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第563章 吾皇承欢(18)

    宁芙蓉准备婚礼的时间,明殊更加昏君起来,甚至有时候早朝时间都迟早。

    大臣们听闻君绝在后宫飞扬跋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把一群大臣给急坏了,纷纷怀疑是君绝魅惑他们女皇陛下。

    一个接一个的折子开始往上面递。

    明殊把那些递折子的,挨个骂,骂了还敢递的,直接拖出去打,打完还敢递,很好,辞官回家种田去吧。

    而正主表示很无辜。

    他什么都没做好吧!!

    不要乱给他扣祸国殃民的高帽,承受不起。

    “陛下,这几个人都能用。”君绝将圈好名字的名单放到明殊面前。

    明殊看都没看,直接交给莲心,“交给周大人。”

    君绝嘴角一抽,“陛下,你就不怕,我安排的是自己的人?”

    明殊含着蜜饯,声调仿佛都涂了蜜,甜软清浅,“欢迎造反。”

    君绝:“……”你以为造反是游戏,谁造都行?

    到底有没有身为女皇的觉悟!

    这是让你来玩儿的吗?

    君绝气得想原地爆炸,他脸色变来变去,“陛下,你不应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将我推到风尖浪口上吗?”

    老子什么时候魅惑她了?

    每天晚上他们都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她丫的跟X冷淡似的。

    明殊想了想,“方便他们有正当理由造反。”

    朕就是这么贴心。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想宠宠他,毕竟机会难得,不是每个位面都能正大光明的当昏君的。

    君绝:“……”

    呵呵。

    老子高呼陛下英明吗?

    不但怂恿人家造反,还给人家提供兵权,现在连人家造反的正当理由都制造好了。

    你是有多怕他们不造反?!

    你干脆退位得了,当什么女皇。

    君绝走到明殊旁边,坐到扶手上,垂着眉眼看她,声音压得有几分低,“陛下就不怕我出事?”

    明殊抱着蜜饯往后面靠了靠,警惕的问:“你会吗?”

    靠朕这么近干什么!

    想抢朕的零食吗!

    “我现在仰仗陛下庇佑,陛下这般宠我,如今恐怕我已经是不少人眼中钉肉中刺。陛下,你觉得我不会出事吗?”

    蛇精病想用这样的方法弄死他……他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君绝觉得自己Get到一个新技能。

    “你不会。”

    明殊嘴角的笑容定格在一个弧度上,那是一种自信又嚣张的笑,眼底光华流转。

    首先他并不是普通人,他有什么手段她暂时不清楚,但是保命或者逆转某些事,他绝对可以做到。

    其次,他本身的实力不差,就算他此时表现得如此软弱,但他身体蕴含的力量,某些不经意间会流露出来。

    就算前面两项都不成立,她也能护他周全。

    “陛下就这么相信我?”君绝冷笑,“我不过是一个亡国皇帝。”

    “朕这不是给了你实权。你看,现在你就是紫月国的掌权者。”

    君绝:“……”放屁!

    你丫的把折子拿回去,又想骗老子给你批折子!

    老子不要!

    明殊将一堆折子塞他怀里,起身就要离开,君绝手一松,折子稀里哗啦的掉落,铺成一地。

    君绝将明殊拽回来,明殊跌回龙椅上,君绝顺势压在她身上,阻止她起身。

    他声音低沉,“陛下,我不想做什么紫月国的掌权者。”

    君绝慢慢的靠近明殊,温软的唇落在她脖子上,“我只想做陛下的掌权者。”

    明殊一只手护着蜜饯,一只手抵着君绝的胸膛,“凤君,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

    朕的零食要撒了!!

    君绝唇瓣移动,从脖子到脸颊,每一下都很轻,犹如蜻蜓点水。

    他想将明殊手中的蜜饯拿走,明殊拽着不松手。

    君绝轻声哄她,“陛下,我不抢,放着,一会儿吃。”

    明殊眼睁睁的看着蜜饯被君绝放到一旁,她呼吸微窒,零食,朕等会再宠幸你!!

    龙椅很大,足够君绝折腾。

    两人身影重叠。

    满室温香。

    -

    事后,君绝有些慌乱的收拾残局,但是看着沾上落红的龙袍,他还是有点懵,问旁边趴在桌子上吃蜜饯的明殊,“陛下,这怎么处理?”

    “不知道。”明殊有气无力的应一声。

    君绝想来问她也没用,将龙袍收起来,准备一会儿带出去毁尸灭迹。

    他蹲下身子将折子捡起来,然后坐在明殊旁边开始认真批折子。

    代价真他娘的大……

    今晚又得熬夜。

    命好苦。

    “啾啾啾……”

    “啾啾啾……”

    明殊翻个身,靠着君绝不满的嘀咕,“大晚上,哪儿来的鸟。”

    君绝见她闭着眼,将她抱到养心殿后面的床上放着。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她睡过去,这才起身出了养心殿。

    殿外夜浓如墨。

    他穿过禁军,往偏僻的地方走,最终停留在某处黑暗中,静立等候。

    片刻后,有黑影悄无声息的从高处落下。

    君绝隐在黑暗里,只有声音传出,淡漠疏离,“何事?”

    黑影道:“爷让我来通知你,想办法将这个给女皇服下。”

    一个东西递了过来,君绝没接。

    “你们想做什么我管不着,但是不要牵扯我。”老子对造反没兴趣,对复国也没兴趣。

    “陛下,不要忘了,是谁亡了夕照。”那一声陛下,仿佛是在提醒他,他是夕照的亡国皇帝。

    黑影将东西放在旁边的地上,“陛下好好想想。”

    如来时一般,黑影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君绝沉默的看着地上的东西,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凉风习习,吹得他身上的衣服猎猎的响,良久他随意弹了弹裙摆,像是拂掉什么肮脏的东西,头也不回的往养心殿去。

    -

    黑影出了宫,一路急掠后,落在一处阁楼中。

    男子静立窗前,望着窗外的月色。

    月光将男子的身形勾勒拉长,落在房间的地板上,清凌凌的孤寂。

    黑影推门而入,半跪于地方,“爷,东西交过去了。”

    叶漠尘点头,“他什么反应?”

    黑影迟疑片刻,说出自己的看法,“属下瞧着……似乎不太愿意。”

    叶漠尘转身,“皇兄因为东玉,他因为东倾,呵……紫月国的女人还真是厉害。”

    黑影没敢接话。

    叶漠尘半晌才道:“既然如此,就不用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