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第575章 吾皇承欢(30)

    孟凉被抓住后,一直关在地牢。因为君绝说他来,明殊便一直没过问过孟凉。

    从系统兑换的道具,用在他们身上,没办法用系统的解药,所以孟凉此时的状况可谓是凄惨到极致。

    但孟凉态度却端得比明殊还高傲几分,“你来干什么,我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

    明殊站在牢房外,“君绝怎么了。”

    “君绝?”孟凉抬起头,他古怪的笑一声,“他怎么了,他要死了,和我一样。”

    “和你一样?”明殊视线从孟凉身上扫过,不知道为什么孟凉身上的瘟疫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可外面的人都已经好了……

    君绝也感染了瘟疫?

    “你不知道?”孟凉略微惊讶。

    明殊离开地牢,阳光落在她身上,依然是阴嗖嗖的,寒气仿佛是从身体里冒出来的。

    半晌,明殊才张了张唇,“有病。”

    莲心没听清,小心翼翼的问一声,“陛下,您说什么?”

    “晚上吃鸡腿。”

    “啊?”

    莲心挠挠头,这个时候陛下还能吃得下鸡腿吗?不担心凤君了吗?

    -

    昌环镇。

    贴榜的官差被百姓团团围住,他们身后的布告栏上,贴着一张通缉令。

    “这是谁啊?”

    “天呐,杀人放火,烧杀掳掠,无恶不作……这是也太可怕了吧?”

    “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一个人,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官差指了指布告栏上的通缉令,“大家看到这个人,一定要来衙门报案。”

    “一定一定,这种人就应该砍头,太可恶了。”

    “就是就是,官爷……”

    布告栏前一直有人围着,直到夜色降临,街道恢复安静,小贩们都收摊回家,一个高大的人影从角落走出来。

    他带着斗笠,黑纱垂落,挡住了他的脸。

    随着他走动,他腰间的一块玉佩晃动,在月光下仿佛散着莹润的光泽。

    最终他停在布告栏前。

    布告栏中最显眼的便是今天贴上去通缉令。

    可以的蛇精病。

    竟然这么通缉老子!

    还什么杀人放火,烧杀掳掠……老子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说好的宠老子呢?就是这么宠老子的?

    老子就应该在皇宫待着,恶心死她!!

    君绝恶狠狠的撕下通缉令,转身离开,他转过几个街,最终进了一个院子。

    他取下斗笠,他里面还带着面具,应该看不见脸。

    君绝自己现在都不想看他的脸,他应该快挂了……

    他躺回狭小的床上,举着通缉令看,“把老子画这么丑,一点也不传神。”

    【九少您为什么不回去?】

    君绝放下通缉令,“你不觉得这样等她知道真相的时候,肯定会内疚会后悔,说不定就会爱上我。”

    老子才不回去呢!

    他现在这么难看,回去她嫌弃老子怎么办,坚决不能回去。

    【……】

    君绝翻个身,将通缉令压在身下,窗外月色朦胧,他忽然觉得有些冷,有点想她……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君绝梦里全是那个人。

    如果不是理智还在,君绝都想回去了。

    可是他不想自己那么难堪的一面,展露在她面前。

    如果和他暗示中的一样,那么他一定还会再见到她。

    “听闻女皇要纳新君了。”

    君绝推门就听隔壁大娘的大嗓门嚷嚷,他身子僵在原地。

    “真的假的?”

    “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听大家都在说,肯定是真的。”

    “这瘟疫不是刚过去?”

    “对啊,听说就是要冲冲喜,去去晦气。”

    “女皇陛下可是个明君,咱们这里不算严重,其他地方听说死了很多人,女皇陛下让人修建陵墓又发放粮食……”

    君绝关上门,悄无声息的离开。

    那个蛇精病竟然想纳新君……

    MMP把老子放在哪里了!!

    君绝气势汹汹的准备回京,但是刚走出镇子,他就冷静下来。

    她如果真的要纳新君,他就算回去又能如何?毁了这个世界吗?

    【九少冷静……看看你的积分!!!】系统崩溃的大吼。

    它不想成为一个负资产的系统。

    说到积分君绝就更气。

    “咳咳咳……”君绝捂着胸口,身子微微弯曲,一阵难受的咳嗽。

    一双绣有龙纹的靴子突然出现在他视线中,君绝身子一僵,他缓慢的抬头,视线顺着那双靴子一点一点的上移。

    “凤君,你想带着朕的儿子去哪儿?”

    君绝:“……”什么儿子,哪儿来的儿子?

    还有这台词不是男主的吗?

    导演,这台词不对吧!!

    君绝转身想跑,然而刚转身,就被人拽住,整个人往后跌去。

    他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被明殊抱着,双腿因为使不上力,往下滑,整个人的力量都压在明殊身上。

    仰头便能看见她的脸,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他梦里的脸。

    “陛……陛下,好久不见。”君绝硬着头破打招呼。

    明殊嘴角含笑,声音只有淡淡的笑意,听不出恼怒,“你也知道好久不见,朕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君绝:“……”

    明殊伸手想撩开斗笠上的黑纱,君绝连忙伸手挡住,“陛……陛下。”

    “怎么,现在朕想看看你都不行了?要收费还是怎的?”明殊挑眉。

    “怕吓着陛下。”君绝低声道。

    他挣扎着站着起来。

    明殊捏着他一截黑纱,倒也没强行掀开,“当初招惹朕的时候,怎么就不怕吓到朕呢?”

    君绝:“……”那个时候老子长得挺好看。

    君绝望向明殊身后,她带了人来,看样子是刚到这里……

    怎么就这么倒霉,她一来就遇上了。

    让你腿贱!

    让你腿贱!

    “回宫吧。”明殊放下黑纱。

    君绝往后退一步,“陛下,我不会回去了。”

    “哦。”明殊无所谓的笑笑。

    君绝小心的瞄她一眼,她神情太过于无所谓,君绝心中又是一阵郁结,她就这反应?

    MMP老子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蛇精病?

    明殊冲他弯了弯眉眼,抬手挥了挥,“打晕,带走。”

    君绝:“……”MMP不对呀!!

    见那边的人要过来打晕自己,君绝赶紧道:“我……我自己走。”

    明殊笑着朝他伸出手,君绝咽了咽口水,小心的放上去。

    她手心里的温度,似乎永远那么温暖,让他忍不住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