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第569章 吾皇承欢(24)

    周大人进宫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赶来的时候迟一些。但是看到现场,周大人觉得自己来不来其实都无所谓。

    真的无所谓。

    “周大人。”

    明殊幽幽的唤他。

    周大人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你是想饿死朕?”好继承朕的皇位吗?!

    明殊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把椅子,此时坐在大火肆掠的养心殿前,右脚放在椅子边缘,手撑着膝盖,龙袍被热流带着晃动,上面金龙飞舞。

    四周全是躺在地上哀嚎的人,其中孟凉和宁芙蓉看上去最惨,至少……从表面上,这两人最惨。

    而叶漠尘不知踪迹。

    明殊另外一只脚就踩在宁芙蓉身上,那气势,仿佛站在世界之巅,君临天下的豪迈之气扑面而来。

    “来,周大人,朕让你带的鸡腿呢?”

    周大人:“……”

    周大人捧着一个油纸包上前,恭恭敬敬的呈给明殊,心底那叫一个绝望,哪个皇帝干得出来这种事。

    明殊冲周大人展颜一笑,“周大人,朕封你做丞相吧。”

    给鸡腿的大臣是好大臣。

    周大人瞅瞅被明殊踩在脚底下的丞相……

    陛下你要不要这么随便!!!

    “就这么定了。”明殊一锤定音,拿着鸡腿指挥新上任的周丞相,“来,把这个前任丞相抓起来。”

    “东倾,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像是才缓过神来的宁芙蓉,此时惊恐的大吼一声。

    刚才经历的事,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

    那是人类该有的吗?

    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地狱。

    明殊双脚都收到椅子上,笑眯眯的道:“说得你好像是个东西一样。”

    宁芙蓉:“……”

    “周大人,她根本不是东倾。”宁芙蓉突然朝着新任周丞相吼,“她不是人,她……她,是恶魔,她一个人杀了这么多人,根本不可能,人类做不到。对,她就是妖魔,她一定是妖魔。”

    说到后面,宁芙蓉都有点语无伦次。

    “周大人,她不是你的陛下,陛下被她害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她对自己前后态度差那么多。

    她能重生……

    证明这个世界上也有别的妖魔鬼怪。

    “陛下一定被她害死了!!”

    新任周丞相抹了抹冷汗,“陛下,您看这些叛军任何处置?”

    呵呵,他疯了才惹现在的陛下。

    “东倾,你是什么时候开始部署的?”孟凉比宁芙蓉冷静得多。

    她将禁军全部调出了宫,让他们进来的时候没受到多大的阻扰。

    可是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明殊咬一口鸡腿,嚼了两下,慢悠悠的笑道:“你想知道呀?”

    废话,他不想知道,问你做什么。

    明殊继续添一把火,“朕就不告诉你。”气死你。

    孟凉:“……”

    新任周丞相继续抹冷汗,别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始部署的,他确实很清楚的。

    从她将自己放出来,就开始吩咐他做事。

    到后面赈灾的时候,她又趁机调一批人出宫,那些禁军虽然是孟将军的人,但是明殊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听话,所以最后一批禁军出宫。

    等到瘟疫蔓延的时候,宫里混乱,她也不管宫里的混乱,于是又有一些人悄无声息的出了皇宫。

    后来她便让自己时刻准备着,说是很快就会有一出大戏,按照计划,他看到宫里的信号,就带着埋伏在外面队伍进宫。

    实际上他根本就没做什么。

    大概……就给她带了鸡腿?

    然后他就荣升丞相。

    以后历史上,他大概就是第一个因为鸡腿而升职的丞相。

    想想怎么那么奇怪呢?

    孟凉盯着明殊,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明殊忍不住侧目。

    孟凉瞳孔一缩,迅速移开视线。

    几乎是同时,孟凉面前突然升起一层薄雾,前后也不过几秒的时间,孟凉和宁芙蓉就不见了。

    周丞相傻眼了。

    好端端的人怎么就不见了。

    明殊镇定的咬两口鸡腿,随后才若有所思的看着孟凉消失的地方。

    有点意思。

    “陛……陛陛陛下……”周丞相说话都哆嗦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明殊拿出一个新的鸡腿,“怕什么,又没变成妖精吃了你。”

    “人人人……不见了。”

    “嗯,不见了。”

    周丞相继续哆嗦,“陛下,人不见了。”

    “我看见了。”不就是人不见了吗?又不是零食消失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朕现在也不能搞死宁芙蓉啊,零食兑换券不能挂。

    “陛下!丞相和孟将军,凭空消失了。”周丞相咬着牙道。

    明殊偏头看着他,“你不是在这儿吗?”

    忘记自己刚上任了……

    可是他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啊!!

    陛下你关注一下重点行不行,重点是人不见了。

    人!不!见!了!

    明殊打个哈欠,“好困,洗洗睡吧。”

    周丞相:“……”

    睡什么睡!

    刚才有人造反呀!!

    “陛下……你别走啊!等等……你们快去追,看我干什么,陛下你等等我……”

    -

    皇城外的荒山。

    孟凉和宁芙蓉的身体猛的出现,打破山林间的寂静。

    宁芙蓉喘着粗气,眩晕感让她有些不适应,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身处的位置变了。

    宁芙蓉心头一紧,她用一种诡异的视线盯着孟凉,“你是什么人?”

    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将她弄到这里来?

    孟凉看宁芙蓉一眼,自顾自的扶着旁边的石头站起来,“不管我是什么人,我的目的和你的目的是一致的。”

    孟凉也算是救了她一命,宁芙蓉喘口气,“你为什么要她死?”

    “这跟你没关系。”

    宁芙蓉只觉得孟凉说话的语调变了,有些冷漠,像是将她看作一件可有可无的东西。

    宁芙蓉眸子转了转,“你不是已经说服你父亲?他怎么没出现?连一兵一卒都没派给你……”

    孟凉眉头一皱,打断宁芙蓉,“今天晚上的事,你觉得就算我父亲出现,就能扭转乾坤?”

    宁芙蓉蓦地愣住。

    她眼前仿佛浮现起当时的场景。

    没有血腥。

    却比任何血腥的场面还要令人毛骨悚然。

    宁芙蓉无意识的抓紧衣襟,“她到底是什么?”

    孟凉看她一眼,“人。”

    “不可能!”宁芙蓉大声反驳。

    “不然你以为她是什么?”

    “我不知道……”宁芙蓉摇头,“但肯定不是人,怎么可能会有人是她这样的。”

    宁芙蓉打死也不相信,今天给她造成如此大震撼的会是人。

    孟凉凉凉的扯了下嘴角。

    宁芙蓉莫名的打个寒颤,往后面缩了缩,有些戒备的盯着孟凉。

    从刚才开始,孟凉给她的感觉就变得很奇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