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第568章 吾皇承欢(23)

    叶漠尘脸色陡然阴沉下来。

    “三王爷,你若是不答应我,你那位藏着掖着的美人,可就得和这簪子一样,四分五裂。”

    阴冷的气息从叶漠尘身体里弥漫出来,可宁芙蓉跟没看到似的,眼底满是势在必得的笑意。

    她本来打算等宫里的事结束再去找他,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

    如今紫月国的女皇被大火困在养心殿,叶漠尘的把柄她也有,这不是老天帮她是什么?

    “丞相,还是先解决这些事再说吧。”孟凉在旁边提醒。

    “你急什么,她又跑不掉。”宁芙蓉嗤笑,“这就等不及了?放心,等会儿她就是你的。”

    孟凉往养心殿的方向看一眼,心底有些不安。

    今天晚上顺利得有点过头……

    叶漠尘的视线从碎裂的簪子上移开,声音冰冷,“你把她怎么样了?”

    “三王爷的美人,我当然好生招待着。”宁芙蓉笑得有些肆意,“三王爷如果还想看到她,现在就乖乖听我的话,让你的人离开。”

    前世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他怎么会不喜欢自己。

    这次瘟疫爆发,那个女人竟然还敢跑出来救治病人,让她意外抓到人,她当然会好好招待她。

    “就凭一只簪子?”

    宁芙蓉很大方,“王爷不信没关系,你可以现在让人去查。”

    叶漠尘眉头皱成川字。

    而此时殿内,燃烧的烟雾已经开始蔓延,明殊转着宝剑,幽幽的看着即将烧穿的殿门。

    明殊扭头问君绝,“他们在外面聊天,这是把朕给忘了?”

    “大概是觉得你现在没什么威胁。”君绝麻木的回答,刚才被人追杀,也没见你紧张过,现在紧张什么。

    “周大人的鸡腿怎么还没送来!”朕要给差评了!!

    呵呵。

    这才是重点吧!

    君绝起身,“不能再待下去,养心殿很快就会烧塌,我们现在得出去。”

    “出去会被射成筛子。”明殊正经脸,“朕还得给你准备陵墓,很麻烦的。”

    君绝:“……”就不能祈祷老子好好的吗?

    老子活着碍着你哪儿!

    你非得要老子死!

    冷静,冷静,冷静。

    不能生气,反派都是精神病智障患儿,作为一个下乡送温暖的天才——稳住!老子能赢!

    君绝调整好面部表情,“那陛下是想和我在这里殉情?陛下原来喜欢我,喜欢到这种地步了吗?”

    老子恶心不死你!!

    “放心,朕肯定能逃的。”明殊微笑的拍拍他肩膀。

    君绝:“……”刀呢!!

    明殊幽幽的补刀,“至于你,那就不一定了,毕竟你这又娇气又弱的。”

    娇气。

    弱。

    老子不是这样的!!

    明殊拎着宝剑站起来,吩咐旁边的禁军,“来,你们把凤君打晕。”

    莲心:“……”

    禁军:“……”

    君绝:“……”

    有话好好说,为什么要动手。

    打晕老子她就能逃出生天了吗?还是她想把老子扔在这里!

    阴险!

    明殊是怕等会打起来,自己自杀的时候吓到他。但是禁军此时不敢上前,明殊只能撩袖子自己上,“要你们何用!”

    “陛下……”你踏马的别过来,老子要叫人了!!

    君绝的刀子已经摸出来,不过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明殊给打晕了。

    “带凤君离开。”明殊将君绝交给禁军,微笑的吩咐,“要是少一根头发,你们就得仔细点脑袋。”

    接着君绝的禁军,差点把君绝扔出去。

    这是个烫手山芋啊!!

    能不要吗?

    -

    养心殿全部燃烧起来,殿内悄无声息,仿佛里面没有人一般。

    外面叶漠尘和宁芙蓉还僵着,他们都认为明殊不可能从大火中出来,就算出来,也跑不掉。

    “砰!”

    带着火焰的门板被踹飞,朝着他们这边砸过来,正好从他们中间落下,宁芙蓉和叶漠尘同时后退。

    明殊拎着宝剑,从火里跳出来,带起的风卷着火焰,差点烧到她衣服。

    明殊怕怕的往旁边闪开。

    “诶,你们还没聊完啊。”明殊拍了拍衣服,抬头看向他们,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朕给你们这么长时间,你们都还聊完,你们是在聊生孩子吗?”

    朕零嘴都吃完了!!

    许是宁芙蓉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都懒得和明殊虚伪,直接冷着眉眼道:“陛下,还有精力说笑,看来陛下还不清楚现在是什么处境。”

    明殊手中的宝剑挽出一个剑花,锋利的剑刃直指宁芙蓉,“不管是什么处境,朕都是你的陛下。”

    朕不死,尔等终究是零食兑换券……不对,嗯,没毛病。

    宁芙蓉:“……”

    宁芙蓉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向孟凉,“孟凉将军,陛下就交给你了。”

    孟凉沉着脸上前,他还装模作样的行了个礼,“陛下,得罪了。”

    明殊声音清脆,“不得罪。”

    朕一会儿捶得你哭泣,保管你想打死朕。

    这么多人,肯定打不过,朕还是自杀一下比较快。

    打定主意,明殊就更加气定神闲的看着孟凉。

    孟凉抽出佩剑,迎着明殊上去。

    明殊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反而望向宫门的方向,周大人,你可一定要抓紧啊,不然朕就只能为国捐躯了。

    明殊虚虚的抬起宝剑,看似能挡住孟凉的攻击。

    可当孟凉刺过去的时候,宝剑忽的往下落,孟凉的佩剑准确的刺入明殊胸口。

    这么容易?

    孟凉满脑子都是这四个字。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

    与其说是他刺中,倒不如说是她自己迎着他上来的。

    鲜血从明殊胸口蔓延出来,染红了他的佩剑,血液顺着剑刃,滴落到地面。

    对面的人望着他笑。

    毛骨悚然的感觉从脚底窜去,直冲脑门。

    炽热的火焰,这个时候仿佛没了温度,孟凉此刻只觉得浑身僵硬,四肢像是被寒冰冻住。

    佩剑被一点一点的推出来,对面的人缓慢的垂下头。

    孟凉忍不住往后退,肆掠的火舌腾高,仿佛要将她渺小的身影卷进去。

    就在此时,对面的人抬起头,她嘴角依然带着笑,可和刚才那种笑容完全不同,那是一种……阴森,诡谲。

    更多的是一阵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恐惧。

    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让他恨不得丢盔弃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