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第564章 吾皇承欢(19)

    接下来的时间,明殊越发肆无忌惮的宠君绝,偶尔甚至会取消早朝。

    现在外面都开始传她昏庸无道,这么下去,本来就不太稳固的朝堂,估计又得是一场腥风血雨。

    站明殊一党的大臣们愁得头发都快白了。

    “陛下这是在做什么,那个君绝……简直是祸害。”

    “哎,陛下之前和宁芙蓉走得近,我们说什么都不听,现在又整这么一出。”

    “周大人你说句话啊。”

    众大人看向旁边悠哉悠哉喝茶的周大人,都这个时候,周大人还有心情喝茶。

    周大人放下茶杯,慢慢的道:“我能说什么,陛下不听我们的,我们又不能代替陛下做决定,所以诸位大人不用这么着急。”

    “怎么不着急?”

    “就是啊,我这天天睡不着觉。看我这头发,都白了一半,当年先皇让我等辅佐陛下,这要是出个什么事,我拿什么脸去见先皇。”

    周大人也不再多言,他最近一直帮明殊做事,知道她都部署了些什么,如今该换的人也换得差不多。

    陛下……

    没看上去的那么昏庸。

    在对付他们的时候,看上去是有点像随性而为,想怎么就怎么,可私底下的折子政事她都处理得极好。

    陛下大概是想以此来麻木那些心怀鬼胎的人。

    周大人给明殊找了个借口,实则明殊就是单纯不做作的想拉他们仇恨值而已。

    -

    近日,京中发生一件大事。

    宁安郡主死了。

    怎么死的传闻很多,有说是自杀的,有说是被人复仇,还有人说是鬼干的。

    宁安郡主的死,让平瑞王陷入悲痛中,进宫要求的明殊为宁安郡主做主。

    相较外面不靠谱的传闻,明殊这边的消息就准确得多,宁安郡主是被人杀死的。

    当时宁安郡主已经被关在大理寺,宁安郡主最后却中毒死了。

    明殊能做什么主?

    她又不知道谁是凶手,只能随便把人给打发掉,让大理寺卿去查。

    “爱妃,你怎么看?”明殊翘着腿问旁边批折子的君绝。

    君绝道:“宁安郡主得罪的人不少。”

    明殊若有所思的点头,“被人寻仇?不应该呀,她都被关起来了,就算寻仇,也应该等她出来。”

    君绝放下笔,“宁安郡主死了,谁得益最大?”

    “那不好说,毕竟现在想造反的不止一拨人。”明殊嘴角勾着浅笑,“平瑞王会站哪边呢?”

    平瑞王虽然已经不怎么管事,但是当年也是紫月国骁勇善战的王爷,他手上还有一部分兵力。

    加上他的威信,争取平瑞王站队,都是有利的。

    君绝:“……”你还知道不止一拨人!老子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陛下你现在应该安抚好平瑞王,让他站在你这边。”

    明殊好奇,“你说平瑞王想不想造反?”

    君绝满头黑线,MMP嫌造反的人不够多,还想来一拨?

    还是真不怕这天下易主。

    “陛下多折腾两次,平瑞王就算不造反,也会造反。”君绝忍不住怼她。

    明殊眨眼,笑得满脸无害,“那还真是期待呢。”

    “……”

    “哎,好饿啊。”思考就是费力气,去吃点东西补补脑。

    明殊起身往外面晃,君绝恨不得一折子砸死她,现在这个时候,她还一点都不紧张。

    有没有点身为陛下的觉悟!

    你当什么皇帝!

    你干脆去死好了!

    凭什么老子这个亡国皇帝要在这里给她批奏折!

    不批了!

    君绝掀开满桌子的折子,坐在龙椅上生闷气,坐了一会儿,又任劳任怨的将折子扒拉过来。

    老子是看她可怜,关爱蛇精病反派,绝对不是因为其他的。

    明殊压根不管平瑞王的事,摆明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朕就看你折腾的架势。

    平瑞王气得发了两次火,之后就不再来宫里。

    没过两天,宁芙蓉就查出杀害宁安郡主的凶手。

    于是宁芙蓉的婚宴上,平瑞王就送了一份大礼,两人交往不算密切,但比以前要好许多。

    十月。

    本来还有些炎热的天气突然降温,整个京城阴雨绵绵,透着一股寒意。

    而之后没两天,就传来南方洪水犯难,无数的百姓流离失所,难民无数,有的地方连官府都被淹了。

    这可谓是史上最大的一场洪灾。

    明殊整天和那群大臣在金銮殿讨论赈灾一事,现在除了派人去安置百姓,也不能让洪水停下来。

    所以这谁去就成了一个问题。

    赈灾可是一个肥差,好些人都想抢着去,这捞一笔可就是一笔。

    但是他们又不能表现都太过于渴望,还得扯出长篇大论来说服群众以及明殊。

    每天朝堂上就跟打仗似的。

    “既然大家都想去,那我们就抓阄吧。”昏君明殊又想出一个新招。

    众大臣:“……”

    “现在愿意去捞一笔……”明殊咳嗽一声,正儿八经的笑道:“口误口误,愿意为国分忧的爱卿请站到中间来。”

    口误个鬼啊!!

    你丫的怎么就那么说出来了!!

    有大臣站出来指责明殊,“陛下,此等大事,岂能如此儿戏!”

    “你不想去,不要耽误别人为国分忧,你这人居心叵测啊!”明殊幽幽的道一声。

    居心叵测的大臣神情龟裂。

    “丞相,您不劝劝陛下?”

    宁芙蓉保持丞相的架子,不到关键时刻绝不开口。

    所以此时被大臣点名,宁芙蓉才站出来,“陛下,赈灾一事非同小可,不是人人都能胜任,还请陛下三思。”

    下面一群大臣高喊,“陛下三思。”

    “朕三思过了,你们不是都想去吗?朕这也是为了你们好,你看,现在机会是平等的,咱们也不搞那些虚的,谁抓到就是谁,很公平,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

    和陛下上个朝,怎么就那么累人呢!

    而在明殊的话后,有大臣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特别是周大人,和周大人一路的,见他退了,也赶紧跟着退。

    明殊拍桌子,“行了行了,爱妃还等着朕呢。莲心赶紧让他们抓阄,抓完就回家吃饭,别跟朕这儿瞎嚷嚷,朕不管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