘子堆在它面前。

    小兽先是眸子发亮,刚想张口咬,又猛地顿住,戒备的往后退,躲在一本书后面。

    铲屎的,你想干什么?

    无事献殷勤……

    “给我放点血。”明殊笑得温柔。

    小兽缩成一团,咆哮着怒吼。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要放放你自己的,我不放,你滚!!

    “我这血要是有用,我放你的做什么,乖,就放一滴,我给你准备满汉全席。”

    不要!

    小兽拒绝得十分干脆,一百桌满汉全席它也不放。

    明殊哄了一会儿,小兽都十分抗拒,最后明殊只好放弃,她也没收回那些零食,一个人出了房间。

    小兽见明殊是真放弃了,这才跳进盘子里吃东西,等吃得肚子圆滚滚的,它拍拍自己的小肚皮,又往殿门的方向看一眼。

    小兽将桌子上没吃完的收进空间,跳下桌子,骨碌碌的滚着去找明殊。

    铲屎的,你就那么在乎他吗?

    小兽跳到明殊旁边的桌子上,坐在桌子上瞧她。

    在乎到要放它的血,连常识都忘了!铲屎的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只喜欢我的铲屎官了,你有别的狗了!

    明殊伸手摸了摸它,声音有些飘忽,“刚才是我冲动了。”

    小兽舔了舔她手指。

    不是我小气,他就是一个凡人,体内没有一点灵气,我真给了,他死得更快。

    “嗯。”

    小兽瞅明殊一眼,心底哼哼,竟然想放它的血给一个凡人用,铲屎的最近怕是傻了。

    就算能用,它也不给!

    它多高贵的兽,怎么能和一个凡人有这种血液交融关系。

    -

    君绝的情况越来越差,能试的办法都试了,太医们翻那些医书都快翻吐了。

    君绝了解系统给的东西,绝对不是普通人能解决的,所以他显得很平静,他只有一个要求——

    临死前请你丫的喜欢老子一下。

    明殊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进来。

    “都这样了,换不换衣服有什么区别。”反正你又不喜欢老子。

    明殊没吭声,动手脱掉他身上的衣服,换上新的。

    她弯腰将人抱起来,许是这些天的折腾,君绝身体轻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君绝似乎不想靠近明殊。

    “抱着我,摔下去了浪费朕这么多的好东西,你拿什么赔?”

    “拿命啊。”反正他现在也只剩下这条命了。

    明殊垂眸瞧他。

    君绝怂得伸手勾住她脖子,小声的问:“我身上有味道吗?”

    明殊略嫌弃,“臭死了。”

    君绝脸色一黑,“那陛下还是放我下去吧。”

    “别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